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我下面是不是松了

小说:乡村活寡美人沟 作者:一窝驴

    第1章第一卷

    第99节第九十八章我下面是不是松了

    “我死不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虎娃立马一愣,问道。

    同时,柔月也看向了他。

    “这么给你说吧,你身体的恢复能力已经到了一种超乎寻常的程度,只要没有一瞬间就把你给毁了,你都能够再次恢复正常。”

    天星子的话刚说完,就听到柔月在一边问道:“那如果是脑袋坏了呢。”

    “也没什么事,最多就是恢复的时间要长一点,算了,好多事,我现在不能说,你也不应该知道。”

    他说着,然后就看着虎娃说道:“你走吧,你现在不应该来这里,走吧,赶紧走。”

    “好,谢谢。”虎娃顿时点头,转身就走。

    大步昂首,没有丝毫留恋,甚至连柔月都不留恋了,木风则是看了看天星子,等待他的指示。

    “月儿,你跟着去吧,木风,也跟上去吧,你们都跟着他,他最近能会有一些麻烦。”天星子顿时说道:“虽然他不认我这个师傅,但是我不能不认他是我徒弟啊。”

    听到他的话,柔月顿时就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开口,转身往门外走去,木风也紧紧跟着。

    “小生,心里不好受吧。”看到他们走了,天星子顿时就看着欧阳生说道:“其实没什么,不就是一把铁剑啊,没了就没了,回头我去找黑老头给你再要一把就是了。”

    欧阳生顿时摇摇头,说道:“我不是心疼那把剑,我只是不理解,为什么他能够一拳打断我的剑,刚刚我仔细想过了,那个畜生那个时候好像没出手啊。”

    “这个啊,我也不知道。”天星子说道,只是眉头明显皱了一下,显然,他并没有说实话。

    虎娃刚出去,看到柔月和木风都跟着出来了,不由就愣了几天。

    “你们怎么跟出来了啊。”他问道。

    “老头子说这段时间你能会有一些危险,让我们都跟着你。”木风说道,就被柔月狠狠瞪了一眼,然后急忙改口说道:“喔,我说错了,是师傅。”

    柔月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

    虎娃一愣,然后摇摇头说道:“他不是都说了,我现在死都死不了啊,那还怕啥。”

    “我不知道,但是师傅就是那么说的。”木风笑着说道:“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呗。”

    “嗯,好,我正在愁我没车坐了呢。”虎娃哈哈一笑,看了一眼一旁依旧一脸冰冷的柔月,张了张嘴,却还是没说出话。

    车子开出了市区,在半路上,虎娃顿时就冲着木风喊道:“停车。”

    木风一愣,但还是一脚踩住了刹车。

    “你能不能先下车一会,我想和师姐说句话。”他看着木风说道。

    木风再次一愣,古怪的看了看他,然后看看依旧一脸冰冷的柔月,转身下车,点了一根烟,蹲在地上抽了起来。

    木风下车,柔月顿时就说道:“我和你无话说,不过你放心,既然接到命令了,在你有危险的时候,我就会用我的命去保护你。”

    “不,我想和你说的是,等我遇到危险了,你一定要第一时间保护好自己,不要管我,反正我的身体恢复能力比较强。”虎娃说道:“不要乱想,我只是不想到时候还要去帮你挡子弹。”

    听到他的话,柔月顿时就浑身一阵,咬了咬牙,还是说道:“我,会保护好你的,不要对我这么好,我只是你的保镖,和你没其他的关系。”

    “不,你还是我师姐。”虎娃立刻说道。

    “你不是见我师傅很不爽吗。”柔月说道:“那我也就不是你师姐。”

    虎娃一愣,立刻说道:“为了你,我以叫老头子师傅。”

    “为什么。”她立刻问道,十分认真的看着虎娃的眼睛。

    “我说我爱你,你信吗。”他说道。

    柔月顿时沉默,虎娃也沉默。

    良久,她才看着虎娃说道:“我们不能的,绝对不能。”

    “我以理解成你已经准备给我机会了吗。”虎娃笑道,一脸的赖皮。“你放心,虽然你我身边的女人很多,但是,我最爱的只剩下你一个了。”

    他的话顿时就让柔月有些气结。

    “你还能不能再无耻一点。”她说道。

    虎娃一愣,伸手就去摸自己的牙。

    “不许摸牙。”柔月顿时喊道。

    “我没磨牙啊。”虎娃一脸无辜的说道。

    顿时,柔月沉默了。

    到了县里,看到庞玉等人的时候,柔月顿时就感觉自己的心十分的不舒服。

    “哇,姐姐,你真漂亮啊。”庞玉顿时就看着她惊讶的说道:“姐姐,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吗,我叫庞玉。”

    听到她的话,柔月一愣,还是说道:“柔月。”

    “啊,原来姐姐你就是柔月啊,我知道你呢,虎娃晚上做梦的时候总是叫你的名字。”庞玉立马说道。

    顿时,柔月沉默,虎娃则是伸手就要去捂她的嘴。

    “不用麻烦了,你们之间的事,我都知道,我只是来保护你的,其他的事,我不关心,也不想关心。”柔月原本已经有点缓和的脸色顿时再次变得冰冷的起来,说道:“谁告诉我,我睡哪里。”

    “这边,二楼左手第一间是客房。”王秋艳说道。

    “谢谢。”柔月说着,就往楼上走去。

    虎娃无奈,看着她的背影,动了动腿,却没追上去。

    “追啊,怕什么,你放心,你做什么,我们都会支持的。”庞玉又开口了。

    “你能不能安静一点啊,被你害死了。”虎娃顿时摸着脑袋无奈的说道:“让我安静一会。”

    说着,就准备往沙上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庞燕也看着他说道:“其实,你是应该追上去,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我知道,你应该那么做,我也听到过好多次你做梦喊她的名字。”

    虎娃顿时一愣,看着她,眉头轻轻一皱,眼睛里猛的闪过一丝精光,然后大步的往楼上追去。

    爬楼梯的时候,他还在想着要怎么把门给弄开,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轻轻用手一推,门竟然就开了。

    “没锁?”他一愣,然后走了进去。

    走进去,就看到柔月正一个人坐在床上呆。

    “你,没事吧。”他小心的问了一句。

    柔月看了他一眼,然后脸色平淡的说道:“去把门关上,我有话要给你说。”

    “喔。”

    虎娃立马就去关门,只是刚刚关好门,就感觉背后一阵香风袭来,本能的,他就转过了身,然后就感觉到一个温软的身体扑入了他的怀里。

    “你敢说话,我就杀了你。”

    一个威胁的声音刚刚传来,他还没来得及呆,嘴巴就被一张小嘴给堵住,然后一根生涩的小舌就顺着他的嘴巴顶了进来。

    受到了袭击,虎娃顿时就毫不犹豫的反击了过去,只是他的动作明显要熟稔的多了,很快两只手就已经顺着柔月的的衣服从肩膀摸了下去。

    柔月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材料十分的柔软,虎娃顺着衣服摸着,都能感觉到她皮肤的细嫩,只是因为衣服本身有点滑,那种摩擦的感觉他不很喜欢。

    所以,等到手到了她的腰间以后,直接就顺着她的衣服里面伸了进去。

    “嗯,不要,不要。”感觉到虎娃的手在作乱,她立马就清醒了过来,一把就想把虎娃给推开。

    “我想要,吃了你,你就是我的了。”虎娃这个时候已经被逗起了火气,顿时不管分毫就把她抱了起来压在了床上。

    两只手顺着她平坦的小腹就往大腿上摸了过去。

    入手,丝滑细腻,虽然隔着衣服,他也能感觉到,她的腿十分的有弹性,或许因为长时间运动的缘故,肌肉很结实。

    “不要,我还没做好准备。”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冷静了起来。

    “没事,没做好准备正好,我教你。”虎娃一边说着,一边在她的脖子上轻轻的吻着。

    柔月此刻的表已经完全平静了,安静的躺在床上,任由他亲吻。

    “是,我的身体已经不干净了。”她再次说道,声音平淡,或者说冷漠。

    听到这句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我不明白。”他说道。

    “知道我上次为什么受了那么大的伤吗。”她说道。

    虎娃摇头。

    “那一天,我在非洲执行任务,被抓了,对方的一个酋长,把我给强迫了,他爽完了以后,又把我交给了他的手下,四十多个男人,和我轮流生了关系。”

    柔月说着,就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后来,我被人救了,那个时候,我已经绝望了,我想到了死,但是我不能死,我还掌握了一个很重要的报,我必须要把报给送回去。”

    说道这里,她的脸色还是没变,只是两行清泪已经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

    “那你为什么回来之后不去死。”虎娃问道,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我说我舍不得你,你信吗。”她呵呵笑着看着虎娃说道:“我还从来没爱过一次,我真后悔,那个时候,就应该让你。”

    她说道这里,就没下文了,因为虎娃已经把她的嘴给紧紧的吻住了。

    良久,虎娃把她的嘴巴给放开了,看着她说道:“那,你现在愿不愿意把自己交给我。

    “你不嫌我脏吗。”柔月笑道。

    虽然她接受了很多怕的训练,但是,她还是个女人。

    “这又不是你的错,乖,不要乱想了。”虎娃顿时就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眼睛里闪过一道森寒的目光。

    此刻,他的心里已经被怒气完全的淹没了,只是他的脸上还是十分平静,他已经学会了在任何时候掩盖自己的怒气。

    “是,我放过不了自己。”柔月说着,绪终于开始激动了。“那些人,我每次闭着眼睛,都会想起他们,头好痛。”

    她说着,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虎娃一愣,立马从她身上爬了起来,一把把她从床上给拉了起来,抱进了自己怀里。

    “不要乱想了,乖,不要想了,听话,没事的,都会没事的,还有我呢,告诉我那个部落的名字,我帮你报仇,好不好。”他趴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我知道,你有制度,不能违反,但是,我没有制度约束啊,而且,我也不弱啊。”

    他的话顿时就让柔月眼睛一亮,但是还是摇了摇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已经被人盯上了,你的电话,传呼机,所有的资料都应该在监视的范围内。”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怒了。

    “妈个巴子的,老子就说不管干个什么事木风那个龟儿子都知道,原来是这个原因啊。”他骂道。

    “其实你不能怪木风的,他也没选择,很多时候,他只是在执行任务,我们都有很严厉的保密制度,按说,这些话我也不该告诉你的。”

    “那你告诉我了,你是不是很麻烦了啊。”虎娃立马紧张的问道。

    “没。”柔月摇头。“我都这个样子了,谁还会在意我啊。”

    她说着,苦笑。

    “我在意啊,我永远都在意你,不难过,不难过。”虎娃急忙把她紧紧抱着。“这个事你就应该早早告诉我的。”

    柔月摇头,不说话,只是把下巴紧紧的靠在他的胸膛上。

    “是了,你说的那个地方是哪里,非洲吗,那里的人说的是什么话。”虎娃忽然问道。“我想去那里旅游一圈,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英语。”柔月立马说道。

    虎娃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放心吧,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把英语给学会的,到时候了,我要让那些人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他说着,眼睛里闪过一丝森寒的光芒。

    柔月正想说点什么,就感觉到一只火热的大手已经深入了她的衣服里,快速的抓住了她的屁股。

    “不要。”她立马就躲,只是却感觉身上一阵酥软,推着虎娃的胳膊都没有多大的力气。

    “乖乖的,听话,放心,我会很温柔的。”虎娃说道,然后就亲着她的额头,往下缓缓的亲了下去。

    围着她的脖子亲了一会,在她的反抗中,终于把她给剥光了。

    “哼,你得意了吧,怎么样,我的身体好看吗。”柔月红着脸,看着虎娃问道。

    这一刻,她只是一个小女人。

    “好看,我还从来没看到过这么漂亮的身体。”虎娃说道:“好想就一直这么看着你,永远看着。”

    他的脸上带着痴迷的笑容。

    自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她就一直是自己的一个梦。

    人,当梦想和现实在一起相容的时候,人总是先感觉到很幸福。

    最主要的是,柔月也的确有让虎娃感觉十分幸福的前提,她的胸,虽然没有吴燕那么庞大,但是却十分的柔软,她的身体,简直就是按照黄金比例分割出来的,匀称,细腻,该多的地方多,该少的地方少,没有一丝多余的地方。

    “傻瓜。”

    柔月笑着喊道。

    虎娃顿时嘿嘿一笑,就趴在她的身上亲吻了起来。

    “嗯哼,慢点,痒痒·····”

    很快,房间里就充满了无限的春光。

    “不要··别动,轻点,轻点,疼···”

    在柔月娇羞的声音中,两个人的身体终于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疼,轻点,轻点。”

    春光,满房,这一夜激不息。

    让他没想到的是,柔月的身体竟然能够承受得了他的家伙。

    “快点,再快点,快点,我要成仙了,我要成仙了···”

    柔月大口的喘息着,八爪鱼一样的紧紧把虎娃给抱着,一脸的迷乱,张口就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下去。

    虎娃顿时纠结。

    他是现了,女孩在激的时候就是喜欢咬人。

    庞玉是,庞燕也是,王秋艳也是,王花也是,就连吴燕也是。

    不过好在他的皮肤恢复速度比较快,她们在他身上留不下任何的伤痕。

    一个多小时后,两个人终于停了下来。

    “舒服吗。”虎娃紧紧抱着柔月,把脸在她脸上蹭着问道。

    “嗯。”她说道,脸上带着一股疲惫。“抱抱我,我好冷啊。”

    虎娃顿时赶紧把她给抱紧。

    “你说,我下面是不是松了。”柔月忽然睁开眼睛看着他问道。

    虎娃一愣,急忙摇头。

    “不啊,笨蛋,你难道没感觉到撑得难受吗,嘿嘿。”他笑道。

    “喔,其实我知道,你就是在安慰我。”柔月顿时闭上眼睛说道。

    虎娃一愣,他知道,那件事已经在她的心底留下了永恒的伤痕。

    “问你个事,你说如果那个部落忽然凭空消失了,会不会有人去查。”他忽然问道。

    柔月一愣,摇头说道:“不会。”

    “那好,我们下个月就去那里旅游,顺带灭了那些人全族。”他平淡的说道。

    ------------------------------------------------------------------------------------------------。.。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