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你根本就死不了

小说:乡村活寡美人沟 作者:一窝驴

    第1章第一卷

    第98节第九十七章你根本就死不了

    从紫荆花酒店出来,虎娃感觉身上的烦躁顿时都去了一半。(百度搜索:燃书レ库,看最快更新

    “这个女人真tmd骚啊,真怀疑刘玉弄那个闷包能不能伺候得了。”他嘴里骂骂咧咧的,然后就随意的往大街上走去。

    今天,他还真的没什么事做。

    听到他的话,木风顿时就有些无语,虽然已经习惯了这个家伙的无耻,但是很多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要再鄙视他一番。

    酒店的客房里,虎娃走了好久,王花才从床上爬了起来,把放在下身的手拿了出来。

    “呼···”

    她长呼了一口气,看着乱七八糟的床,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狠狠摇了摇头。

    “最后一次了,这就是最后一次了。”她心里对自己这么说,只是这句话她自己也不相信,下身到现在还传来的阵阵带着疼痛的快感让她的心无法安静下来。

    大街上,虎娃漫无目的的转着,好在今天的太阳不是很热。

    “我们到底是去哪里啊,都转了一个小时了,你不感觉热啊。”木风跟在后面无语的说道。

    “热吗,我没感觉到热啊,你看,我脑袋上一点汗水都没出。”虎娃看着他说道,只是一看,就愣住了,只见木风的脑袋上已经流了好多的汗。

    不由就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现今天的太阳的确很烈,而且天上几乎没几片云。

    “是我怎么一点都不感觉到热啊。”他惊讶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木风不由也愣住了。

    “要不,我们今天去找一下师傅,让他看看你的身体吧。”他立马就皱眉看着虎娃说道:“你现在身体的状况,越来越超过了我能够理解的范围了,真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够把真气练的和你一样强大,这才多长时间啊,我的力量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他说着,脸上带着无比郁闷的表。

    “哼,你这就是嫉妒,**裸的嫉妒。”虎娃立马说道,不过还是点点头说道:“不过我也感觉让老头子看一下比较放心,毕竟他活了那么长时间了,经验肯定比较丰富。”

    木风再次无语。

    在他的印象里,也就只有虎娃敢怎么一直老头子老头子叫来叫去的。

    就算是柔月,也只是偶尔叫上一句。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虎娃之所以肯答应去找天星子,根本就不是为了去让他看看自己的身体况,而是因为,他想柔月了。

    “你说,师姐在不在南华市啊。”他问道。

    木风一愣,也想到了他要去找天星子的原因,点了点头说道:“应该在,早上都还在。”

    “那好,我们现在就走,我想她了。”虎娃说着,脸上露出孩子一样天真的笑容。

    顿时让木风一愣,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虎娃脸上出现这么纯洁的表,不由有些感觉很假。

    从大龙县城开车去南华市,不过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停好车,再次饶了九曲十八弯到了上次去的那个院子里,接近门口的时候,虎娃忽然就感觉到一股十分清爽的感觉传入心肺。

    “真舒服,上次来的时候我怎么都没感觉到这院子边上的空气这么好啊。”他看着木风笑道。

    木风沉默,说道:“这不是因为空气好,而是因为,这个院子的中央,有一口灵泉,连着大地灵脉,话说,师傅也是在几十年前才现了这个地方,说这里是炎黄之根。”

    说到这里,他就不肯再说了。

    “这样啊,算了,你给我说我也不懂。”虎娃无奈的说道:“很多时候,真不知道我是活在梦里,还是活在现实世界中。”

    说着,他呵呵一笑。

    木风也跟着一笑,的确,他很多时候也有这种迷茫。

    走到院子里,就看到天星子依旧还坐在上次他待的那个凉亭里,他四处看了一下,顿时就感觉到了,那股让他感觉十分舒服的气流就是从天星子所在的那个凉亭里传出来的。

    “那里应该就是那口灵泉所在的位置。”他心里想到。

    天星子似乎早就知道他要来,他刚刚进门,他就冲着他们挥了挥手。

    “师傅让我们过去呢。”木风看懂了他的手势,对虎娃说道:“他每天这个时候都在养神,不喜欢说话。”

    虎娃顿时心里就有些不快,暗道这个老头太13了,不过他还是跟着走了过去。

    果然,他猜的不错,他越是靠近那个凉亭,就感觉呼吸的空气越舒服,忽然,原本半死不活趴在他心脏上的六翼金蝉忽然睁开了两只金色的小眼睛,六只翅膀同时疯狂的闪动了起来。

    虎娃立马就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四肢百骸所有的地方都有一股凉凉的感觉,好像是外面的空气在往自己的身体里跑一样。

    而且,更加神奇的是,吸进去的这些气,都全部往他的心脏部位涌了过去,全部进入了六翼金蝉那张小嘴里。

    “咦?”

    原本闭目养神的天星子忽然出了一声惊奇的声音,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虎娃。

    “你身体难道藏了一只能够掩盖天机,吸收灵气的异兽?”他问道。

    虎娃一愣,也懒得隐瞒,大大咧咧的说道:“我不懂什么异兽,不过我的心脏上爬了一只赖皮虫,好像叫六翼金蝉。”

    说着,他忽然一愣,闭住了眼睛,然后睁开眼睛笑着说道:“现在应该叫八翼金蝉了,那小家伙刚刚又长了两只翅膀,挺好玩的。”

    “什么,八翼金蝉,八翼金蝉,你确定是它有八只翅膀。”天星子顿时就激动的瞪大双眼,看着虎娃的目光满是不思议,然后一把就要去抓他的手腕,却被他给躲了过去。

    “你干嘛,不要想占我的便宜。”虎娃立马警惕的说道。

    天星子无语,不过心里也充满了震撼,一边的欧阳生也充满了惊讶。

    因为他没有想到,虎娃竟然能够躲过天星子的手。

    “你,让我摸一下你的脉,放心,我不会害你的,即便是我想害你,你体内现在已经进化的八翼金蝉也不会放过我的。”

    天星子有些无奈的说道,他能够感觉到,虎娃对他有极大的防备。

    听到这话,虎娃这才伸出了手,让他切住自己的脉门,同时对趴在他心脏上的八翼金蝉说道:“小家伙,等会这个老家伙如果要对我图谋不轨的话,就靠你了,我怕是不是他的对手,我现在就是力气大一点,动起手,根本就不行。”

    原本还在享受的八翼金蝉很显然听懂了他的话,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然后继续低着头做出一副享受的模样,不过虎娃能感觉到,原本它平滑的背上已经竖起了两只小小的倒刺,好像随时准备攻击一样。

    天星子的手抓住虎娃的脉门,刚刚抓住,竟然就感觉到自己的手好像被电给打了一样,急忙躲开。

    “能不能让那个小家伙安分一点,我真的对你没有恶意,你是我徒弟,我怎么会害自己的徒弟啊。”

    他苦笑着说道,脸上带着一脸的真诚。

    虎娃狐疑的看了一眼他,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相信你一次,不过,我能不能先看一下柔月师姐。”

    听到他竟然还讲条件,顿时欧阳生就有些怒了。

    “你太过分了。”

    虎娃却连理都不理他,只是看着天星子。

    “好吧,月儿,出来吧,你看,我说的对吧,他肯定要见你的。”他无奈的冲着背后喊道。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他背后的水池里,一个靓丽的身影忽然就从水里窜了出来,站在了他的身侧。

    “月儿,你已经完全恢复了啊,太好了,太好了。”

    看到她,虎娃原本平淡的神色立马就变得激动了起来。

    “你要见我做什么,现在不是木风陪在你身边吗。”柔月声音冰冷的说道。

    听着她机械一样的声音,顿时,虎娃先是一愣,然后就嬉笑着围在她身边看着她笑道:“师姐,笑一个呗,我还是喜欢看你笑。”

    “我没必要对你笑。”柔月声音同样冰冷,看着虎娃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块石头一样。

    虎娃顿时就愤怒了,非常愤怒,火冒十丈。

    “你个老不死的东西,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她怎么不认识我了。”他冲着天星子吼道。

    声音还没落下,欧阳生的身形就动了。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一把铁剑已经冲着虎娃刺了过来。

    “哼。”

    虎娃冷哼一下,身形一动就闪了过去,同时,一脚朝着他踢了过去。

    见到他竟然躲过了自己的剑,欧阳生显然愣了一下,眉头轻轻一皱,紧接着连环的一十三剑连绵不绝的就刺了过去。

    但是虎娃还是躲开了。

    到这个时候,天星子等人也都愣住了。

    “住手。”

    天星子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似乎是担心虎娃受到伤害,也似乎是担心欧阳生受到打击,忽然冲着他们喊道。

    只是此刻虎娃已经被他逗起了火气,他要走,他根本不想放开,虽然没学过多少招式,但是耐不过他的速度快,力量大,欧阳生一时竟然无法脱身。

    “够了。”柔月终于开口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罢休,你要见我,我已经出来了,你还要怎样,谁告诉你我不认识你了,我只是不想笑而已。”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一愣。

    高手过招,怎么容得下这么一愣,顿时欧阳生就一剑刺穿了他的左臂,只是出奇的是,他的伤口却并没有出血,而是闪过了一道金光,一只长着八只翅膀的金蝉从他的伤口上跑了出来,煽动着翅膀悬停在空中,两只小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对面的欧阳生。

    “tmd,老子不威,你当我是病猫啊,小金,动手,先弄死他再说。”虎娃也被激怒了,顿时一拳就朝着欧阳生砸了过去。

    同时,八翼金蝉也猛的煽动了翅膀,嘴里出了一阵怪异的尖叫声,顿时欧阳生就感觉到脑袋一阵刺痛,动作都不由放慢了很多。

    “住手,住手,不要伤害大师兄。”柔月的脸色终于变了,冲着虎娃就不要命的喊道:“我错了,是我的错,我不该想要忘掉你,大师兄没错啊。”

    她着急了,因为她看的出来,虎娃是真的怒了。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就笑了,笑的很灿烂,但是却没有收回拳头,而是一拳砸在了欧阳生的剑上。

    “崩···”

    一声亮响,欧阳生的铁剑竟然被他一拳给打断了。

    看到这一幕,顿时旁边的几个人都愣住了,欧阳生自己也愣住了。

    杀神欧阳生,在这个热兵器称王的时代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不管是在华夏大地上,还是放眼世界,他都是一个奇迹。

    百米之内,无人能敌,这并不是一个传说。

    当年,他一个人,一柄剑,独战教廷八大护卫,赢,洒脱而走,后来又一人独战英国皇室皇家守护,再次赢。

    这其中,这一柄铁剑立下了不小的功劳。

    只是现在,这寒铁打造的剑,竟然被虎娃一拳给打断了。

    这个结果,不光他自己,旁边的每个人也无法接受。

    “这不能,这不能。”他立刻就吼道,然后眼睛忽然就看向了天上正在飞翔着的八翼金蝉,眼睛里带着恶毒的光芒。“是你这个畜生,肯定是你这个畜生,这寒铁的剑,以人力根本不能打断,除非,有你的帮忙。”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他说着,身影顿时猛的闪动,就冲着八翼金蝉追了过去。

    只是,八翼金蝉只是轻轻的往上飞高了一截,他就没办法了,然后冲着他摆出一副很不屑的虫式表,然后尾巴一甩,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了虎娃身上。

    这个时候,大家的眼神才忽然看像了虎娃胳膊上刚刚被刺穿的口子,赫然现,那一道伤口竟然已经长合了。

    光光如也,如果不是刚刚大家都亲眼看着他挨了一剑,他们根本就不相信刚刚虎娃曾经受过伤。

    “畜生,你立马把那只畜生给我放出来,不然的话,我连你一起杀了。”

    欧阳生吼道,手上不知道从哪又冒出了一把剑,一把软剑,一用力,剑顿时变得笔直,指着虎娃的脸。

    “住手,你不是那个畜生的对手,八翼金蝉,它的寿命比我长了好几倍,它最厉害的是它的毒液,如果它刚刚和你认真了,你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天星子立马就紧张的冲着他喊道。

    对于那只金蝉的怕,他最清楚了,曾经,他就和一只金蝉交过手,差点死了。

    欧阳生浑身一震,咬咬牙,闭着眼猛的吸了口气,然后收了剑,回身到了天星子的身后,闭上了眼睛,一不。

    “现在以让我看看你的脉象了吗。”天星子看着虎娃问道,眼睛里带着慈祥的光芒。

    虎娃顿时冷哼了一下,看都不看他,此刻,他的眼睛里只有柔月一个人。

    “月儿,你到底怎么了,我有那么让你讨厌吗,刚刚你说想要忘掉我,这是真的吗,为什么啊,是我哪里做错了,还是什么啊。”

    他看着她一脸真诚的问道。

    “亏你还有脸给我说这个问题,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找我。”她问道。

    “因为我喜欢你。”虎娃立马说道。

    “那好,那我问你,你能给我什么。”她继续问。

    虎娃顿时沉默。

    的确,他什么也给不了她,甚至能给的爱也是残缺的。

    “是我真的爱你。”他看着她十分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是最最关键的是,我想要的,你给不了我。”柔月笑道:“你甚至不尊重我的师傅,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啊。”

    听到这句话,虎娃顿时一愣,然后看了看天星子,朝他走了过去,伸出了自己的胳膊。

    “你不是要切脉吗,来吧,胳膊给你了。”他说道,然后就看着柔月。“我已经尊重了,你还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柔月一愣,天星子则是眉头轻轻一皱,然后抓住了虎娃的脉门。

    “说啊,还想要什么,你不是说你想要的我都给不了你吗,你现在说,只要你能说出来的,我玩了命也帮你做到。”

    他继续说道。

    “那好啊,你把你体内那只金蝉给杀了。”柔月说道。

    顿时虎娃一愣。

    “小家伙,你能装死么,帮帮忙呗。”他立马在心里和八翼金蝉商量了起来,却看到小家伙只是不断的摇头,趴在他心脏上装死,一动不动。

    看着它耍赖皮,虎娃顿时无奈。

    “能不能换个条件,我和那小家伙不是很熟,它现在赖在我身体里都不出来,那我也没办法啊。”

    他无奈的说道。

    “哼,你不是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吗,我就不相信你没办法。”柔月冷笑一下说道。

    虎娃沉默,说道:“我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死了。”

    说着,他就看着天星子说道:“老头,不用把脉了,我要去死了。”

    天星子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然后摇摇头看着他说道:“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根本就死不了。”

    ------------------------------------------------------------------------------------------------。.。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