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

小说:乡村活寡美人沟 作者:一窝驴

    第1章第一卷

    第93节第九十二章 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

    看到这一幕,司机老王也愣了一下,眉头一皱把车停在了边上。(

    看到他们的车停了过来,顿时正在争执的几个人的眼睛都看了过来,其中那个像是官员模样的人看到他们的车牌后,顿时就想转身离开,但是却被另一边的人给堵住了。

    “发生什么事了,你,你来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在大街上聚众闹事啊。”虎娃一下车,就不由分说的各大一个大板,背着手指着眼前的众人说道。

    “这个,还是我来说吧,这位领导,其实事是这样的,这个家伙,他想诬陷我,说我和他老婆好了,是,我压根都不认识他老婆,我怎么能和他老婆有关系啊,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那个官员模样的人看到虎娃从车上走了下来,立马就迎了上来看着他点头哈腰的笑着说道。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就眼睛一翻,看着他那好像吸大烟一样的瘦弱身板,不由轻轻摇了摇头。

    旁边的几个人看着他对虎娃这么尊敬,顿时都安静了下来,其中的一个人知道的挺多,看了一眼虎娃的车牌,惊讶的叫道:“这是县委的车牌,这个车是县委的车。”

    一句话,顿时几个人就炸锅了。

    其中的一个人立马就指着那人对虎娃说道:“原来是县里的领导啊,怪不得这个王八犊子怕了,领导啊,你要给我做主啊,我真的是看到他在我家里糟蹋我老婆,我老婆也已经招了,说就是他威逼利诱的把她给糟蹋了,反过头,我去派出所报案,是派出所的人根本就不管,是了,我已经问过了,他是镇政府的一个科员,叫刘三娃,你要好好管管这个事啊。”

    听到这话,虎娃不由一愣,就在这个时候老王走了过来,一阵见血的说道:“我记得不错的话,大坪镇的镇长就叫刘大,你叫刘三娃,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啊。”

    “我,他,他是我哥。”刘三娃听到人家知道这么多,顿时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显然是有些心慌了。

    “哼,我就知道,一直就听说刘大有个不争气的弟弟,原来就是你啊。”他说道,直接就看着旁边的那个年轻人说道:“你不用担心,这个事交给我们了,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公正公平的答复的。”

    听到他的话,顿时那边的几个人就欢呼了。

    “哎呀,你,你是什么人啊,难道你是县长啊。”顿时就有一个人问道。

    老王赶紧摇摇头,说道:“不是不是,你们别乱猜,我不算是个官,我只是咱们县委书记的司机,这位,是咱们县委书记的秘书,都是能说得上话的人,即便是今天刘大在这里欺负你们,我相信咱们书记也一定能把他给撸了。”

    对于刘殿德的脾气,老王无疑是最清楚的,所以,此刻他说话非常的有底气。

    “啊,你们一个小小的司机,一个小小的秘书,都敢说这种话,看来你们真是不想混了啊。”听到老王的话,刘三娃顿时就嚣张了看着他冷哼道:“我告诉你,你既然知道我哥是镇长,就应该知道,他是个科长级的官,就你们两个,他一个指头都能把你们给摁死,吓死我了,还以为是县长来了呢,原来是两个小鬼。”

    听到这话,老王顿时就笑着摇了摇头,暗道这个家伙简直是一点都不懂事,对于官场知道的还是太少了。

    “信不信,如果你哥听到你这番话的话,怕是恨不得一巴掌把你给捏死。”虎娃也笑了,指着他就说道:“算了,你如果就这个水平的话,我和你说话都是浪费时间,我还是直接去找你刘大,看他究竟管不管这个事,如果他不管的话,他这个镇长也就干到头了。”

    虎娃说着,冷哼了一下,就准备转身走。

    “先别着急,先把事弄清楚了再说。”这个时候,木风从后面走了过来,先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看着虎娃说道。

    “弄啥啊,不弄,按照流程这些事不属于我管,是派出所的事,我倒是也要去看看,派出所的人是为啥这么牛气。”虎娃说着,就冲着眼前的人喊道:“你们,谁要报案,跟着我走,尽管放心,别说是他一个镇长了,就算是镇长加上派出所所长,我也能把他们给弄下台去。”

    听到他这么自信的话,顿时,原本已经没信心的年轻人顿时就点了点头。

    刘三娃见到威胁没用,顿时转身就想跑,但是却被旁边的人给拉住了。

    “别想跑,走,去派出所去。”

    到了派出所,刘三娃顿时就冲着里面的警察喊道:“警察,赶紧救我,这些人想要杀我啊。”

    听到他的话,顿时就有两个年轻的警察走了过来。

    不过脸上却没有丝毫紧张的神,看了一眼虎娃和老王,还有木风,眉头一皱,然后才看向揪着刘三娃的年轻人说道:“我不是都说了,让你们不要来了,你们这种事,还是私了了比较好,如果真的私了不了的话,那就去县里告,到这里,我们真的很不好解决啊。”

    “怎么个不好解决的法子,我倒是想洗耳恭听啊。”他的话音刚落虎娃就上前一步看着他好笑的说道:“你一个小小的警员,人民前来报案,你还没问清楚事,就这样大放厥词,难道不觉得羞愧吗。”

    听到他的话,年轻警察顿时就有些恼了。

    “你倒是个什么东西,竟然在这里指手画脚的,我告诉你,这个案子我说不接就是不接,谁来了都没用,走吧走吧,赶紧走,别在这里待了,再待的话,我要撵人了啊。”

    他顿时就有些毛了。

    “好啊,看来我这几天真的是长见识了。”老王顿时就说话了。“算了,你反正也做不了主,去把胡龙给我叫出来,就说县里的老王来看看老朋友。”

    听到他的话,顿时年轻警察才感觉有些不对头,看了看身边的警察。

    “你究竟是什么人。”他立马看着老王问道。

    他早就已经看出来这几个人不像是一般人,但是也没太在意,听到老王的话,这才警惕了起来。

    “你去告诉胡龙,胡龙知道的。”老王摆摆手,不肯多说什么。“我只是想看看今天这个事究竟有没有人管而已。”

    这个时候,刘三娃再次叫了起来。

    “不要去,他们两个,一个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刚刚说话的是县委书记的司机。”

    本来,年轻警察还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去,但是听到他的这句话,顿时就眼睛一瞪,急忙就往后面跑去。

    “你是把我给害死了。”他一边跑,一边说道。

    “两位,实在是不好意思啊,你们放心,我们所长一会就来了。”另一个年轻警察立马说道。

    虎娃顿时冷哼一下,说道:“现在以让我们进去坐会吗。”

    “以,当然以,来人,赶紧来人,把这个刘三娃给我先抓起来,防止他逃跑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冲着后面喊人。

    听到他的声音,顿时就从后面窜过来了两个民警,看到刘三娃,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到年轻警察那一脸焦急的脸,立马就毫不犹豫的过去把刘三娃给抓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司机,一个小小的秘书,你们怕什么啊,出了事有我哥哥在啊。”刘三娃被民警给抓住了,还在吼叫。

    听到这话,李峰简直都想一巴掌把他给抽死。

    “你他妈的能不能闭嘴啊,你哥哥迟早被你给害死,赶紧把他给我关到拘留室里面去,别让他说话了。”他急忙看着两个民警喊道。

    他不是刘三娃这个白痴,知道眼前的两个人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实权,但是实际上却好比是钦差一样,权利大的很。

    “实在对不住啊,这个家伙,他有神经病,三位要不先去我们会客厅坐一会吧。”看到刘三娃被抓走了,他立马赶紧看着虎娃和老王说道。

    对于那个不知道身份的年轻人,他也不敢得罪,急忙给人家让路。

    “哼,狗仗人势的东西。”

    虎娃冷哼了一下,还没走,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从后面走了过来。

    “哎呀,老王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啊。”中年人第一眼先看到老王,顿时就冲他笑道。

    老王却只是冲他摆了摆手,说道:“我还在想我的面子到底够不够,能不能请得动你这个大所长,噢,是了,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刘虎娃,你应该知道他的。”

    来人正是大坪镇派出所的所长胡龙。

    听到老王的话,他顿时惊了一下,然后才看向了虎娃。

    “你好啊,一直都听说你的大名,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年轻啊,真是年少英才啊,来来来,都别在这里站了,到里面去。”他立马就看着虎娃笑着说道。

    虎娃却冷哼了一下,看着他摆摆手说道:“我不敢,你的人刚刚说了,要撵我走,我不敢继续待了,我想我还是走吧。”

    他说着,就转身准备走。

    他就是这样的人,人敬他一尺,他就敬人一丈,是如果人不敬他的话,他也绝对不会给人面子。

    “别,别啊。”看到他要走,胡龙顿时就急了,急忙看着边上的人吼道:“他妈的刚刚是谁吃了豹子胆了,竟然敢撵刘大秘书走。”

    他是真的着急了,听到他的话,边上的李峰顿时就站出来说道:“所长,是我的错,我不认识刘秘书,以为他是来闹事的,所以就,我错了,你罚我吧。”

    “你呀,你是把我给害死了,你不认识人,难道就不能问啊。”胡龙看到他站了出来,顿时就指着他厚道。“立马到后面自己关自己禁闭去。”

    李峰立马就敬了个礼,然后看着虎娃说了一句:“十分抱歉,刘秘书,我真的不认识你,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说那种混账话的。”

    说完,就往后面跑步走了。

    看着他们自导自演苦肉系,虎娃顿时就笑了,还没说话,老王就说话了。

    “哼,胡龙,看来你现在很牛气啊,那好,虎娃,走,既然人家不喜欢我们,我们就回县里吧。”他说着,冲着背后的几个面面相觑的年轻人说道:“你们立马回去,带上受害者,跟着我一起去县里,放心,我保证,一定会有人给你们做主的。”

    他说着,也转身准备走。

    他也是老油条了,怎么看不出来胡龙这是根本不把他们两个放在眼里。

    “老王,你这是要和我较真啊,值得吗。”胡龙听到他的话,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个事你知道我不好做的,我们都各让一步,行吗。”

    老王却丝毫不理他,只是看着虎娃和旁边的几个人说道:“走吧,虎娃,我们走,你们赶紧去准备一下,跟着我去县里。”

    “老王,你究竟想要怎么样,难道非要逼我吗。”胡龙顿时就急了,冲着他吼道。

    “怎么,你还想打人啊,好啊,来吧,我绝对不还手,我到是要看看,你敢不敢在派出所里把我这个县委书记秘书给打死。”虎娃立马就冲着他吼道。

    老王也看着他说道:“不是我在逼你,是你在逼我啊,我下来的时候,书记再三叮嘱,一定要我好好看看老百姓的生活,是你现在,哎,是你在为难我啊,难道你不知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道理啊,再说了,一个小小的刘三娃,他算个屁。”

    说着,他又准备走。

    胡龙一愣,顿时听出了一些味道,急忙迎上去,凑在他耳边轻轻的问道:“你是说,书记准备大力整顿下面了?”

    “是有这个意思。”老王顿时神秘的说道。

    胡龙顿时就愣住了,眉头一皱,想了想,然后冲着背后挥了挥手,说道;“你们,立马把这几个人带去做笔录,一定要好好的审查这个案件,要秉公办理,不要在意任何人的身份,一定要给老百姓一个合理的交代才行。”

    看着他忽然转性了,不光是几个本来在闹腾的年轻人,就连他背后的民警都愣住了。

    不过他们楞归楞,领导吩咐的事还是要做的,很快就把几个人带去做笔录了。

    “王哥,刚刚是兄弟我糊涂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啊,要不,晚上我摆上一桌我们去吃点,我这镇上刚刚开了一家餐馆,饭的味道很不错,正好到饭点了,我请客,你看怎么样。”他说道。

    老王顿时就点点头,虎娃还想说什么,却被他拉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

    虽然说在职位上,虎娃是要比老王高,但是论官场交往的经验,他知道自己远远比不上老王,所以顿时就点了点头不说话了。

    此刻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几个人在镇上找到一家味八仙的酒楼,点了一些菜,还没开始吃,就听到外面忽然吵了起来。

    “怎么回事,小王,你到外面看一下。”胡龙立马就看着身边的一个随从说道。

    他感觉自己今天简直倒霉死了。

    不一会,随从小王就回来了,气喘吁吁的看着他说道:“所长,外面打起来了,好像是因为两个男人在抢一个女人,不过我看那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应该是个小姐。”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来了兴趣。

    “走,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能让两个男人大打出手,胡所长,看来我今天在你们镇上是注定要大开眼界啊。”他说着,就站起来往门外走去。

    顿时,胡龙和老王都跟了上去,木风当然也跟了上去。

    出了门,就看到两个中年男人正在楼道上抱着打成了一团,边上站着几个人在劝着,一个约么二十岁左右,打扮的十分妖娆的女人正靠在墙上呵呵的看着他们笑,脸上带着戏谑的表。

    顿时,虎娃就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应该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不过这个女人的确有点资本,个子挺高,有一米七左右,还踩着高跟鞋,穿着超短的牛仔裙,上身是粉色的衬衫,衬衫的扣子扣的很低,虎娃离近了都能看到v字领里那一条白花花的肉缝。

    “哎,真是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啊。”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往两个男人身边走了过去。

    ------------------------------------------------------------------------------------------------。.。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