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爱你的身体

小说:乡村活寡美人沟 作者:一窝驴

    第1章第一卷

    第119节第一百一十八章我爱你的身体

    “什么,不能,我叔叔是绝对不会做背叛我的事的,你不要乱猜。(”安莎顿时就看着虎娃摇头说道,然后仿佛是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顿时就抱着他说道:“亲爱的,相信我,亚历山大不会背叛我们的。”

    虎娃却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然后睁开,说道;“他在说英语,我听不懂,不过我记住了,我给你念,你翻译。”

    顿时,他的嘴里就开始发出了一句句发音严重不标准的英语,不过安莎还是听懂了,顿时脸色变得惨白了起来。

    “这不能,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能还和父亲在联系,原来父亲的病并不是马上就要完蛋了,他只是被圣器给反噬了,受到了极大的重伤,我真天真,竟然相信他是中毒了,**。”她立马吼道,不断跺着脚。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开了,门口有人在等电梯,顿时安莎就安静了。

    到了房间里,进了门,看着眼前这个宽敞的大厅,虎娃顿时就感觉自己那三千块钱花的还不算冤枉。

    “怎么样,这个房子,还算以把,我还从来没住过这么大的客房,只是怕你受委屈。”他笑着看着安莎说道。

    安莎却有点心不在焉,良久,才跺跺脚,看着虎娃说道:“你说你怎么能听得到他的说话啊,他在哪里说话啊。”

    “地下车库,不过我就是能听到,别问我原因,这栋楼里的任何一个人说话,如果我想的话,我都能听到。”虎娃摊摊手说道。

    “是你身体里的那个寄生虫的力量吧,我能感觉到,它的身体里包含着一股极为庞大的力量。”安莎顿时说道。

    虎娃呵呵一笑,不说话,只是一把把她给抱在了怀里。

    “亲爱的,我们一起去洗澡,好不好啊。”他说着,手顺着安莎的腰间就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安莎顿时就轻轻喘了口气,眼神迷离了一下,然后很快变成了清明。

    “不要,我担心,我会忍不住,我受不了这种诱惑的感觉。”她说道。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虎娃就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嘴。

    很快,她就再次陷入了迷离之中,身上的衣服也很快就被脱光了。

    等到两个人都赤身**的时候,虎娃一路沿着她的脖子亲了下去,等到看到她两腿之间的时候,顿时就愣住了。

    只见她那里竟然在闪闪发光,定睛去看,一阵幽绿色的光芒看的他眼睛都有些眩晕,大厚唇和小厚唇所在的中间位置,有一枚蓝色的宝石。

    “你怎么还有这个爱好啊,这个宝石是。”虎娃好奇的说道,就想用手去碰那里,安莎顿时赶紧闪开。

    “不要碰,那个,是圣物,贞洁之心,我就是因为它的缘故,所以,才不能和男人发生关系,不然的话,就会被它给反噬了。”

    她说着,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虎娃顿时一愣,脸上的表变得严肃了起来,站起来抱着她,咬着她的耳朵轻轻的说道:“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太色,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不会了。”

    他说着,趴在他心脏上的小金却一直都在暴躁,他能感觉到,它看着那颗宝石的眼睛都快要绿了,显然,它很想要吃掉那块宝石。

    “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

    它在虎娃的心里不断的发出一道道信息。

    只是虎娃却只能装作不知道,因为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这个宝石的真正作用是什么。

    总统套房就是总统套房,洗澡间都不一样,装修的相当的豪华,看着给人就感觉很气派。

    “我回去了一定要在我家也装这么一个洗澡间,真气派啊。”他笑着说道。

    安莎则是不屑的摇摇头说道:“就这个档次,在我家里,只能给佣人用,我的洗澡间都是用水晶打造的,地板都是铺的红橡木。”

    说着,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闭嘴不说,把脸埋在了虎娃的怀里,在他的胸膛上亲吻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该在你面前炫耀,我知道错了。”她说道。

    虎娃顿时就哈哈笑了,摸着她的脑袋说道:“没关系,对我自己的女人,我一直都放得很松,你想说什么,那是你的自由,只要你不骂我爸妈就好。”

    “放心吧,我永远都不会那么做的,我是个好女人。”她说着,就低下了头,竟然张嘴把虎娃的分身给含在了嘴里,允吸了起来,两只手在他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

    虎娃顿时就舒服的浑身都微微颤抖了起来,抱着她的脑袋不断的用力。

    良久,他才把她的身体给拎了起来,抱着她就狠狠的允吸了起来,一只手已经顺着她的背抓住了她两股之间的缝隙。

    “啊,不要。”安莎顿时就喊道,她感觉到了虎娃的冲动,心里不由就一阵恐慌。

    “放松,没事的,亲爱的,前面不让碰,这不还有后面的吗。”虎娃说着,嘿嘿一笑。“我们玩后面,好不好啊。”

    他说着,伸手分出了两根指头就冲着她的两股之间深入了进去。

    进入的时候并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并不是很紧凑,显然,她平时也不甘寂寞。

    “我就知道,你肯定忍不住的,这里,是被别人用过了,还是你自己用过了。”虎娃顿时就咬着她的耳垂说道。

    安莎喘了口粗气,才说道:“我自己,我说过的,我的初吻给了你。”

    说着,她的眼睛就迷离了起来。

    “不要在这里,等到出去了再说,好吗,不要碰到那颗贞洁之心。”她看着虎娃求饶的说道,显然,对贞洁之心有很大的忌惮。

    虎娃顿时点头。

    “是了,这颗宝石是怎么到你身上的啊,别人种下的吗?”他趁势问道。

    安莎点头。

    “算是吧,从我被选定是圣女的那一刻,我的父亲就亲手在我的私处放下了贞洁之心的种子,到现在,它已经长的很大了。”她说道。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你是说,这个石头会长?”他奇怪的问道。

    “它不是石头,它是圣物,当然会长了。”安莎说道:“有的时候,它还会动。”

    虎娃顿时就纠结了,他几乎以肯定了,所谓的贞洁之心,怕是和他的小金一样,只是一只灵兽而已。

    “小金,你不是想吃掉那个家伙吗,等会你伺机下口,吃掉那个货,妈的,竟然趴在老子女人的下面,让老子没法下口,只是你记住了,这个女人是老子看中的,不要给弄坏了。”

    他在心里冲着小金下了一道命令,顿时,小金就欢快的点了点头。

    看到它点头,虎娃这才抱着安莎往外面走去。

    走进了其中的一间卧室,床很大,很软,安莎趴在上面,大大的分开自己的双腿,一颗蓝色的宝石好像一只眼睛一样长在中间,虎娃看到这个,就纠结了一下,然后低头在她的大腿根处亲了一下,这才小心的爬到了她身上。

    “轻点,不要碰到那个家伙,我,我还没给男人弄过,我怕。”安莎怯怯的说道。

    虎娃顿时就冲她做出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往前一顶,没进去。

    “疼,慢点,后面没水,难受。”她咬着牙说道。

    就在虎娃正准备想点办法的时候,忽然,他的肚皮上闪过了一道金光,八翼金蝉神奇的竟然从他的肚子上飞了出来,顺着安莎下身那个绿色的宝石就冲了过去。

    虎娃看的分明,它在飞行的时候,原本小小的一张嘴忽然长的老大,然后一口就把那个宝石给吞掉了。

    这一瞬间发生的很快,快的让人目不暇接。

    等到虎娃和安莎发现的时候,它已经往窗户外面飞了过去,一道金光闪过,就消失在了窗户口上。

    “啊,那个混蛋,它竟然吃了贞洁之心,是你指使的吗,你怎么能这样啊,你怎么能这样。”安莎说着,身体同时也在发生着变化,原本青春少女的样子很快就变得多了一份成熟,胸部也变得更大了一点,最后定格在一个少妇的模样上。

    虎娃看到她的变化,先是一愣,然后摇头苦笑,说道:“那个畜生根本不听我的啊,我都已经告诉它不能打你的主意,但是它,哎,现在它自己飞走了,我也找不到它在哪里了,我也要受到很大的影响的,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八翼金蝉飞走的一刹那,他的确是一阵心慌,但是很快他就看到它再次懒洋洋的出现在了自己的心脏上,嘴巴上一阵绿光在不断的闪烁着,这才放心了下来。

    “胜利。”八翼金蝉对他发送了一条信息。

    “给力。”虎娃也给他发送了一条信息。

    然后就继续看着安莎诉苦。

    “我现在怎么办啊,它走了,我的耐力就不如以前那么强悍了,我的身体强度也要比以前差好多,我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才好,我即将面临那么大的危机,还在这个时候失去了我最大的保护伞,哎。”

    他叹了口气说道,原本昂扬的分身都变得软了下来,好像是也跟着伤心了一样。

    看到他的样子,安莎顿时就想骂人。

    “现在最难过的是我才对啊,我现在这个样子,回到教廷,那群家伙肯定会把我给吃了的,以前,有贞洁之心保护,我无所谓那群贵族的骚扰,但是现在,你让我怎么办啊。”

    她终于说出了实话。

    虎娃一愣,立马看着她吼道:“你的意思是,所谓贞洁之心消失了你就会死的事,完全就是个笑话,是你编出来的谎,是吗。”

    “不能算是,它的存在只是为了保护我的贞洁,一旦它不在了,我就没有那么多底气来抵抗来自教廷里一些权贵的调戏,我虽然是圣女,但是在这个时代,我的身份已经没那么圣洁了,我之所以费尽心思要让我的父亲的病好起来,就是因为只有在他的庇护下我才能保护好自己。”

    她说道,一阵无奈。

    “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和你撒谎,但是,我对你的感是真的,我真的没有撒谎。”她说着,摊了摊手。“我现在这副样子,你还喜欢我吗。”

    听到她的话,虎娃这才认真的看向了她。

    顿时就愣住了。

    现在的安莎,才真正像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身体发育的相当的饱满,皮肤比刚刚白皙了太多太多,好像是奶油一样的白,让人看着就有一种冲动的感觉,特别是两只酥胸,简直就好像是画家用笔画出来的一样。

    匀称,精美,像是艺术品一样。

    “真美。”虎娃说着,眼神就开始迷离了起来,伸手就顺着她的胸前抓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两只酥胸,低头就吻了下去。

    安莎想要躲开,只是她现在的速度哪里能比得过虎娃,顿时就被他袭击得手。

    “不要,我难受。”安莎立马喊道。

    虎娃却不管她,嘿嘿一笑,问道:“亲爱的,我们现在是不是能爱爱了。”

    说着,伸手就朝着安莎的两腿之间摸了过去。

    “嗯哼,不要,不要碰那里,我怕,不要。”安莎快哭了。“给我点时间让我做个准备,好吗。”

    她几乎是在求饶。

    “我会很温柔的。”虎娃说道。

    这是他能给安莎唯一的承诺。

    安莎顿时就有些纠结了,她很想一把把身上这个男人给推开,甚至想冲他吼,让他滚,但是她的身体却一直传来真真舒服的感觉,让她有些不自已,嘴里也渐渐开始喘息了起来。

    “不要。”

    “慢点。”

    “疼,轻点,你的太大了。”

    “喔,我犯了大错,上帝,原谅我。”

    “啊,舒服,你慢点。”

    她迷失了,在虎娃猛烈的攻势下,她很快就被俘虏了,拼命的抱着他的腰,早就忘记了自己是个圣女,也忘了自己的使命和指责,这一刻,她只想被好好的爱。

    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终于,两个人停了下来。

    “舒服吗。”虎娃抱着安莎,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吻着,说道。

    “嗯。”安莎点头,不说话,嘴里还在轻轻的喘着气,眼睛看着床单上那一抹嫣红的痕迹发呆。

    “怎么,后悔了啊。”虎娃问道。

    “没,我只是,感觉不现实的很。”安莎笑道,在他的肩膀上吻了一下,然后嗯哼的呻吟了一下。

    他们两个人的身体到现在还没分开,她依旧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饱满的感觉。

    许久,她才懒洋洋的趴在他的身上,轻轻的伸手抚摸着他光洁的胸膛。

    “我从来没想到过,我竟然会在这里失去我宝贵的贞操,还是给了一个东方男人。”她悠悠的说道:“真的,我回去,必须要给那群老古董一个解释了。”

    虎娃顿时一阵干笑。

    “有我能帮忙的吗。”他问道。

    “有,让你的那个小家伙把我的贞洁之心吐出来还给我,只要有了贞洁之心,我就还能够保持处子之身,谁也看不出来,即便是我父亲,也不行。”她说道。

    虎娃顿时就纠结了,犹豫了半响,他还是问了一下小金。

    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很干脆的就答应了。

    “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它传递给他一条信息。

    虎娃顿时一愣,然后看着安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那小家伙刚刚自己又飞回来了,我和它说了,它说能还给你,那东西对它没什么用。”

    “真的?”安莎顿时就一脸的惊喜。

    虎娃点头,说:“真的,只是,明天早上再给你行不,有那个家伙在,影响我们的趣啊。”

    他说着,就嘿嘿一笑,再次冲着她扑了过去。

    “不行,疼呢,啊,不要,慢点,你慢点·····”

    房间里再次传来了一阵翻云覆雨的声音。

    本来,安莎刚刚破开的身子是不能能够支撑得住他这么狂轰滥炸的攻击的,但是在他的真气的支持下,她的身体竟然在快速的恢复。

    早上起来,安莎睁开眼睛,就看到虎娃正在盯着她看。

    她顿时就宛然一笑,说道:“亲爱的,你真神奇,我感觉,我现在都快变成一个**了,我们昨天,发生了几次。”

    “我兴奋了一次,你兴奋了六次。”虎娃嘿嘿笑道:“放心吧,和我在一起,你的身体不会有后遗症的,只是,今天你走路能有点不舒服了。”

    听到这句话,安莎的脸色顿时就变得绯红。

    “那你,能不能多陪我一会,或者,用你那神奇的血液帮帮我的忙。”她说着,低头用舌头在虎娃的胸膛上舔着。

    虎娃顿时舒服的长呼了一口气。

    “你真是个小妖精啊,真诱惑人啊。”他笑道:“我爱你的身体。”

    ------------------------------------------------------------------------------------------------。.。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