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我艹,这都行

小说:乡村活寡美人沟 作者:一窝驴

    他到现在才算是真正的明白了为什么皇帝气功要叫皇帝气功了。

    因为这种气功完全就是给皇帝准备的。

    在古代,只有皇帝才能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无数女人伺候,而皇帝气功的根本宗旨就是采阴补阳,或者说是阴阳双修。

    只是,鲜有几个皇帝有虎娃这么大的资本和精力。

    “用力,用力,再用力一点,快点用力啊,你个死人。”吴燕喘着粗气喊道。

    虎娃却丝毫都不着急,两只手在她光洁的臀部上轻轻的抚摸着,一样是缓缓的运动着,也不深入,就那么磨着。

    吴燕很快就被他给弄得着急了,浑身的欲火都快要把人给烤干了,不断的扭着屁股就想冲着虎娃撞过去。

    但是每次,她只要撞过来,虎娃就躲开。

    “你想憋死我啊,赶紧给我,快点。”吴燕着急了,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就想去抓虎娃的家伙,却被虎娃把手给抓住了。

    “不要乱动,先让我享受一会再说啊。”虎娃说着,眼睛闭着,一脸舒服的样子。

    然后,在吴燕一愣的时候,他猛的深入了最深处,开始攻城伐地。

    “啊,就要这样,快点,快点。”吴燕立马就再次叫了起来。

    两个人折腾了一个小时左右,虎娃这才放松了身体,达到了快的巅峰,而吴燕则是已经趴在了桌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经过这么一番的折腾,虎娃不仅没有疲惫,反而感觉心里原本的那股疲惫感觉消失的无影无踪,身体里的气功运转再次流畅了几分,舒服极了。

    过了一会,两个人刚刚开始穿衣服,就听到楼道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顿时就急忙穿起了衣服。

    “我先出去。”

    两个人穿好了衣服,虎娃立马就冲着吴燕小声的说道,然后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把门给打开,探脑袋出去在楼道上一看,没人,这才走了出去,在楼道上摆出一个往里走的姿势,这才一本正经的往里面走。

    刚走了没几步,就看到王茹从县长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呀,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吓我一跳。”她看着虎娃说道。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心里一阵轻松,知道她没有发现他和吴燕的事。

    “咋啦,是规定我走路必须要噼里啪啦的啊,从你上楼我就一直跟着你,到现在你都没发现,真笨啊。”他打趣的看着王茹,笑道。

    王如一愣,说道“真的?我就说,怎么总感觉背后凉凉的,原来是你个坏蛋在跟踪我啊。”

    打打闹闹中,他们两个刚刚把两个办公室给收拾完,刘殿德就来了。

    “呀,虎娃,你真来了啊,哎呀,身体不舒服就多休息几天嘛,又不会少给你发工资,你放心,你这几天的请假都属于公休。”他立马笑呵呵的看着虎娃说道。

    虎娃一愣,急忙看着他说道“刘书记,不用了,真不用了,我身体倍儿棒,你看,我像是没精神的样子吗,我才来就一直休息,给其他人看到了,不好看。”

    他说着,露出一阵憨厚的傻笑。

    刘殿德一愣,顿时心里对虎娃是十分的满意,心里直呼这个家伙会办事,知道护着自己的面子。

    “好,很好,哈哈,走,今天我带你出去转转,你来了几天了,现在县里的领导一个都还不认识,这不行。”他说道,就准备走。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吴燕忽然从办公室跑了出来,看见刘殿德,就冲着他喊道“刘书记,出事了,刚刚接到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说我们县小学门口发生了一起持刀劫持人的况,现在公安局的人已经过去和凶犯交涉了,你看我们是不是也去看看。”

    “去,当然去了。”刘殿德立马就眼睛一瞪,说道“太无法无天了,大早上,竟然敢在小学门口劫持人质,是了,那边有没有说劫持的是什么人。”

    他看着吴燕问道。

    “说了,是一个八岁的小女孩,电话里说孩子现在吓的一直在哭。”她说道。

    听到这话,刘殿德立马喷出了一句脏话。

    “他妈的,太没人性了,走,虎娃,跟着我走,吴燕你也跟上,你是主管教育的副县长,应该去。”他说着,就快步的往楼外走去。

    虎娃急忙也跟了上去,走了两步,看着也想跟上来的王茹说道“你留下,去了危险。”

    然后才跟了上去。

    听到他的话,王茹不由感觉心里一阵暖流,停下了脚步,没有走,只是看着虎娃的背影眼神里闪过一丝温柔的光芒。

    女人是非常容易被感动的动物,一句温馨的话,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一声随意的呵护,都有能让她对你别有看法,甚至铭记众生。

    县小学距离县委并不是很远,出了门,左拐两条街就到了,开车不过就两分钟的路。

    “我是咱们县公安局局长肖勇,我命令你,立马把刀放下,还能减轻你的罪责,不然的话·····”

    虎娃还没下车,就听到一个大喇叭正在喊着这样的声音,立马就愣住了,爆了粗口。

    “我艹,他这是在把人往死逼啊,这人如果被他逼到绝路了,很能会下杀手的。”

    他这么一喊,顿时刘殿德就惊了一下,富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下车急匆匆的往人群里走去,虎娃急忙跟上,木风和光头对视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让一让,这是咱们县委书记。”虎娃高喊着,护着刘殿德往里面走去。

    听到这声音,围观的人群和警察都纷纷让开。

    “书记,你来了,我都快急死了,这个家伙完全就是一个榆木,就坐在那,一句话也不说,就拿着刀顶着孩子的脖子。”肖勇看到刘殿德来了,立马就冲着他着急的说道。

    说着,还擦了下脑门上的汗。

    虎娃白了他一眼,然后看向了那个劫持人质的方向。

    只见,是一个四十多岁农民模样的人,正抱着一个约么七八岁的小女孩,手上拿着一把柴刀,就搁在小女孩的脖子上,小女孩似乎是哭累了,也许是害怕,眼睛紧紧的闭着不敢睁开。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紧张的神,十分的淡然,好像是在等死一样,看到这一幕,虎娃顿时就心里一惊。

    “不好,他根本不是想要劫持人质,他这是想要寻死。”

    他立马喊道,就往那边走去。

    “虎娃,回来,你去那边干什么,胡闹,危险。”看到他的动作,刘殿德立马吓了一跳,冲他喊道“公安局长都在这呢,要你逞能啊。”

    他是担心虎娃遇到危险,有人找他麻烦。

    但是就心底来说,他还是想虎娃能够把这个事给处理了,因为如果那样的话,这个事就属于县委给解决了,而不是公安局,他就能再积累点政绩了。

    “相信我,对付这种人,我有办法。”虎娃冲着刘殿德笑了一下,然后看着肖勇说道“肖局长,不介意我去试试吧。”

    听到这话,肖勇第一时间是看刘殿德,毕竟虎娃是他的人。

    看到虎娃这么有信心,再看到他背后的木风和那个不知名的光头,刘殿德就点了点头。

    心想“即便是他有什么危险,也有背后那位护着,不能有太大的危险的。”

    “那你去吧,记得,注意安全。”肖勇看到刘殿德点头,立马就冲虎娃说道。

    虎娃这才缓缓的往那边走去。

    “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看到他走过来,顿时那个中年农民就紧张了起来,冲着他喊道。

    虎娃立马就停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中华烟,撕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一根,朝着他做出一个递烟的动作。

    “来一根?”他问道。

    中年农民看到他的动作,显然一愣,看着他手上的烟咽了口唾沫,但还是摇了摇头。

    很紧张的说道“不用了,我知道你的企图,你就是想把我的刀给夺走,我告诉你,不要想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别紧张,没啥事,我只是给你递根烟而已。”虎娃说着,就在距离他两米左右的距离,席地坐了下来。

    一坐下,他就哎呀的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是个农民,应该说农民的儿子,我爸的年龄应该和你差不了多少,他今年,四十五了。”

    他一句话,顿时让中年男人愣住了,眼神里开始飘忽了起来,但很快就变得坚定了起来。

    “烟给你扔过去,想抽就抽一根吧,这有打火机,你一只手就能做到。”虎娃说着,把手上的烟和打火机一起朝他扔了过去,正好扔到了他的手边。

    男人一愣,犹豫了一下,还是抽了一根烟吊在嘴上点燃了,狠狠的吸了一口。

    这时候,原本闭着眼睛的小女孩也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虎娃,眼睛里带着渴求的神色。

    “不许哭,你再哭的话,我就让他把你杀咯。”看着小女孩又想哭,虎娃立马吓唬了一句。

    这句话还真顶用,小女孩立马就不敢哭了,愣愣的看着虎娃,不明白他究竟是来干什么的,后面的警察和围观的人听到这句话,也都被雷住了,看着虎娃,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虎娃说道“说吧,你有什么冤,说出来,我保证你即便是坐进去了,事也绝对给你办了,相信我,咱农村人不会说谎。”

    听到这话,男人再次一愣,惊讶的看着他,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道“我老婆跟人跑了,儿子也让她给带走了,我想让政府帮我把老婆孩子找回来。”

    他说着,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就想要我老婆孩子,我再也不敢赌了,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帮我把他们给找回来吧。”

    他这一激动,把虎娃顿时给吓到了,因为他手上的柴刀已经在小女孩的脖子上刻出了血痕。

    “你他妈的是不是男人啊。”虎娃立马就站起来冲着他吼道,这下,原本在哭的男人立马就被他给吓住了,愣愣的看着他。

    “你他妈给我站起来。”虎娃再次一声怒吼,男人竟然不自禁的真的站了起来,把怀里的小女孩都给放开了,只是小女孩受到了惊吓,还是一动都不敢动,只是愣愣的看着虎娃,连哭都不敢哭,眼神里满是委屈。

    “妈的,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吓得老子一身的汗,还尼玛的准备为了你大闹一次公堂,没出息的货,真jb的把男人的脸都给丢光了,把刀给我扔了,扔了,听到了没,别尼玛的等我动手揍你,快点。”

    虎娃瞪着眼睛,看着男人怒声呵斥道,男人立马就赶紧把手上的刀给扔了,站在那一愣一愣的,看着虎娃,眼神里带着闪躲,显然是被他吓住了。

    背后,肖勇和刘殿德看到这一幕,都彻底呆住了。

    “我艹,这都以啊。”肖勇瞪着眼睛爆了一句粗口。

    刘殿德也是相当的无语。

    周围围观的警察和市民也都十分的无语,一个个愣愣的看着虎娃站在那里大训特训那个中年男人。

    “你tmd就不能有点出息啊,老婆跑了,你tmd活该,如果我是个女人,也不找你这种窝囊废,就你长的这jb样子,还jb的学人家赌博,裤衩输光了都是活该,就这点屁事,你还劫持人,简直tmd就是给咱大龙人丢脸。”

    虎娃是大骂特骂,但是却没人说他一句不是,反而有很多人感觉他骂的很对。

    直到警察已经把那个家伙给带走了,小女孩成功获救了,虎娃还在爆粗口。

    “我说这世界怎么会有这种窝囊废,就算是叛徒都比他要强十八倍。”他说着,看向了木风。

    木风顿时无语,转过头不理他,心想这家伙实在是太记仇了。

    这一天,因为这个事,刘殿德简直是笑死了。

    “虎娃,你早早回去吧,县里没什么事能忙了,今天你是大功臣了,我放你一天的假,让你好好休息休息,你简直是我的福星啊,这才来几天,干的这些事,是其他人一年都做不到的啊。”

    刘殿德对虎娃的评价是相当的高。

    这完全是因为虎娃的确帮了他的忙,而不是因为他背后势力的关系。

    虎娃也不矫,和他告别了就早早的走了。

    他的确还有事要做。

    因为大学马上就要开学了,已经将近一个月了,他都没有再见到王晓梦,的确有些想念这个小妮子了。

    另外,他也在想,要在她开学之前,把她给睡了,把关系给确定了。

    他不想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买了一些礼物,走到王晓梦住的地方,当初他给王晓梦买的房子是一个独立的小院,八成新,在一个家属院的后面。

    只是刚到门口,就看到门口贴着两张白对联,顿时,他就心里一突,急忙大步往里面走去。

    走进去,就看到王晓梦正跪在地上,院子里坐了好多人,有几个人脸上带着悲伤,但是大多脸上都很平静,王晓梦父亲的照片放在院子里的桌子上,是黑白照片。

    “出什么事了。”他一进门,就皱眉看着王晓梦问道。

    他能感觉到,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看到他的身影,王晓梦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就想要往他身边扑去,但是因为跪的时间太长了,两条腿发软,就往地上跌去,虎娃急忙一步上去把她抱在怀里。

    “没事,没事了,有我呢,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乖,告诉我,我给你做主。”他把王晓梦抱在怀里,一边说,一边拍着她的背。

    王晓梦则是光哭,闭着嘴,一个字都不说。

    “谁他妈的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虎娃立马就着急了,冲着周围的人就吼道。

    听到他的声音,立马就有人站起来想要离开,只是却看到门口的两边一边站着一个青年男人,其中的一个,正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认真的割指甲。

    “先说明白,究竟出什么事了,不然的话,今天谁也走不了。”虎娃再次怒喝,看着怀里王晓梦哭的难受的样子,他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边上一个嚣张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妈的,老子不就是撞死个瘸子吗,有那么大的事吗,非要闹的这么厉害,赔你十万块钱还不够啊,你想要多少,说啊。”

    听到这句话,虎娃立马眼睛就红了,死死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看着怀里的王晓梦问道“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放心,天塌了,有我扛着。”

    这句话顿时让原本六神无主的王晓梦心里好像有了支柱一样,说道“不是他撞的人,撞人的是一个中年人,开的是奔驰的车,这个人是他的司机,他们在这里堵着我,就是不让我报警,我爸,都让他们给火化了。”

    说着,王晓梦就再次趴在虎娃的怀里哭了起来。

    虎娃顿时全都明白了,立马就笑了,转头看着刚刚说话的那个人。

    “你说是你撞的人,是吧。”他笑着看着那个人问道。

    那是一个青年,穿的衣服还算正式,黑色的西装,听到虎娃的话,立马就很不屑的说道“就是老子,你要怎么滴啊。”

    显然,他很不把虎娃当一回事,说着,就往门外走去。

    只是刚走到门前,就被木风很潇洒的一脚给踢的飞了回去。

    “哎,又把脚给弄脏了。”他踢完了,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开始擦鞋,一边擦一边叹气着说道“我就说怎么一直感觉这么臭,原来是这里有一条狗。”

    年轻人躺倒在地上,顿时就有人过来扶他,还有几个就要上来收拾木风。

    “一个小小的江河集团的老总,都敢这么嚣张了,真是不理解啊。”他嘴里轻轻的叹道“回家给上面好好汇报一下吧,看看老爷子什么意见。”

    听到他的话,几个原本准备收拾他的人顿时都愣住了,你看我,我看你,犹豫了。

    “动手啊,我就不信了,就小小的大龙县,这么小的一潭池子,还能藏下一条龙王,他就是吓唬人的。”躺在地上的那个家伙应该是个带头的,好不容易缓过气就冲着几个人吼道“把这个人给我打残了,放心,医药费我出,回去了,一个人发一百块钱。”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百块对于这些出来混的人,不是个小数目了,再说了,几个人打一个,他们顿时心里的血气就被激发了,嗷嗷叫着就冲着木风冲了过去。

    “怎么总有人这么不要命呢。”木风叹了口气,身影一动,一个扫腿过去,五个人全部被放倒,只有第六个人也是最后一个,好像还有点功夫,竟然躲开了。

    只是他干了一件特别蠢的事,以为旁边的光头好欺负,竟然冲着光头冲了过去,只是后果当然很惨烈,他被光头打着哈欠一脚踢的飞出去了一米多,躺在地上呻吟了起来。

    这个时候,虎娃也被激发了血性,怒吼着说道;“江河集团是吧,好,很好,他妈的,老子今天就是不要这条命,也要把他给弄死。”

    “冷静。”木风顿时冲着他喊道“收拾一个小小的江河集团,我有一万种以上的方法让他的公司瞬间破产,没必要这么硬拼。”

    听到他的话,虎娃这才冷静了下来,点了点头。

    他知道,木风说的是实话,如果硬拼的话,他肯定不是人家一个集团老总的对手。

    “你们,立马给我滚蛋,回去告诉你们老总,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给他两个选择,第一,准备两千万的赔偿,第二,准备好偿命吧。”

    木风冲着地上躺着的那个带头的家伙说道,然后从自己口袋里再次掏出了那张红色的小本本,张开,放在了他的面前。

    “能看懂这个吗。”他看着地上的人问道。

    青年一愣,看向了红本本上的字,顿时就吓的两腿都软了,看着木风的眼神全是惊骇。

    “看来你是能看懂。”木风说着,收了自己的红本本。“那你应该知道,我是有杀人执照的,还有,我的身份,除了你和你的老板,谁也不能告诉,不然的话,就是违反国家安全罪,按叛国罪论处。”

    他冷冷的说道,然后看着虎娃说道“领导,这个事就交给我处理吧,你完全以放心了。”

    他这是在给虎娃长脸,他现在是虎娃的保镖,冲着虎娃叫一句领导,其实也不是什么不以的事。

    “嗯。”虎娃很配合的点了点头。

    听到这话,顿时原本就被吓得不轻的青年顿时感觉天都快塌了。

    “爷爷,我错了,我错了,我,我要是知道您的身份,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骂您啊。”他立马就艰难的爬了起来,就想给木风下跪,但是却看到木风伸手指了指虎娃。

    “他才是大领导。”

    听到他的话,青年急忙看向了虎娃。

    “不要给我下跪,会有辱我的颜面。”虎娃很臭屁的说道,青年顿时就纠结了,就听到他继续说“你们走吧,回去给你们老板说,给他三个小时的时间,到这里来,不然的话,他绝对完蛋了。”

    顿时,几个人再也不敢呆了,立马就连滚带爬的往外跑去,他们走了,院子里顿时就只剩下了三个人,其中一个女人哭的很凶。

    “她是你母亲吧。”虎娃看着王晓梦问道。

    “嗯。”王晓梦说道,看着女人的眼神充满了复杂。“其实我知道,她回来就是想要分这个房子,是,我又不能撵她走。”

    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感,显然,这个女人把她的心已经伤透了。

    虎娃顿时就知道要怎么做了,看着女人和另外两个人说道“这个院子,是我给晓梦买的,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所以,不管是你们谁,也没有继承权,如果你们是来继承房子的,那你们以走了。”

    听到这话,顿时原本在哭的女人都不哭了,愣愣的看着虎娃,然后撒泼一样的问道“不能,你买的房子,我明明看的房产证上是我丈夫的名字啊,不能的。”

    “没什么不能的,我当初把房子给晓梦的时候,还和她立下了另一张公证证明,你想要看的话,我以立马拿出来给你看。”虎娃立马看着他说道。

    听到他这么自信的话,再看着一脸冷漠的王晓梦,女人顿时就不哭了,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转身朝门外走去,另外的两个人也都跟着一起走了。

    看着他们离开,王晓梦原本还能站立的身体顿时软了下去。

    她再也经受不住了。

    (看就到 )。.。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