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舒服透了

小说:乡村活寡美人沟 作者:一窝驴

    第七十二章舒服透了

    三个人又缠绵了一会,这才分开,各自离开。(百度搜索:燃书レ库,看最快更新

    刘巧先走,然后是孙玉。

    虎娃殿后,等到他走到客厅的时候,就看到木风和光头正在奇怪的看着他。

    “怎么了,你们又不是第一次见我和她们在一起了。”虎娃很轻松随意的说道,好像这不是什么很特殊的事一样。

    不过他说的也是事实,光头见的不多,是木风见到他和这两个女人在一起的次数的确是多了。

    “你简直太让人刮目想看了,我简直佩服死你了,这两个女人,一个是你上级的女人,一个是你上级的妹妹,你到底是用了什么妖术,竟然能把她们一起弄到床上,还让她们对你是死心塌地的啊。”

    光头问道。

    虎娃顿时一愣,看向了木风。

    “不要看我,他的报网不比我少多少,这些信息不是我告诉他的,是他自己查到的。”木风急忙撇清关系。“不过我的确也很好奇这个事,难道说皇帝气功还有吸引女人的作用?”

    他疑惑的看着虎娃。

    “屁,感我身边跟了两个间谍啊。”虎娃顿时头疼的说道“我说你们没事干调查别人的**做什么啊。”

    他说着,看着木风和光头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

    你的保镖每天都在调查你的个人**,你的任何事他们都掌握的一清二楚,当哪天他们离开你了,那就是你的噩梦。

    “没,我没调查,在我来大龙县的时候,这些人的资料我就已经看过了,所以我能认出这两个女人。”这下轮到光头解释了。“你放心,我绝对没有调查你**的意思,今天的事,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我会把这当做一件机密来对待。”

    他的脸上带着认真,严肃的光芒,让人不由自主就要相信他。

    虎娃点点头,他知道光头说的是实话。

    他知道海豹突击队是个什么性质的军队,他们是世界特种部队的顶尖,作为他们曾经的队长,到一个地方生活之前调查自己周边的环境是必然的一个过程。

    “好吧,这个事不说了,我相信你们了。”虎娃说着,忽然眼睛一翻,发出了亮晶晶的光芒。“是了,好几天了,我一直说要去收拾那个贩卖人口的地方,却一直都没找到机会,现在我们是不是以去了,反正我也睡不着,正好去报仇。”

    听到他的话,光头和木风都愣住了。

    光头看着虎娃眉头轻轻一皱说道“你确定要去也以,其实他们总部的位置我知道,就在大龙县城郊区的一个废旧造纸厂里,只是他们上级的身份有些敏感,怕是不好处理。”

    “什么身份。”虎娃立马问道。

    “什么身份。”木风也问道“不管什么身份,我一样让他完蛋。”

    光头立马点点头,说道“我倒是忘了有你在了,这就简单的多了,他们的领导者,叫黄华生,是县公安局副局长黄大有的亲弟弟,我查过资料,黄大有一直对他这个弟弟十分的反感,但是却还一直在为他提供保护伞,如果我们要整他的话,他肯定会站出来庇护他的。”

    他一口气说完所有的话,就看着虎娃,等他定夺。

    让他没想到的是,虎娃却立马看着他呵斥道“你早早知道这个事,为什么不上报啊,最少让上级知道,要不你自己也以动手把他们给铲除了,你为什么不做。”

    “我为什么要做?用什么身份?见义勇为吗?”光头立马反问。“这个国家给我的只有排斥和敌视,我既然没有享受权利为什么要尽义务?”

    虎娃顿时头疼,听到这些话,他真想上去抽光头两巴掌,只是他知道自己打不过他。

    “你,简直,难道你就一点人性都没有啊。”他伸手指着光头怒骂道。“你个混蛋,你知道就因为你的不作为,有多少女人要被糟蹋了吗。”

    他说着,就愤愤的拉开门往楼下走去。

    “站在你的角度上你没错,但是站在我们的角度上,你的确是错了,不管你说出一千万个理由,这里都是你的家乡,你活在这里,就要为这里做点什么。”木风也看着他说道,然后转身下楼。

    光头一愣,眉宇间露出一丝挣扎,然后很快消失,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大龙县城郊区,曾经的大龙造纸厂正静静的呆在那里。

    这座曾经辉煌的造纸厂在改革了以后就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产了,这里现在已经成了野生动物的集聚地了。

    三个人在靠近大门不远的地方下了车,木风把车开到地里,拉上伪装网把车给掩盖了起来,三个人这才往里面摸去。

    “你说我们三个人去能行吗,万一里面有几十个人的话,我们不是完了啊。”靠在造纸厂的墙上,虎娃这会才想起害怕了,看着木风有些担心的问道;“要不我们回去一个人给警察局通风报信去。”

    木风顿时摇摇头,说道“不用,警察来了事就变得麻烦了,这里的领导者既然是副局长黄大有的弟弟,我们去通风报信保不准黄大有肯定会通知他弟弟,反而打草惊蛇了,放心吧,即便是有几十个人,在这个变态面前,也没有还手的力气的。”

    他说着,看向了旁边的光头。

    “哼,就怕他不肯用力。”虎娃看着光头冷嘲热讽的说道“里面的人肯定还没到八十岁,胳膊腿还没老化了,他进去了就肯定害怕的不敢动了。”

    听到他的话,光头不由一愣,然后摇摇头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威胁,任何威胁你的存在,我都会一一清除。”

    虎娃这才放心了一些,回头看着木风。

    “你能不能教我一点攻击的手段啊,我现在就一个力气大,其他啥本事也没有啊。”他有些匆忙的问道。

    木风一愣,想了想,说道“现在临阵能教你的东西还真不多,让我想想啊。”

    “你的瞄准能力怎么样。”光头开口了,看着虎娃问道。

    “瞄准能力?”虎娃问道“你说的是不是准头啊,我不是给你吹啊,三十米外,我用石头砸鸟窝,一砸一个准。”

    听到他说自己的“光荣往事”,木风和光头都不由一愣,然后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那你喜欢玩暗器吗。”

    “喜欢啊。”虎娃立马兴奋的说道。

    “还是你说吧,你的暗器水平要比我高很多。”木风看着光头谦让的说道。

    光头也不矫,就临阵开始教虎娃暗器的使用方法。

    不到几分钟,他就完全惊讶了。

    因为他发现虎娃的学习能力完全不是他能想象的快速。

    “你简直就是个变态。”看着虎娃随手拿了一根树枝一条线笔直的扔出了五六米打断了一根草尖,木风也忍不住撇了撇嘴说道。

    虎娃则是嘿嘿一笑,心里此刻是充满了自信,立马挥手说“走,我们进去,我能听得出来,门口有两个人,再往里面应该有个小门,旁边还有两个人,这些家伙竟然还派了人在巡逻放哨。”

    听到他的话,两个人再次一愣,惊讶的看着虎娃,因为他们只是听到了外面门口有两个人,却都没有听出来里面小门边上竟然也有两个人。

    这种听力,的确是有些惊世骇俗了。

    不过虎娃却没在意他们的表,他现在就一心想要当一把英雄。

    进到门里面,两个青年立马就看到了他,只是刚看到他就感觉一颗石子砸向了自己的脑门,一阵眩晕的感觉传来,顿时就两腿一软倒了下去。

    木风和光头赶紧一边一个把他们给扶住,缓缓的放在地上。

    “我擦,你也学的太快了,这么快就学会隔空打穴了。”光头也忍不住爆粗口了。

    “这很难吗?”虎娃奇怪的看着他问道。

    顿时两个人都无语。

    “走吧走吧,不说这个了。”木风挥手说道。

    他发现跟这个家伙在一起说话太多了就是在没事找打击。

    往前走,不过七八米,又是一个小门,虎娃还是如法炮制,再次得手,不由信心变得更强了。

    又走了一截,就看到一个厂房,里面还亮着灯,外面没人看着,虎娃不由一愣,就缓缓的摸了过去,还没到窗户边上,就先听到了一阵凄惨的叫声,还有一阵男人的喘息声,打骂声。

    趴在窗户上往里面一看,顿时就惊呆了。

    木风和光头也跟过去往里面一看,也都愣住了。

    因为里面的景象实在是有些太过骇人听闻了。

    最少有几十个女孩正赤身**的被关在一个个铁笼子里,一个身材姣好的约么三十多岁的女人正赤身**的坐在一张摇椅上抽着烟看着眼前的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年轻的少妇肆意的侵犯者。

    “他妈的,这群人渣,几十个女孩啊,里面还有一些一看就不是本地的女孩,他们竟然都给关在笼子里了。”虎娃小声的骂道,心里竟然闪过一丝羡慕,只是一闪而过。

    就在这时,光头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躺在摇椅上的女人应该就是黄大有的妻子,他们一家的关系,太复杂了,只有黄大有一个受气包,说起来,他也够窝囊的。”

    “什么,你说里面那个女人是黄大有的媳妇。”虎娃顿时惊讶了,再次趴在窗口上一看,发现女人的确还有几分姿色,特别是胸前的两座山峰,是相当的挺拔,让他隔得这么远都看的浑身一阵燥热,急忙低下头。“我去啊,你的意思是,他知道自己媳妇和自己弟弟鬼混在一起还贩卖人口竟然都在忍着?”

    “他也太极品了吧。”

    木风顿时摇摇头,说道“其实最极品的应该算是黄大有那个奇葩的母亲,你不知道,黄大有是个非常孝顺的儿子,基本上对母亲的话是听计从,也因为这,才导致了这场悲剧。”

    “怎么你这会也好像什么都知道了。”虎娃立马看着他问道。

    “我说是猜的,你信吗?”木风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说道。

    “不许动,谁敢动我就弄死他。”一脚踢开铁门,虎娃顿时就伸手指着眼前的五个人大吼着。

    顿时,五个人先是一愣,就连那个正在办事的男人都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他,所有被关在铁笼子里的女人则是脸上都带着一丝希望的光芒。

    “你他妈是哪里冒出来的。”那个正在办事的男人被打扰了雅兴,第一个反应过来,冲着虎娃就吼道,只是话音还没落下就感觉到脑袋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然后一阵眩晕的感觉传来,噗通就趴在女人的肚皮上不动弹了。

    女人看到他不动弹了,下面的水都流了出来,以为他死了,赶紧把他给推开,拉着床单下了床缩在墙角,一脸恐惧的看着进来的几个人。

    “我再说一遍,你们四个,立马给我靠边站着,谁jb敢给老子动一下,刚刚那个人就是下场。”虎娃再次喊道,然后看着一个想要动弹的男人手上的石子再次飞出,打在了他的腿上,男人吃痛,顿时就噗通的一下跪在了地上。

    看到他这神奇的一招,再加上背后还跟着一个一脸深沉,一看就是高手的光头男人,几个人顿时就怕了。

    “你们想做什么,你们怎么知道这里的,快点说,或许还有一点活路,不然的话,一会我绝对把你们一个个都给剁成肉末,喂鱼了。”跪在地上的男人一脸恶狠狠的看着虎娃吼道。

    听到这话,虎娃直接就笑了。

    “他妈的,现在还给老子说这种话,看来你是真的不见阎王不流泪啊。”虎娃说着,一个箭步就冲着他奔走了过去,但是却好像冲刺的方向错了,最后一脚踩在了刚刚那个男人趴着的床上。

    “咔嚓。”

    一声木头断裂的声音,木床床边上的粗杆竟然被他一脚给踩断了。

    顿时,几个人才怕了。

    “你,你想做什么。”

    男人立马就怕了,一边在身旁两个男人的搀扶下想要起来,一边警惕的看着虎娃,眼神在门口的方向不时的瞄着。

    “我想做什么,我想做的事多了。”虎娃冷笑一下,走到边上的桌子前,拿起了上面的一个黄色瓶子,看了下上面的标签,脸上露出一阵戏谑的表,拿着瓶子就往男人的身边走。

    “你们谁是黄华生,现在站出来,还能免一死,不然的话,必死无疑,不要奢望你门口的那几个人能够有用,我tmd敢来这里,难道就不知道在门口放几个人守着啊,你真以为我就两个人来的啊。”

    这句话,立马就把几个人心里原本剩余的一点希望全部给捻灭了,刚刚跪在地上的那个男人顿时也愣住了,看了看门口,然后看了看虎娃,脸色竟然开始变得平静了起来。

    “你究竟是谁,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是要钱的话,好说,要多少,尽管开口。”他很大气的说道。

    在他看来,对方能够来这里而不是报警,应该就是为了钱来的。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笑了。

    “好,看来你就是黄华生了,其实我早该猜到是你了,既然你这么识时务,那好,我就开口了,我要两千万,你有吗。”他说着,戏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自从上次木风开口到王长贵那里要了两千万得逞了以后,虎娃的胃口就开始变得无穷大了。

    “啊,两千万,是不是太多了点啊,我哪有那么多钱啊。”黄华生顿时就惊讶的叫道,一脸恐惧的看着这个胃口无比大的家伙。

    他现在是悔的厂子都青了,本来自己送货自己完全以不来的,但是却想要来找个小女好好玩一把所以来了,没想到竟然碰上了这种倒霉事,让别人抢劫到自己家门口了。

    他本来想,几十万的话,就给了,当是破财消灾了,以后再好好收拾他们,但是没想到人家的胃口竟然这么大。

    “哼,你真以为我是傻子么,两千万对你来说也许有些难,但是绝对能拿出来。”

    虎娃顿时就冲他冷哼道,如果他没有说那一句“是不是太多了”虎娃或许还相信他真的没有,但是他既然说了这句话,虎娃就相信他肯定是有这笔钱的。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黄华生到现在才算是真的怕了,听到人家的话,他感觉人家对他好像十分了解一样。“你说实话,你究竟是来求财的,还是来砸场子的。”

    虎娃再次冷哼,说道“别和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我只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给我两千万,我立马转身走人,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不然的话,我也不介意做一次好人,把你们和这些女孩全部用车给拉到省公安厅门口去,我看到时候你哥哥他能不能救得了你。”

    一句话,彻底的把黄华生原本的一丝侥幸的想法给完全捻灭了。

    “不要,千万不要,兄弟,我知道你们就是来求财的,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只是两千万太多了,你要给我点时间才行啊。”

    黄华生简直快要哭了,他现在就想拖延一点时间,等门口他藏着的几个人发挥作用。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一个年轻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全部搞定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人物呢,原来也就几条小鱼。”木风走进来就看着虎娃轻松的笑道。

    虎娃点点头,然后看着眼前的黄华生说道“现在你应该死心了吧。”

    他说着,又冷哼了一下,让黄华生不由感觉到浑身一颤。

    “你不老实也以,你应该知道我手上这个药是干什么用的吧,你说,如果我把这瓶药喂给你身边这两个男人,再把那个晕倒的男人给弄起来也给他喂上,然后,把你们四个关在一个房间里,你说会不会发生什么美妙的事啊。”

    他说的很慢,脸上带着笑容,语气里带着和煦。

    只是黄华生顿时就怕了,无比的怕,非常的怕。

    他当然知道虎娃手上的药瓶里装的是什么东西,那是高浓度的壮阳药,如果真的发生他说的那种事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他想着,都感觉自己屁股上一阵冰凉。

    “你,你不能这样。”他看着虎娃说道“两千万,你让我现在到哪里去弄啊,这里又不是我家。”

    他说着,求饶的看着虎娃。

    “要不这样吧,你给我一天的时间,我绝对把钱打到你的账户上,你看以吗。”

    他还想讨价还价,一天的时间足够他做很多的事了。

    “看来你是想让我喂他们吃药了,不过也没关系,你们四个不够玩的话,她也以加入啊,我看她在这里一丝不挂,应该也是个**荡妇,应该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事吧。”

    虎娃说着,终于把火引到了一旁摇椅上躺着的女人身上。

    女人本来已经害怕的浑身缩了起来,听到这句话,顿时就吓的尖叫了起来。

    “你不能,你不能这样,我丈夫是黄大有,是公安局长,你这样对我,他会杀了你的,他真的会杀了你的。”她喊道“别让这些臭男人碰我。”

    听到最后这句话,虎娃不由一愣,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看向了光头。

    “你没猜错,她不喜欢男人,喜欢的是女人。”光头懒洋洋的说道,靠在了墙上,欣赏着虎娃在折腾。

    虎娃顿时就笑了,走过去伸手朝着女人的胸前摸了过去。

    “滚开,臭男人,不要碰我。”

    女人立马就伸手要把虎娃的手给打开,却被他反手一巴掌朝着脸上扇了过去。

    “tmd,臭婊子,就你这种货色,我肯摸你那是看得起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就你这样的,如果死了,怕是黄大有能烧香拜佛了。”

    他恶狠狠的说着,然后就在女人惊愕的目光下,伸手在她的一对山峰上狠狠一抓。

    “嗯,不错,手感还行。”他说着,回头看着三个男人说道“你们想不想睡了她啊,我想你们都没碰过她吧。”

    听到这话,黄华生不由就没出息的咽了口唾沫。

    对这个嫂子,他是垂涎已久了。

    倒不是说她的身材多么好,而是因为,男人对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总是特别的想要。

    “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了,你不要碰我,我什么都给你,我,他不给你钱,我给你啊,我有钱,我还有债券,不记名的,就在我的包里,还有存折。”

    女人立马就怕了,看着虎娃求饶的说道;“我还知道黄华生的钱在哪里放着,他有几张存折就在那边的保险箱里,密码是525254,钥匙就在他身上,他还有一部分钱在老家的炕底下埋着,他老家在西古镇三王村,你到那里问黄华生大家都知道的。”

    这世界有两个最怕的事,第一个是得罪了女人,第二个是找到一个女人做搭档。

    现在黄华生就在享受这第二个趣。

    感觉到自己受到了威胁,这个女人一股脑的把他的所有秘密都给捅了出去,让他几乎变成了一个光身子。

    “你个混账女人,你他妈怎么知道我保险柜的密码的。”黄华生立马就冲着女人吼道,一脚就想踢过来,却被虎娃轻描淡写的一脚给踢了回去,把他和扶着他的两个男人一起提倒在了地上。

    “哥哥,你饶了我们吧,我就是跟着黄哥混的,我就是一个小弟,我也没钱,你就让我们兄弟走吧。”

    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的两个人忽然朝着虎娃跪下一脸乞求的说道。

    看到这一幕,虎娃顿时就笑了。

    看着他们笑道“放过你们啊,没什么问题,只要我得到了黄华生和这个女人的所有钱,我当然会放了你们,我要你们又没用,杀了还要犯法,你们说是不是啊。”

    他这句话无疑就像是黑暗中的灯塔一样,让两个男人顿时就充满了无穷的动力。

    不到五分钟,黄华生的所有资产都被放到了虎娃的面前,看着眼前的一捆存折还有一个白色的信封,虎娃顿时就愣住了,就连见多识广的木风和光头都愣住了。

    “我艹,这么多。”

    虎娃骂道,翻开存折看了起来,发现这一捆存折全部都是五万块一张的,户名都不一样,看样子有将近一百张,也就是说,这些存折最少价值五百万。

    拆开白色信封,就看到里面有一张合约一样的东西。

    “你们谁过来帮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我不认识。”虎娃立马冲着两个人喊道。

    听到他的话,木风就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拿过他手上的东西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这,这是不记名债券,还有一份股权转让书,还是思科公司十万股的股权转让书,按照现在思科公司的股价,这份转让书最少价值两百万美元,换算成华夏币,最少两千万,看来这个家伙是真的有钱啊。”

    木风惊讶的说道,继续往下看,然后再次惊讶了。

    “我去啊,这竟然是个空白的转让书,也就是说,不管谁在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这十万股的股权就是谁的了,这个家伙一定是担心东窗事发了背的财产数额太大才这么干的,他这样,即便是被抓了,也能否认这不是他自己的,但是没想到,给你做了嫁衣啊。”

    听到这话,虎娃立马就低头开始找什么东西。

    “额,你找什么啊。”木风顿时问道。

    “你不是说签上谁的名字就是谁的吗,我在找笔啊。”虎娃说道。

    木风顿时无语了。

    这个家伙,太财迷了,见到钱就不要命了。

    终于,在木风的指导下,虎娃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把信封装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指挥着两个人把这些存折前部装进了一个黑色的背包里背在自己身上,这才长呼了一口气,看着一旁的女人。

    “是了,你不是说你还有几张债券什么的吗,给我吧,反正你要那也没什么用。”

    他说着,露出恶魔一样的笑容。

    女人是彻底怕了他的手段,赶紧就光着身子跑到一边拿过来一个红色的包包,从里面也拿出了一个白色的信封,虎娃接过来直接就递给了木风。

    木风打开一看,顿时再次愣住了。

    “不是吧,又是十万股,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思科公司最近才上市,你们一定是在它发行的时候抄底了他们公司的股票,按照那个时候的价格,你们这十万股顶多只需要几十万美元,也就是几百万华夏币,看来你们很有钱啊,我记得贩卖人口没这么赚钱啊。”

    听到这话,顿时女人就反驳了起来。

    “你弄错了,我们这些股票当时花了一百万美元呢,而且,这些钱都不是干这个来的,都是正当的来源。”

    听到她说是正当来源,虎娃立马就笑了,再次拿着笔熟练的签上自己的名字,这才说道“我就喜欢正当来源的东西,不过不管这些来源是什么,现在都是我的了,没你什么事了,你不是还有存折什么的吗,都拿来吧,我感觉这些危险物还是我来保管比较好。”

    他说着,先很自然的把信封装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冲着女人伸手。

    又搜刮了几张存折,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才一脸教训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说道“就是嘛,你说你们一群没文化的人口贩子,还弄什么股票,弄什么债券啊,你们懂吗,这些东西啊,就是我这种有高等知识的人才能搞的,以后不要胡球乱搞了,听到了没啊。”

    说实话,到现在虎娃都还不知道到底什么是股票,不过他知道,这是一种值钱的东西。

    对他来说,知道值钱就行了。

    听到他的话,几个人顿时无语,特别是王秋艳,作为黄大有的老婆,她不是什么都不懂,反而,她是正宗的大学生,还在国外呆了两年,肚子里的知识相当的多,他们几个人干这种勾当,也是她在出谋划策。

    “算了,也不和你们说这些高深的事了。”虎娃一脸装逼的说道,然后迅雷不及掩耳的捏开眼前两个男人的嘴巴,把手上不经意间准备好的壮阳药给他们塞了进去。

    他的动作太快,等到两个人反映过来的时候,一个人最少已经吃了五六片药了。

    “你,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你已经拿了钱了,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看到他的动作,黄华生顿时就怕了。

    两个男人的眼神里也都是一阵绝望,他们很清楚那种药的厉害,平日里吃一片都让人感觉浑身燥热的不行,现在一口气吃了这么多,还不把人给烧死啊。

    虎娃则是很无所谓的打了个哈欠,冲着两个男人说道“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憋死,第二,去找黄华生吧,这些女人都是老子的,你们谁敢碰一下,我立马弄死他。”

    驱狼吞虎,这就是他现在要做的事。

    听到他的话,两个男人顿时就开始纠结了起来。

    作为男人,他们的性取向很正常,是他们也很相信眼前这个男人真能把他们给弄死,感觉到身上越来越厉害的躁动,终于,其中的一个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冲着黄华生就冲了过去。

    有人带头,另一个男人也顿时冲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虎娃一把走过去把床上趴着的那个男人也给拎了起来,一把把他给拍醒,在他嘴里也扔了几片药,把他也扔到了黄华生的边上。

    男人本来还在迷糊,忽然就感觉到自己身上强烈的燥热,惊恐的看了看背后,又看到自己的两个同伴正在扒自己老板的衣服,顿时咬咬牙也加入了进去。

    三个男人对付一个,黄华生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很快就被制服了。

    “啊···”

    随着一声凄厉的嘶吼和一声舒服的长呼,黄华生终于菊花不保。

    看着四个男人乱战一团,顿时旁边的木风就感觉一阵作呕的感觉,黄大有媳妇也脸色一阵苍白,就只有虎娃的表很平淡。

    “对于这种罪大恶极的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也感受感受被侵犯的滋味。”虎娃一脸严肃的说道“我一直相信一句话,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犯过的错误负责,如这等大奸大恶之徒,人若不除,天必诛之。”

    他装逼完了,这才转过身一把把黄大有媳妇给反抱在了怀里。

    感觉自己被男人给抱住了,王秋艳感觉自己浑身都僵硬了起来,她这一生,除了被黄大有碰过以外,还没给任何男人碰过一次。

    “不要,求你,不要,我不想。”她快哭了,咬着牙不敢动弹一下。

    虎娃却不管她,继续在她耳边哈着热气。

    “女人就应该伺候男人,我只是想教育教育你,女人找女人是不对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以把你收在身边,好好的让你享受享受。”虎娃说着,一只手已经顺着她平坦的小腹到达了她那已经汩汩流水的山谷,两只指头用力,顿时就顺着山谷伸了进去。

    “啊,不要。”

    王秋艳喊道,但是同时却感觉到一阵极其强烈的刺激感。

    女人之所以成为女同,一方面是因为她因为某些原因讨厌异性,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异性给不了她足够的刺激感。

    虎娃明显是个例外,皇帝气功或许真的有吸引女人的力量。

    他抱着王秋艳的时候,她竟然没有太过激烈的反抗,只是当她看到虎娃那根庞然大物的时候,顿时就惊呆了,做出的反应让虎娃都吃惊了。

    “好大,好舒服。”

    她说着,竟然跪在了地上,两只手抱着虎娃的大家伙贴在自己的脸上,那样子就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

    然后就在虎娃目瞪口呆之下,她一口就把虎娃的家伙给吞了下去,用力的允吸了起来。

    女同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嘴功要比其他女人要好的多的多,虎娃顿时就被她吸的浑身发麻。

    看到他们开始胡天胡地了,木风顿时就无奈的叹了口气,再次站到了门口,铁笼子里的女孩们也都愣住了,愣愣的看着这个她们所引以为救星的男人就在自己面前和囚禁了自己等人许久的女人发生关系。

    “舒服吗。”

    看着她一副标准**的样子,虎娃顿时就伸手抚摸着她的脑袋说道。

    “舒服,舒服。”

    王秋艳说着,却还不肯放开虎娃的大家伙,依旧不要命的允吸着,好像是见到了这个世界最好的东西一样。

    虎娃终于明白了一些,这个女人,怕是还有书上说的那种强迫症。

    顿时,也不多说什么,一把把她给抱了起来,让她躺在那张床上,举枪就刺了过去。

    “啊···”

    他一进入,她顿时就发出了一声高昂的叫声。

    虎娃则是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一片未被开发过的处女地一样,紧凑,潮湿,滑嫩的感觉让他感觉灵魂都在震荡,一股血气直往脑袋上冲,忍不住就想再往里面进入。

    “不要,慢点,慢点,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王秋艳顿时就求饶着,只是没一会,她又开始主动进攻了起来。

    一来二去,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她终于被虎娃给弄的放倒了,闭着眼睛舔着舌头一脸享受的躺在床上,两条腿大大的分开,显然是舒服的透彻了。

    “你个荡妇,我都不忍心把你给弄死了。”虎娃看着她一脸叹息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光头走了过来,一脸淡漠的看着他说道“最好是把这个女人给收在身边,她了不得,哈佛商学院进修了两年,一流的金融高材生,留在身边对你只有好处没坏处,看她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典型的性强迫症症状,你天生资本雄厚,软硬交加,用不了多久就能把她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看就到 )。.。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