第1104章 无奈的结局

小说:野村那些事儿 作者:断欲

    王海亮接到了夏威夷史密斯医生的通知,打算到外去治病了。

    他的已经不行了,肝昏变得更加厉害。

    史密斯先生跟他通了电话,说在夏威夷等着他,而且所有的手术设备都准备好了。

    明天他就要上飞机了。

    没有人知王海亮能不能回来,或许再次回来的时候,只是一个骨灰盒。

    他是Z市的骄傲,是全省城的骄傲,也是人的骄傲。

    他是远近闻名的中医,医术之高超,可以起死回生。

    而且他的制厂也全闻名,大梁山生产出来的材还有饮料,已经销往了全各地,遍及了东南亚。欧洲跟美洲的市场也全部打开。

    他的医术在外也是赫赫有名,特别是发明了暗病疫苗,填补了际生理病上的一项空白。

    可他却无治疗自己的癌症。

    偏赶上今天是清明节,海亮早上起来,拿了纸,蜡烛,还有元宝,决定到大梁山上去看看。

    媳妇带娣跟四个保镖陪着他。

    他要给前玉珠烧纸,给死去的丈娘孙上香烧纸,也给自己的好哥们大夯哥烧纸。

    来到了大梁山的山坡上,王海亮看到了一座座坟头。这里一点也不寂寞。

    有王家的老坟,有李家的老坟,有张家的老坟,他的爷爷,奶奶,亲,全都埋葬在这里。

    这边是玉珠的坟,旁边是丈娘孙上香的坟,不远是大夯哥的坟。张二狗跟大癞子的坟。还有他忠诚的猎狗,黑虎的坟。

    再那边是李老实,老实婶,还有当初大地震,大火灾,大暗病中死去的那些人的坟。

    那些坟头上都长满了青草,代表着一个个存在过的灵

    每一个灵都有一个悲惨的故事,每一个灵都记载着一段真实的历史。

    他们见证了大梁山三十多年的沧桑理巨变,见证了大梁山从贫穷一点点走向富裕。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历史。

    海亮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他是从哪个时代滚打过来的,上天让他经历了这一切,就是为了让他同样见证一切。

    这些人的坟将永远向着大梁山,他们的也将永远跟着大梁山一起抖……。

    王海亮觉得自己的一生没有虚度,他领着村民们修大路,开工厂,跟疾病搏斗,跟瘟疫搏斗,跟大洪搏斗,跟一切自然灾害搏斗,让大梁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赫然屹立在省城的经济巅,付出的勤苦可想而知。

    江山依旧在,几度夕红,他又想起了当初那一张张熟悉的笑脸。

    玉珠那婀娜的姿,恬妞人的笑容,二丫**的声,还有带娣跟他在一起时候的欢愉。

    他看到了胡子拉碴的王大夯,看到了里别着烟袋锅的老实叔,看到了丈娘孙上香。

    看到了一脸横的大癞子,看到了面带狞笑的张喜来……

    他觉得对得起天地对得起良心,对得起跟他相好的三个女人,对的起死去的爷爷奶奶,将来死了埋在大梁山,也对得起这里死去的每一个灵

    他做人坦。尽到了一个大梁山男人应该尽到的一切责任。

    纸跟蜡烛燃烧了起来,不单单是王海亮,附近上坟的人很多很多。纸灰袅袅升起,弥漫在山里,泛出一不知名的香

    王海亮一口烟,深有感触说:“大夯叔,建军,你们站起来看看吧,今天的大梁山跟过去不一样了。

    海亮没有辜负你们的期望,你们没有完成的一切,海亮都帮着你们完成了,你们可以瞑目了……。”

    山坡的不远传来一阵嘹亮的歌声,那是二丫在纵高歌,唱的还是那首不太行的歌曲,名字无名草。

    你是荒郊外,一株无名草,没有花一样的妖娆。雨里生长风里飘摇,一生风雨知多少?无名草小小的无名草,你在青的角落寂寞地舞蹈……有谁肯为你嫣然一笑。

    你是苦崖上一株无名草,没有树一样的依靠,寒霜侵袭,烈煎熬,一生冷暖知多少……。

    听着这歌声,王海亮彻底的谜了……

    人世间,人人都是无名草,只不过每个人的活不一样。有的遭遇了风雨的袭击,变得更加茁壮,而有的人却生长在温室里,经不得任何风雨。

    他一口烟,浓烈的烟雾从长满胡子的巴里发出来,脸上就洋溢起那种幸福,好像回到了久违的从前……

    看着暮落下,海亮背起手,在带娣的搀扶下慢慢走下了大山,大山就映出一片金

    男人走下山坡,看着那个苗条的影在冲着他笑。

    那女人正是二丫。

    二丫是从大西北赶来的,因为她知,男人王海亮要去夏威夷了,这可能是她见他的最后一面,所以特来送行。

    王海亮问:“二丫,你咋回来了?”

    二丫嫣然一笑说:“想你,听说你要到美去,特意回家送你的,还以为你走了呢。吓人家一跳。”

    海亮说:“不到子,明天才走。”

    二丫问:“海亮,你这段时间还好吧?”

    二丫发现男人在苦苦持,海亮已经快不行了,都瘦成了一张皮。而且摇摇坠。

    王海亮就拉了一下旁边带娣的手,说:“好,很好。”

    带娣说:“姐,既然你回来了,那就家里去呗。”

    二丫说声:“好。”于是就过来跟带娣一起搀扶他。

    两个女人,一边一个,搀扶着他的手,海亮觉得自己很幸福。

    男人笑了,笑的很甜。

    第二天早上,海亮要离开村子了,准备上飞机走。

    临行前媳妇带娣开始收拾一切,有棉衣棉,秋衣秋,大大小小装了好几箱子。

    女人说:“不知的天气冷不冷,咱俩到哪儿以后,会不会手忙脚乱?”

    王海亮说:“有钱啥都好办,天昊已经在哪儿给咱们包了房间。儿子都安排好一切了。”

    看着子可的样子,男人忍不住,抱起女人,轻轻了两口。

    带娣一个劲的躲闪,说:“孙子,孙子还瞧着呢,你呀,老不正经。”

    王海亮的孙子,天昊跟芊芊的儿子梁梁就在旁边。

    梁梁拉着爷爷的手,问:“爷,你去哪儿?”

    王海亮说:“美,一个人人都说很好的地方。”

    梁梁问:“那美美不美?”

    王海亮说:“不知,但是我知咱们大梁山很美。”

    “爷,那你还回来不回来?”

    “当然回来,这里是我的家,这里有你,有你奶,你爹,你娘,有你姑姑,你老爷爷,我怎么可能不回来?”

    “爷,那你带我去呗?”

    “你还小,将来长大了,爷就带你去。”

    眼看着时间不早了,外面的汽车在滴滴鸣响。带娣不舍拉开孙子,挽着男人的手,一步步来到了家门口。

    家门口非常的热闹,因为大家都知王海亮要到夏威夷治病了。全村的人都来送他。

    首先看到的是二丫,接着是父亲王庆祥,儿子天昊,还有儿媳妇天天。

    旁边是他的丈杆子张大,还有他的丈娘大白梨。

    在后面是闺女灵灵,女婿杨洋,再后面是所有的乡亲,有张拐子跟喜凤嫂,有如意跟小曼,有憨子跟小燕。张建跟芳芳。

    最让人可喜的是,素芬跟宝栓哥也在里面。

    他们全都眼巴巴看着王海亮,同样不舍。

    王天昊跟灵灵一下子扑了爹的怀里,说:“爹,你早去早回。我们离不开你,全村的群众离不开你,大梁山也离不开你。”

    王海亮点了点头,看了看边的几个儿女,都在落泪。后不少乡亲都哭了。

    海亮上去一个个安她们:“我是去治病,又不是上刑场,你们哭个啥?”

    二丫一下子扎过来说:“人家怕你回不来嘛。癌症可是不治之症。”

    王海亮说:“切,我王海亮是打不败,压不垮的,放心,我一定可以活着回来。”

    二丫噗嗤笑了,打了他一拳:“那好,你答应俺,不许食言。”

    王海亮说:“一定一定,别哭了,我也舍不得你们。”

    大家呼呼啦啦相送,来到了村口的小石桥上。

    小石桥上的那颗老槐树还在,老槐树不知多少年月了,三个人都抱不过来。

    去年夏天的一场雷雨,闪电把大树劈断了,从中间劈开,变得黑乎乎的。但是大树依然枝叶茂盛。

    王海亮觉得自己跟这颗老槐树一样,虽然和村民分开了,但还是连在一起的。

    海亮说:“大家回去吧,我少则一个月,多则两三个月就回来,我还要领着大家伙,往更加幸福的路上走。一定不会食言。”

    大家默默冲着他摆手,王海亮也摆摆手,在带娣的搀扶下上了汽车。汽车渐行渐远,大梁山群众的影也渐行渐远。

    终于来到了机场。一阵飞机的轰鸣声过后,王海亮终于腾空而起,冲上了白云蓝天。

    透过机窗,他再一次看到了大梁山,俯览大梁山的感觉更加让他惬意。

    首先看到的是猎狗小白跟斗牛梗米菲。小白领着大山里的狼群在姑娘上冲着飞机吼

    密密的狼群仰望着高空,无数的蹄子刨在地上,掀起尘土一片……。

    其实小白已经等在这里很久了,就是为了送老主人最后一程。只不过它们的目标太小,变成了一个个点。

    不远的桃花跟梨花已经全部落尽,展出了一油亮的枝条,豆大小的桃子,苹果,核桃,梨子,刚刚形成果实。预兆着又一个丰收年的到来。

    一片云雾下,他看到了姑娘,看到了断天涯,看到了饮马河,看到了葫芦口的那狼谷,也看到了老虎岭。

    那是一片云雾缭绕的人间仙境……。

    那是一片不为人知的世外桃源……。

    《全书完》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