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狠狠的缠绵

小说:乡村活寡美人沟 作者:一窝驴

    第七十六章狠狠的缠绵

    “是啊,价格低了,虽然我们现在没事,但是难免以后会有有关部门的人来找麻烦,这个价格,不管谁以后来找,我们都不怕。”刘老虎也点头说道。

    听到他们的话,王秋艳不由一愣,眉头轻轻一皱,也点了点头。

    她想起这不是美国了。

    虽然回国很久了,但是做事的时候,她还是很习惯的按照自己的美国思维来思考。

    的确,如果在美国的话,一块钱拿下这两个厂子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在国内,就不行了,必须要考虑很多其他的因素才行。

    “是我想的太简单了。”她看着虎娃有些歉意的说道。

    “怎么能怪你呢,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真的。”虎娃看着她鼓励的说道。

    听到他的鼓励,王秋艳顿时就笑了,点点头,把脑袋伏在他的怀里。

    女人都是需要鼓励的,特别是自己喜欢男人的鼓励,一句话就能让她们心里充满暖意,现在的虎娃对王秋艳来说,就是她的全部。

    “要不,我先去吃个饭,你们先聊。”刘老虎看到他们这个样子,顿时就很识趣的转过头去就准备走。

    “我也出去吃个饭。”

    “我也去。”

    木风和光头顿时说道。

    虎娃顿时有些无语,刚刚才从饭桌上下来,他们现在就说去吃饭,这个理由未免也太过牵强了吧,不过看着身边王秋艳一副就快要发春的样子,他也有些无奈。

    “好吧,你们出去吧,今天晚上你们的消费我全包了,干什么都行。”他看着他们说道。

    木风顿时呵呵一笑,没说话,转身出去了。

    光头也没说话,出去了,虽然虎娃给了他很大的自由权,但是拿人钱财为人消灾,特别是这几天,他不能肯定黄华生是不是已经逃走了,回头找虎娃算账,如果他真的回来了,那是一个大麻烦。

    只有刘老虎一个人嘿嘿一笑,说“好,那就这样了,我先走了,你悠着点啊。”

    然后在虎娃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他就拉开门出去了。

    “你···”虎娃刚开口,嘴巴就被王秋艳给堵住了。

    立马就感觉一张温软的小舌钻进了自己的嘴里,一股芳香的气息顿时充斥在他的嘴里。

    顿时,他就毫不犹豫的回击了回去。

    亲吻,疯狂的亲吻。

    两个人恨不得都把对方给吃到肚子里才甘心。

    拥抱,狠狠的拥抱。

    两个人很不得把对方给揉到自己的身体里才以。

    缠绵,狠狠的缠绵。

    虎娃恨不得把她的身体给捅烂了才肯停下。

    只是这个骚到骨子里的女人下身的功夫却也非常厉害,在他高强度的攻击下,愣是没有被攻克。

    “快点,快点,你是不是男人啊,用力啊。”

    听到这声音,虎娃有种想哭的感觉,因为他已经在用尽力量冲刺了。

    “你个**,你这是在刺激我啊,好,你想要刺激一点是吧,来,我让你真的刺激一下。”

    虎娃顿时也来火气了,顿时就一把把她的两条腿紧紧的合在一起,然后狠狠的冲刺了起来。

    顿时,就感觉到原本松软湿润的地方立马变得紧凑了起来,一股十分刺激的感觉让他感觉脑袋充血,鼻子都猛的一下通了。

    “舒服吧,想不想再舒服一点。”

    他一边攻击,一边看着身下的人儿笑道,一只手已经绕到了她的身后开始摸索了起来。

    “啊,不要,那里不行。”他的手碰到王秋艳的菊花,顿时她就叫唤了起来。

    只是虎娃根本不管她。

    “你不是想要刺激我吗,现在我就让你知道一下,刺激我的代价是什么。”

    他嘿嘿笑着,一只手不安分的就饶了过去,分出两根指头就攻击了过去。

    “啊,疼,慢点,那里还给男人碰过呢。”王秋艳立马就喊了起来。

    虎娃很快就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了。

    也终于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不让自己碰她那里了,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他在和这个女人亲热的时候总是感觉到一阵硬硬的感觉。

    “这是什么东西啊。”

    他手轻轻一用力,从她的句话里拽出了三个连在一起的红色塑料蛋蛋,有些好奇的看着她问道。

    “不要问这个,好吗,我,我都不好意思了,你想要后面,就弄吧,没事,我能受得了的。”王秋艳看到他手上的东西,顿时脸色就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虎娃。

    虎娃这个时候也算是明白了,知道这个东西应该就是所谓的趣用品,顿时就有些郁闷。

    “你难道就那么想要啊,我不过是一天没陪你,你就变成这样了,我真怀疑,你平时都是怎么过来的,难道都是靠这个?”他问道“难道黄大有的家伙也和我的一样大?”

    他虽然不相信黄大有会有和自己一样大的家伙,不过他还是试探的问了一句。

    只是问了这句话他也感觉不对,因为他想起这个女人在被自己调教以前是个女同,拉拉,只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的。

    “屁,就他那个东西,小的和虫子一样,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关键的问题是,我根本对他没有任何兴趣,你知道黄大有为什么对我要和他离婚那么爽快吗。”王秋艳顿时就一脸不屑的说道“因为他那个家伙当年差点被老娘我给折了,他想要上我的床,我不让,他就硬来,然后我就动手了,简单吧。”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感觉自己下身一阵凉飕飕的,顿时就用手把自己的大家伙给护住,警惕的看着她,他真的担心这个女人会用那一招对付自己。

    “放心啦,笨蛋,我怎么舍得那么对你啊。”王秋艳看着他的动作,顿时就笑了,说道“你是我的心肝宝贝,我告诉你啊,你如果不要我了,我就去跳楼。”

    “别,你别乱想啊,你这么漂亮,这么懂事,还这么有才,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啊,放心吧,只要你不走,我就会一直让你在我身边的。”虎娃立马说道“只要你不愿意,即便是任何人,也不能从我身边带走你。”

    他一这句煽的话,顿时就让王秋艳有些感动涕零了,看着虎娃的眼神都有些湿润了。

    “你真好。”她看着虎娃说道,然后腰部就狠狠的运动了起来,顿时虎娃就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刺激感觉传来。“我决定了,我要给你生个儿子,不然的话,我都感觉对不起你。”

    听到她的话,虎娃莫名的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丝渴望。

    他这才想起,自己是真的想要一个儿子。

    虽然说他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但是在内心的深处,他还是想要一个男孩。

    “那就来吧,只是你还能不能生娃啊,这个我很怀疑,你今年都三十岁了。”他顿时就嘿嘿笑着,紧紧的抱着王秋艳的屁股看着她说道。“我听说女人三十岁以后生娃就不好生了,还会有危险的,要不,咱不生了吧。”

    他这句话当然是违心的,就是为了试探一下王秋艳。

    “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啊,是我生娃又不是你生。”王秋艳立马就有些不开心了,紧紧抱着他一边运动一边喘着粗气说道“我告诉你,我王秋艳这一辈子碰到你之前没爱过一个男人,你是唯一的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不为你生个儿子,我会感觉我对不起你的。”

    虎娃正想说什么,就被她把嘴巴给堵住狠狠亲了起来。

    顿时,他就迎合了回去。

    只是动作不由就放缓了许多。

    对于这么一个女人,他真的是下不了狠心去伤害她。

    同时,他也开始盘算怎么才能让后天的事和她没有多大的关系,或者说直接和她脱离关系。

    虽然她的确是有错,而且还是主谋,但是他不在乎,他只在乎她是不是安好,他只在乎她能不能在自己身边。

    一番的缠绵,又是半个小时的征伐,终于,两个人都累了,紧紧的抱在一起,也不在乎身上的汗水。

    “你刚刚确定全部流在里面了啊。”王秋艳看着虎娃认真的问道“医生说过我不好怀孕的,我怕出问题。”

    看着她的眼神,虎娃顿时就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宠溺的说道“放心吧,这次不行不是还有下次啊,怎么,你不准备陪我了啊。”

    “没有,我只是,只是有些着急。”提到这个问题,王秋艳顿时就骚气全无,变得有些扭扭捏捏了起来。

    虎娃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傻瓜,放心吧,我不会离开你的。”他说着,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一个女人,她能在你面前无比的放荡,在你面前不顾一切的放纵,但是在别人面前却是无比的冰冷,这说明她是真的爱上你了,她是真的把你当做了自己生命中的一切。

    王秋艳就是这种人,爱了,就狠狠爱,那么爱的一无所有,也不回头。

    虎娃当然已经看出了她的性格。

    在和刘殿德谈判的时候,她就像是一部严谨运算的机器一样,一丝不苟,严肃,苛刻,甚至死板,但是离开了酒场,到了他身边,她立马就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一样,温柔,体贴,狠狠粘人,恨不得告诉全世界她是多么的爱自己。

    对于这样的女人,他没有理由不去狠狠爱她。

    “我相信你,一直都相信。”王秋艳看着他含脉脉的说道。

    虎娃呵呵一笑,没说话,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王秋艳顿时就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趴在他的怀里,脸上带着幸福的表。

    “能碰上你,我真幸运。”他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男人这一辈子能会碰到很多女人,最少对虎娃来说是这样的,从开始接触女人到现在,他已经和最少十个女人上过床了,这些女人中,有刚刚成年的小萝莉,有已经熟透了的熟妇。

    但是他和这些人发生关系,要么是因为**,要么是因为利益。

    也不是没人爱他,但是却从来没有王秋艳爱的这么轰轰烈烈的。

    一个男人,这一生,有一个女人肯为了他付出一切,他就已经足够骄傲了。

    这一夜,虎娃睡的很踏实,等到醒来的时候,他就发现王秋艳已经睁大眼睛在认真的看着他。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啊。”他笑着问道。

    “没有,我只是感觉你好帅啊。”她的眼睛里带着花痴一样的表。

    虎娃顿时一愣,亲了一下她的嘴巴说道“再帅也是你的男人。”

    “所以啊,我决定更加狠狠的爱他。”王秋艳立马说道“我感觉我真幸运啊,竟然能碰到你,我一直在想,如果不是碰上你的话,我怕是已经不知道走到哪里了。”

    她说着,神色一阵暗淡。

    “我一直都知道我在做错事,是,我就是忍不住想要犯错,总感觉自己十分的委屈,既然我委屈了,为什么别人以幸福。”

    她说着,脸上带着一股戾气。

    虎娃沉默,只是把她轻轻的抱在怀里。

    “不过我现在已经想通了,因为现在我有你,对我来说,这世界只要有你就足够了,我决定了,我要为你打造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为你做后盾,如果有人要伤害你,我宁愿翻了天。”

    她看着虎娃说道,眼神里带着一阵坚定。

    “值得吗。”虎娃认真的看着她问道。

    “管他呢,我觉得值得就值得,我只知道,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我一定会后悔的,我好不容易爱上了一个人,如果不为他付出自己的全部,我会感觉我的人生是缺陷的,我已经三十岁了,没有多少爱的机会了。”

    她有些伤感的说道。

    虎娃再次沉默,良久,才看着他凝重的说道“我想我必须要告诉你,其实,我还有很多女人的。”

    “不要说,我都知道。”他说到这里,王秋艳忽然伸手把他的嘴巴给堵上了。“自从认识你的时候我就知道,只是我不在乎,哪怕你和别的女人结婚了,我也不在乎,只要能让我在你身边,我就知足了。”

    她说着,在虎娃的脸上亲了一下,闭着眼,无比的深。

    “我爱你,只是因为我爱你,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一切,这是因为我心甘愿的,和任何人都没关系,如果你的那位不喜欢我,我会努力的说服她,相信,我一定以的。”

    虎娃又沉默了。

    他忽然发现在这个无比聪明的女人面前,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或者,能说什么。

    终于,他只说出了这三个字。

    “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能给你任何承诺。”

    他说着,低下头,不敢去看她。

    不管他再过放荡,他也是一个人,一个只有二十二岁的人,一个有良心的人,男人,他的心里始终是有一份想要承担的责任的,现在,面对这么一个肯为了自己付出一切的女人,他却不能为她做任何事,他感觉自己好愧疚。

    “傻瓜,你不用给我说任何对不起的,这是我愿意为你做的,我自愿的,和你没什么关系。”

    王秋艳顿时笑着说道,神的看着虎娃。

    “如果我现在能小十岁,我一定会死死的粘着你,让你娶我,是我现在已经三十岁了,我不能这么自私的剥夺你的青春,所以,我选择做你的后盾,我要让你的那些女人知道,我不比他们少爱你一点点。”

    她很自信的说道。

    虎娃却再次感觉心里一阵刺痛,无,只能紧紧的抱着她,紧一些,再紧一些。

    好像放开一点她就会跑了一样。

    “乖,起床了,都八点了,你还要上班呢。”

    过了一会,王秋艳看着他说道,像个在哄孩子的母亲一样的口气。

    虎娃嘿嘿一笑,爬了起来,忽然看到了她有些红肿的下身,顿时就愣住了。

    “你,你下面怎么肿了啊。”他说道,顿时心里就产生了浓浓的愧疚。“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不,我去给你买点药吧。”

    他说道,也想起自己昨天晚上的确是有些太过疯狂了。

    “没事,我休息一天就没事了,你赶紧去上班吧,昨天发生了那种事,今天你迟到的话,会在领导心里产生不好的感觉的,领导感觉你居功自傲的话,你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王秋艳有些匆忙的说道,在这个时候,她心里想的还是虎娃。

    虎娃顿时沉默了,良久,他才好像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忽然把指头伸进了嘴里咬破,把血滴在了她的下身。

    “你要干什么啊。”王秋艳立马就愣愣的看着他问道,只是却没躲开。

    “没事,我的血,有特殊的力量,能够让你的身体变好。”他笑着说道。

    王秋艳顿时就愣住了,因为她也看到了,当虎娃的血碰到了她的下身后,她下身的红肿竟然在以肉眼见的速度迅速消失,而且,没有几秒钟,竟然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仅如此,原本已经变黑的地方竟然开始变得白嫩了起来。

    “你,你。”她看着虎娃惊讶的说道。

    虎娃呵呵一笑。

    “我不管你靠近我究竟是什么目的,其实我身上也就只有这么一点秘密,现在就让你知道吧,你昨天晚上和早上的话,真的让我感动了,我发现,我自己爱上你了,有些不思议,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的。”

    他说道“对不起,我知道我说这些话能伤害到你了,但是,我现在谁也不敢相信。”

    说着,低下头在王秋艳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然后不等她说话,就迅速的穿上衣服离开。

    整个过程中,王秋艳都没说话,直到他离开了,她的眉头才紧紧的皱了起来,眼神变得有些挣扎,然后忽然变得平静了起来,里面多了一丝坚定。

    出了门,虎娃就看到木风和光头一左一右的靠在门外。

    “你的手破了?”木风一眼就看见了他手上的血迹。

    虎娃立马看自己的指头,发现虽然伤痕已经长好了,但是血迹却没有擦干,顿时在嘴里允吸了一下,说道“没什么事,碰了一下。”

    “里面那个女人,不能完全相信的,她所说过的话,很能都是一个个精美的故事。”光头忽然在旁边说道。

    虎娃一愣,然后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们的世界,但是,我不想活的那么复杂,她对我好,我就对她好,我只想这样,如果哪天,我知道她是在骗我,我也无所谓,即便是故事,也是曾经,不是吗。”

    他说道,笑了笑,转身往楼下走去。

    听到这话,光头和木风都是眉头一皱,相视一看,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阵无奈,然后紧紧的跟了上去。

    到了县委办公室,已经快要九点了。

    “不好意思啊,领导,我迟到了。”到了办公室,看到刘殿德已经在坐着了,忽然急忙有些歉意的说道“我去给你倒茶。”

    他说着,就准备去拿暖瓶,却被刘殿德给叫住了。

    “先别着急干活嘛,放下,放下,那么紧张干什么。”他说道,看着虎娃笑道“怎么样,昨天晚上玩的还开心吧。”

    虎娃一愣,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还好,还好。”他腆着笑脸说道。

    “装,还给我装,其实你那点秘密我都知道的,没啥,即便你真的和黄大有那个媳妇发生点什么,也无所谓的,反正这个女人黄大有根本就控制不了,再说了,人家的身材和相貌也不赖啊,和你睡了你也不吃亏啊。”刘殿德一脸神秘的说道。

    虎娃顿时就愣住了,心里一阵猜测,他不知道刘殿德是真的知道了他的秘密,还是在试探他,于是就试探的说道“刘书记,你想多了,我和那女人之间没什么啊,再说了,我就一个小秘书,人家能看上我啊。”

    “装,你还给我装,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告诉你啊,你和那个叔叔之间的关系,我早就知道了,你以为我让你来我身边就不调查你的身份啊,那个刘老虎,是在最近才忽然发迹的,而且,他发迹的时间正好和你来县里的时间几乎一样,如果不认真的话,一般人还真以为你是他的手下,我知道,他其实是你的手下,对吧。”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犹豫再三,他终于决定,和刘殿德摊牌。

    因为他知道,如果刘殿德下定决心去查这个事的话,肯定是瞒不住的。

    “是的,他是为我工作的,大龙地产,其实是我的公司,我之所以隐瞒,是因为不想惹麻烦,也不想给领导你惹麻烦。”虎娃尽能的放低姿态的说道。

    刘殿德立马就笑了,笑的很开心,站了起来伸出右手中指指着他说道“看吧,被我猜出来了吧,不过你放心,这个事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只要你真的能帮我把那两个厂子的问题给解决了就好。”

    他说着,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其实这个事吧,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确定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个刘老虎啊,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会演戏的人,和你比,他没有演戏的天赋,几乎没说一句话都要看你的脸,虽然不经意,但是我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能看不出来啊。”

    “领导眼力真好。”虎娃打着哈哈说道,心里快速的转动着,想要思考对策,就听到刘殿德说道“你是个演戏的高手,但不是玩弄人心的高手。”

    (看就到 )。.。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