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勇敢拔剑,虽死犹荣

小说:乡村活寡美人沟 作者:一窝驴

    第一百零七章勇敢拔剑,虽死犹荣

    木风也说道:“这几天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感觉有些心慌,监视咱们的车子换了三次,也换了三批人,他们好像在等什么。(http;//”木风也说道。

    “你说,这一次我能安然的活下来吗,这个上官洪峰,也太小气了,又没人规定师姐必须是他的,他凭什么这么霸道啊。”

    虎娃说着,脸上就带着一丝愤怒。

    “他一直都是这么霸道,谁让他的出身那么好,不过你放心,我已经给你做好了撤退的准备,如果万一他真的要下狠手的话,也能保证你的安全不会有问题。”木风点头说道:“不过,那是最后的办法了。”

    “什么办法?”虎娃立刻问道。

    “你不是一直都想去非洲旅游吗,我带你去,顺便也带着师姐。”木风笑道,脸上却带着一丝苦涩。

    虎娃立马沉默。

    这的确是最后的办法了。

    说是去旅游,其实根本就是去逃亡。

    “应该不会到这一步的。”他说道,只是他自己也对自己这句话没多少信心。

    对于自己的未来,他从来都没多少计划,只是在按部就班的去走,得罪了上官洪峰这件事,根本就不在他的计划内。

    “你说上官洪峰那么高身份的一个人,他为啥就总要和我过不去啊,他喜欢师姐,他追不上,那是他的事,和我拧着有什么意思啊。”虎娃有些郁闷的说道。

    “关键是,师姐现在在你床上,问题就在这里。”

    听到木风的话,虎娃顿时有些纠结。

    他早就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在女人身上倒霉的,但是却没想到竟然是在自己最喜欢的柔月身上倒霉。

    “好了,不说这个事了,提起来就难受的厉害。”他摇摇头说道:“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的话,我一样会选择和她在一起,我不后悔。”

    “只是,师姐怕是不是这样想的。”木风顿时摇头。“她已经走了,去天京,找上官洪峰了。”

    虎娃顿时就噌的转过身盯着他,目光瞬间变得通红。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她去能做什么啊。”他立马吼道:“这个蠢女人,难道她没有看出来吗,不管任何况,上官洪峰都是不会放过我的,那个家伙的资料你不是给我看了吗,完全就是一个自私自大的王八蛋,你难道没有把资料给她看啊。”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昨天晚上柔月那么疯狂了,也终于明白,昨天晚上他离开的时候,为什么她的眼神会变得那么不舍。

    原来,她是准备好了要离开。

    “不行,我要去天京找她,我要把她给找回来。”虎娃说着,立马就往外走去。“她是我的女人,我应该保护她才对。”

    木风顿时就把他给拉住了,一巴掌朝着他脸上就扇了过去。

    “你给我冷静点行不行,你现在去天京能去做什么,我敢肯定,上官洪峰现在肯定就在天京等着你,等你到了,立马变成一只臭虫,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吼道:“我比你了解上官洪峰,师姐她也比你了解上官洪峰,那些资料她根本不用看,上官家,那就是一座山峰,一座不逾越的山峰,你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为什么你一直被人盯着却没人动手吗,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人家想要和猫玩老鼠一样把你玩死,你明白吗。”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一愣,然后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是说,他让人监视我,其实早就知道他们已经被我们现了,他并不是想要监视我的行踪,而是想要向我宣布他的势力有多大,想要在心理上先把我打败,是吗。”

    他说着,两只眼睛就变得通红,然后竟然变成了金色,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间消失在了眼前。

    “那我就让他们全部都变成死人,他既然喜欢玩,那好,我就玩一场大的,看谁玩得起。”

    他说道,说完,就转身往县长办公室走去。

    木风先是一愣,然后急忙看向那辆监视他们的车,就现车子一直在颤动,好像里面的人在打架一样,顿时心里就充满了一阵惊骇,回头看着虎娃的背影,眉宇间闪过一丝不思议。

    他知道,这个家伙真的怒了,完全怒了。

    “上官洪峰,或许,你真的错了,他虽然是个小人物,但是他的能量却不是小人物能够拥有的。”

    他心里说道,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跟了上去。

    天京,一处环境幽美的会所里,一处凉亭之下,上官洪峰穿着一身蓝色的素袍坐在主坐,对面,柔月正一脸冰冷的坐在那里。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他抢了我的女人,我不能放过他的。”

    他的声音十分温柔,只要和柔月在一起,他从来都是这么温柔,十年前就是,现在依然是,哪怕是她扇了他一巴掌,他一样是笑着的。

    柔月正要说话,忽然,上官洪峰的一个手下慌张的跑了过来。

    上官洪峰顿时就冲着他吼道:“慌什么,滚,没看到我正在和柔小姐说话吗。”

    “太子,生大事了,了不得的大事,我必须要给你汇报一下。”这个心腹有些着急的说道。

    上官洪峰顿时眉头一皱,冲着柔月说道:“月儿,实在不好意思,我要先听属下说什么。”

    他说完,就冲着那个属下目光冷冰的说道:“给你十秒钟。”

    那个属下看了看柔月,然后还是趴在了上官洪峰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些话,然后就悻悻的站在边上,一眼不敢。

    他也知道这个消息的确是有点骇人听闻了。

    听到这句话,上官洪峰的脸色顿时就大变,由白变红,由红变黑,足见他此刻的吃惊。

    “你以走了,这个事,先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他说完,就回过头,看着柔月的目光也再难以平静。

    “怎么了,你不是说过,在我面前,永远都保持笑脸的吗,现在怎么不笑了。”柔月看着冰冷的说道。

    上官洪峰也的确是一号装13能手,很快脸上就又带上了灿烂的笑容。

    “看来,你那位小男朋友也不好对付啊,他比我想象中的要难缠的多,刚刚我手下来报,我派去监视他的几个人全部死在了车上,浑身精血尽无,死状犹如干尸。”

    他说着,看着柔月脸上的表变化。

    “你难道不吃惊吗。”他看着她问道。

    “我应该吃惊吗?”柔月反问。“那是你的人,又不是我的人。”

    上官洪峰吃瘪,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是啊,你说的对,好啊,很好,看来,他身边那几个苗族忍不住出手了,好啊,很好,非常好。”

    他说着,眼睛里闪过一丝疯狂的神色。

    “月儿,相信我,十日之内,我让他跪在我面前求死,这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我腻了,要快速收场了。”

    听到他的话,柔月顿时就站了起来,看着他问道:“你敢不敢光明正大的派人去杀他。”

    “你什么意思。”上官洪峰顿时眉头轻轻皱了一下。

    “如果你不敢的话,你肯定输了,你太小看他了,如此看来,我来你这里的目的是达不到了,再见。”

    她说着,转身就走。

    “你要去哪里。”上官洪峰吼道。

    第一次,他对柔月火了。

    “去找他,他身边现在需要人,而我是他的女人,责无旁贷。”柔月说道,大步离开。

    这句话,彻底让上官洪峰暴怒了,完全暴怒了。

    “蠢女人,王八蛋,你们找死,找死啊。”他一边吼着,一边把眼前青石造就的桌子给一脚踢翻。“来人,来人。”

    他喊道,他号称太子,在天京,几乎无人敢对他说一个不字,是现在,这个女人不光是对他说了个不,而且说的那些话比扇了他一巴掌还要让他疼十倍。

    良久,他的目光才忽然冷静了下来,冷静如斯,十分怕,像是从来没有生气过一样。

    “从现在起,月儿,你是我必杀的对象,你不是我的,也不能是任何人的。”

    他自自语道,目光里闪过一丝坚定。

    大龙县县委里。

    “你说什么,你确定就在我们楼下。”胡波拿着电话不思议的说道,然后挂了电话。

    “怎么了。”虎娃立马问道。

    胡波顿时先是噗通坐在了椅子上,然后才看着虎娃一脸惊讶的说道:“公安局的人打电话说,就在我们楼下的一辆汽车里现了三具干尸,身上一滴血都没有,走,我们去看看。”

    他说着,就起身往外走去。

    虎娃立刻跟上,只是眼睛里一道凌厉的光芒一闪而过。

    他知道,他和上官洪峰之间的博弈已经正式开始了。

    楼下,看着眼前的几具好像标本一样的尸体,胡波都愣住了。

    一旁,肖勇看到他,立马就走过来说道:“胡县长,你看这个事怎么办啊,这几具尸体已经完全风干了,现在根本就无法查明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死的,很难立案啊。”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你不是平时很能的吗,现在怎么不能了啊。”胡波立马说道,他的话音刚落,他背后一直沉默的虎娃眼睛里就再次闪过了一道金光。

    一个法医本来正在一具尸体上检查,忽然,他的手稍微一用力,那具尸体竟然随风而化,散架了,变成了粉末,好像是被火化了一样。

    “这,这是什么况啊。”

    法医顿时就愣住了,脑袋上的汗水大滴大滴的往下落,因为他现其他的几具尸体也是一样,瞬间风化,消失了。

    他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况的生。

    “怎么回事,尸体呢,尸体怎么不见了啊。”胡波也看到了尸体消失的一幕,顿时就看着法医问了起来。

    “胡县长,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刚刚什么也没干啊,我就轻轻一碰,然后就,就这样了。”法医顿时结结巴巴的说道。

    他是怕了。

    胡波也怕了,这么诡异的事他还从来没见过,倒是一边的肖勇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看着胡波说道“胡县长,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原来在苗寨边上执行任务时候的那件事吗。”

    “记得,我怎么能忘了···”

    说到这里,胡波顿时就愣住了,不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然后摇摇头,看着肖勇一脸坚定的说道:“这件事,从来没生过,这里只是现了一辆空车而已,车内有疑物品,就这么立案,我先走了。”

    他说着,就冲虎娃摆摆手,然后往县委里走去。

    走了几步,然后回头看着胡波又道:“把这辆车赶紧挪走,能挪多远挪多远,和原来一样,烧了,多浇点汽油。”

    说完,这才往县委里走去。

    到了办公室,胡波一屁股就坐在了沙上,眼神愣。

    “你没事吧,胡县长,今天到底是生了什么事啊。”虎娃立马就看着他问道,眼睛里带着关切的目光。

    胡波看了一眼他,然后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告诉过你,肖勇以前是我的兵,以前,我还是侦察连脸上的时候,他是我手下的一个小班长,我们去苗寨边上执行任务的时候就见过这种况,我们的一个士兵被现的时候只剩下了衣服,太怕了,太怕了。”

    “后来是我当时的团长告诉我,一定要把那件衣服给烧掉,谁也不能碰,说他们肯定是碰到了苗族人的禁忌,被蛊毒给毒死了,是,我们这里哪来的蛊毒啊。”

    他说着,脑门上还在流着汗水,显然,他此刻心里十分不宁。

    “那我们怎么办啊,这个事难道就这么算了吗。”虎娃立刻问道。

    这个问题才是他最关心的。

    “屁话,当然就这么过去了,你然我去和那群神出鬼没的蛊虫去斗,我是他们的对手吗我,算了,小刘啊,我告诉你,这个事其实没那么麻烦,苗族的那些人其实还是听讲规则的,只要你不伤害他们他们就不会动你,不用怕啊。”

    他开始安慰虎娃了。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就笑了,楼下的几个人就是他让八翼金蝉去干掉的,他怎么能害怕。

    不过听到他说的这番话,他忽然感觉这个胡波其实也不是那么混账的过分,最少还有一点人性。

    “算了,到时候留你一条命吧。”虎娃心里说道。

    胡波如果知道就因为自己一句关心的话让自己在日后保下了一条命的话,不知道该感恩涕零呢还是该骂娘扑街。

    天京,京都大酒店,上官洪峰听到这个消息后,几乎把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给砸了,旁边的几个人都看着他一不敢。

    “tmd,都是废物,都tmd是废物,消失了,怎么能消失了,那是三个大活人,怎么能就这么消失了,他们地方政府是怎么办事的啊。”

    他一边骂道,一边一脚把电视机从桌子上搂了下去,摔在了地上。

    等到他火气的差不多了,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才看着他冷静的说道;“太子,这个事其实也不能怪他们,我查过资料,胡波曾经和苗人接触过,他对这种事十分惧怕,做出这种反应也是正常,烧了车,蛊虫也会跟着一起烧死,的确是省心了。”

    “那你说,这件事要怎么处理,我总不能看着那个家伙就这么在我面前嚣张吧。”听到这个人的话,上官洪峰出奇的没有反驳,反而瞬间变得冷静了下来。“他一定要死,必须死。”

    他之所以能够成为太子,并不是只靠着自己家族的力量,他自己的智商也不容小觑。

    虽然怒,但是他还是保持着必要的理智。

    “对付这群苗人,我们只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利用苗人来对付苗人,第二,就是去找其他的高手,比如,降头师去对付他们,王大师不是正好在天京吗,你完全以去请他对付这些苗人,只要这些苗人完蛋了,他身边的那两个人虽然有些棘手,但是也不是不能对付。”

    中年人说道,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

    “这个小狗,必然是要死的,不然的话,我们怕是会成为天京最大的笑话了。”

    上官洪峰立马就说道:“好,就按照你的方法来,我现在就去请王大师。”

    出即行,雷厉风行。

    这也是上官洪峰这么多年来一直成功的一个原因。

    他是个天才,只是心太小,犹如周瑜一般。

    大龙县,县委楼道里。

    “她们回去了吗。”虎娃看着木风问道。

    “回去了,光头跟着一起去了,他坚持要去。”木风点头。“只是,在这个时候让他们会苗寨,是不是有些不好啊,你身边现在正缺人手。”

    虎娃顿时摇摇头,说道:“上官洪峰不会罢休的,他一定会派高手来,这个我不怕,但是我担心的是,他来个坚壁清野,那就麻烦了,虽然说庞玉和庞燕他们的身份资料都是本地的,但是以上官洪峰的能量,很轻松就能查到她们的过去。”

    “再说了,我让他们这个时候回苗寨也是有原因的。”他说着就冲着木风一笑。“我不想做一个逃兵,所以,我要博上一把,勇敢拔剑,虽死犹荣。”。.。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