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急色

小说:乡村活寡美人沟 作者:一窝驴

    第六十七章急色

    “我靠,太不够意思了吧,把我扶进去啊。”木风顿时大叫,只是虎娃理都不理他,他只能看向旁边的光头。

    光头无奈的摇摇头,把他拎起来往里面走去。

    “医生,哪个是305,哪个,啊,师傅,你在啊。”三楼,虎娃正冲着医生大喊着,就看到了天星子正站在一个病房的门口,他的身旁,欧阳生静静的跟着,脸上一样的无喜无悲,只是虎娃能看出来,他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病房。

    “嘘嘘···你小声点。”天星子顿时就冲着他低声喊道。

    虎娃立马闭嘴,跑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木风呢。”天星子看着他问道,刚问完,就看到木风被光头搀着走了过来。

    看到光头,欧阳生原本平静的脸顿时微微一变,眼神里带着一丝警惕的神色。

    “你不应该来这里。”他看着光头说道。

    “我是他的保镖,他去哪里,我得跟着。”光头说道,把木风放开,然后悠然的走到了虎娃的背后站着,对于欧阳生,他显然也十分的忌惮。

    此刻,欧阳生的左手已经摆出了剑指,他已经做出了攻击的准备,对于这种高手,他不敢掉以轻心,特别是在这种自己这边全是弱者的前提下。

    他虽然号称百米之内无人能敌,但是也要看对手,对于光头这样的对手,他不敢夸下那么大的海口。

    “好了,都别闹了,月儿现在还生死不明,闹什么闹。”看着他们剑拔弩张的样子,天星子怒了,低沉的吼了一句。

    他的声音很低,但是却让每个人心里都产生了一种压抑的感觉,顿时,大家都沉默了,欧阳生的剑指也收了回去。

    “小风,过来。”天星子冲着强忍着难受做出一脸平静的木风喊道。

    木风立马走过去,刚走到天星子的身边,虎娃就看到了让他难以忘怀的一幕,天星子的手动了,真称得上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那手的速度之快,简直是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在木风身上拍打了一圈。

    然后他就看到木风脸上那股不舒服的气息竟然消失了。

    “谢谢师傅。”木风看着天星子鞠了一躬说道。

    天星子却是只叹了口气,没说话,眼睛看着眼前的病房。

    就在虎娃不解大家为什么只是站在门口而不进去的时候,门忽然开了,一个老医生走了出来,对着天星子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一脸恭敬的看着天星子说道“老爷子,对不起,我们实在是能力有限,要不然,您亲自出手吧。”

    “现在是什么况。”天星子眉头一皱问道。

    老人看了下身边的一群人,犹豫了一下,才说道“生机尽无。”

    听到这句话,虎娃顿时就怒了,怒火攻心,一发不收拾,指着医生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生机尽无是不是就是死了,他妈的,你个破jb医生,不会看病就滚回你老家吃屎去,我告诉你,如果她醒不来了,我把你全家都给弄死,还看我,看nmb啊,赶紧进去救人啊,都生机尽无了,你tm的还在这唧唧歪歪nmb啊。”

    一句话,简直把整个楼道所有人都给雷的是里郊外嫩,眼前的医生是气得浑身发抖伸手指着虎娃,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天星子几人则是一脸的奇怪,不知道虎娃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只有木风稍微能够理解虎娃。

    “别闹了,虎娃,闫医生是这里天京人民医院的院长,平时都不出来会诊的,这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出来的。”天星子立马就看着虎娃呵斥了一句。

    只是虎娃根本不买账。

    “狗屁jb的院长,完全tm的一坨狗屎,一个院长就jb给诊出了一个生机尽无,他怎么不生机尽无呢,让开,你个王八蛋,让我进去看看。”

    他说着,就推开眼前的老人,要往里面走。

    “你,你,太无法无天了,老爷子,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你赶紧阻止他,不能让他进去。”他冲着天星子喊道。

    只是刚刚说完,虎娃已经进去了,然后,很快,他就出来了,一只手拎着医生的衣领就把他给拎了起来撞在墙上,看着他的眼睛都快要冒火了。

    “我tmd艹,我就说你个老色鬼nmb的怎么来了个生机尽无,我师姐怎么身上一点衣服都没穿躺在那个玻璃池子里,还泡在水里,nmb的,活人都让你给泡死了,老色鬼,我郑重的再次警告你,如果她出任何事,我灭你全族。”

    他说完,就把医生往地上一甩,噗通一下摔在地上。

    “赶紧tm的去找一些女专家过来啊,看我能把人治好吗,滚,再看我,我立马把你孙女给xxoo了你信不信。”

    虎娃现在是相当的激动,十分的激动。

    因为他进入这个病房以后,就看到柔月浑身一丝不挂的躺在一个蓝色的玻璃池子里,好几个女医生正在围着她清理她身上的伤口。

    最关键的事就在这里,她的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脸上,脖子上,腿上,哪里都是。

    虎娃感觉自己的心都快碎了。

    这边,就在老人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天星子为虎娃说话了。

    “不好意思啊,严院长,我的徒弟他太心急他师姐了,所以有些冒犯,还请理解。”

    严公明现在十分郁闷啊,被人无缘无故的骂了一顿,然后还差点打了,还威胁的这么惨,但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谁让人家有那么一个厉害的师傅在顶着,这位大神,他惹不起。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里面那个女人,虽然全身是伤和烧焦的痕迹,但是脱光了衣服还是无比的诱人,他在里面的时候都很难压制自己的心让自己冷静。

    “看在您老的面子上,我就饶过他,但是我希望,没有下一次了,不然的话,我一定会为我自己讨个公道的。”他说着,冲着虎娃冷哼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走。

    看到他走了,虎娃立马就冲着天星子说道“师傅,你让我把他给弄死吧,我能感觉到他以后肯定要在背后阴我的,我不想被人惦记。”

    他这句话声音很低,几乎只有天星子一个人能听到。

    “你个大头鬼,还没闹够啊,乖乖的,等会专家团就来了,你要给我老实点,你没看你师傅我都乖乖的坐在门口啊。”天星子立马就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说道“你以为谁都能住在这个病房啊,你难道没看到整个三楼就只有一个病房,就是这个305啊,真是个榆木。”

    听到他的话,虎娃这才留心到,整个三楼好像真的只有这么一间病房,而且,一个病人也没有,只有一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而且,他刚刚在病房里也发现,那个病房开了好几个门,里面的高级仪器摆了很多。

    “好,我就相信他们一次。”虎娃闷闷的说道,站在了天星子的背后,心里却在思索刚刚那个老院长会怎么对怎么对付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楼道上传来了一阵噪杂的声音,几个穿着军装,表严肃的人往这边走了过来,其中带头的一个,肩膀上挂着两颗将星。

    走到天星子面前,他立马就立正,对着天星子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教官好。”他铿锵的喊道。

    他背后的的军人也都跟着他敬了礼,只是没说话,显然,他们没资格说话。

    “你来了啊,等着吧,专家团还没来,我还在等着呢。”天星子显然对他的到来并不感冒,脸上还是一点表没有。

    只是这个将军听到这句话就不淡定了。

    立马就喷了一句让所有人都不淡定的话。

    “格老子的,什么破专家团,这么金贵,到现在还不来,小辉,去问问他们现在在哪里,带一个团过去,请他们过来。”

    听到他的话,虎娃立马就跟着起哄。

    “好,将军威武,就要这样,tmd,你不知道,这医院里这些破医生,一个比一个牛气,简直是眼睛长在脑后勺,先弄死两个,看他们还嚣张不。”

    “你们俩都别闹了行不行,安静。”天星子再次不得不发话了。

    顿时几个人都沉默了,不过那个将军看着虎娃的眼神却带着一丝光亮,就好像见到了美女一样。

    “你怎么了,别这么看我,我是个很正常的人。”虎娃被他看的有些浑身不舒服,往开走了一点,距离他远了点,才说道。

    将军立马就挥手说道“别,别误会,我只是,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意思想当兵啊,你放心,你要当兵的话,等到我这个年龄了,最少也是个中将。”

    他先给了虎娃一个大蛋糕。

    虎娃一愣,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在这个时候,又来了一群人,还是一个挂着两颗将星的中年中将,带着一群士兵,押着一帮医生来了,看到众人,就兴奋了起来。

    喊道“呀,都在啊,教官,我把这群狗日的给压来了,tmd,我给他们说我的人在医院里躺着都快不行了,他们愣是没一个着急的,气的我简直快疯了,直接调了一个团,把他们给押过来了。”

    顿时所有的人都不淡定了。

    就连刚刚说要派一个团的这位中将都不淡定了。

    “都别吵了。”天星子有些厌烦的喊了一句,然后冲着一群医生喊道“你们不愿意给我徒弟看病是吧,好,很好,非常好。”

    他说着,脚狠狠的在地上跺了下去,顿时把脚底下的地板都给踩碎了。

    一群原本还想争执一下的老少医生们顿时都噤声了。

    “我告诉你们,我还没死呢,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如果里面的人真的就如那个狗屁院长说的一样,生机尽失的话,我让你们所有人,全家都生机尽失,回去问问你们的主子,当年老子杀人的时候,他们的娘都还没出生,我天星子说过的话,还从来没有食过。”

    他说着,浑身都在颤抖,显然,刚刚虎娃骂那个院长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憋着气,现在终于爆发了出来。

    他这一爆发,顿时把所有人都给惊呆了,虎娃和两个中将原本以为自己都已经足够牛气了,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是不够给力。

    谓是一句话激起千层浪,他这一句话,不仅仅是在给这群医生一个下马威,也在向那些他们背后怂恿着他们给他们底气的人宣战。

    “给你们一句金玉良,人要走路,不能吃屎,吃屎的那是狗。”

    天星子再次的一句话,让一群医生原本就已经很糟糕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糟糕了。

    虎娃也开始明白了一些东西。

    “这老家伙说自己一百多岁了,一百多年了,像他这种高手,应该肯定有不少厉害的徒子徒孙,看现在的样子,怕是和他的徒子徒孙对立的势力在作怪啊。”

    他又想起了那本厚黑学里的一些描述,说天京就是一潭看似平静的死水,但是却只有智者才知道,这一潭死水下面是暗涌重重,深不见底,不管谁下去,一不留神都要被吞噬掉。

    看着一群医生准备进病房里,虎娃立马就伸手把他们给挡住了。

    “他妈的,男医生全部留下,女医生以进去。”他冲着医生们没好气的吼道。

    对于这群甘为人狗的医生,他是十分的反感。

    “那怎么以,我们几个男医生才是这次会诊的主力,如果不让我们进去的话,出了问题谁负责,你负责吗。”一个年长的医生顿时就冲着虎娃吼道。

    虎娃顿时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冲着木风伸手道“把你的匕首给我。”

    “你要干什么?”木风奇怪的问道。

    “阉了他,他就能进去了,不然,我担心师姐的安全。”虎娃很认真的说道。

    顿时,众医生再也没什么意见,女的进去,男的留下。

    只是留下的也不敢走,毕竟医院外面现在还站着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这群人正儿八经是无法无天的主,就算是把他们给杀了,顶多回去就背个处分,只是他们就太冤枉了。

    混迹在天京许久,对于这些道理,他们太明白不过了。

    大不了,打死他们,说是士兵的枪走火了,他们死的更冤枉了。

    一群医生忙活了一段时间,出来却都是一个个摇头,最后又来了一批医生,却还是摇摇头出来了。

    “老爷子,您先坐下吧,先别着急,肯定有办法的,肯定有。”

    最先来的中将搬了个椅子给天星子,想要他坐下,但是却被他挥挥手拒绝了。

    “月儿,她刚出生的时候就跟着我了,那个时候,她才这么大。”天星子一脸的悲恸,用手比了一个大小,说道“我一直当她是我的亲生孙女,你们谁知道孙女死了是什么感觉,我都这个年龄了,你们怎么就那么狠心啊。”

    一句话,顿时所有人都沉默。

    两个中将,虎娃,包括后来来的一群医生,都沉默了。

    他们虽然以为了利益而放弃自己的尊严,但是每个人的心底都有自己的恪守底线,谁也不是木偶机械,都有感。

    “我来了,我来了,哎呀,没来迟吧,呀,老不死,你的头发怎么白了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老人的身影一阵风一样的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看到天星子,他第一时间先惊讶的叫了起来。

    天星子看到他,顿时就一脸的惊喜,一把抓住他喊道“啊,鬼手,你他妈的死哪去了,你管老子头发怎么白了,赶紧进去看看我孙女,她活不了了,我把你孙女给剁了。”

    “你个狗屎,你孙女死了管我孙女什么事,屁话先别说,我先进去了。”

    他说着,就急匆匆的要往里面走。

    就在这个时候,虎娃又一个闪身,把他给挡住了。

    天星子正要呵斥他不懂事,却看到他噗通一下给这个老人跪下了。

    “求你救她。”他说着,给老人郑重其事的磕了个头。

    老人显然愣住了,看了看他,然后看了看天星子,冲他说道“我看错眼了,你这个徒弟,收的不怨。”

    他说着,就几乎窜一样的跑进了病房里。

    空气中还留着他的声音。

    “我徒弟在后面给我背药箱,等会让她进来。”

    虎娃默默的站了起来,脸上再次带上了一丝兴奋,看着天星子说道“师傅,他是不是就是那位号称以医死人的鬼手。”

    天星子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心里此刻何尝不是抱着十足的希望,他知道,如果鬼手都救不活柔月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几乎没人能救活她了,不是他不相信现代的医疗,而是因为他太清楚自己徒弟的身体已经伤到什么程度了。

    一群医生听到这句话,顿时很多人都露出了不屑的表,议论纷纷了起来,只是却没有一个敢大声说话,天星子等人也懒得管他们。

    约么过了两分钟,一个二十出头,一身运动服,美貌惊人的女孩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后面跟了几个士兵,帮她抬着一个和衣柜一样的药箱。

    “我师父呢,我师父在哪里啊。”女孩一上楼就冲着众人喊道,她显然是认识天星子的,看到天星子,就立马跑了过来。“天爷爷,我爷爷呢。”

    在天星子面前,他又改口了。

    “在病房里呢,看来老东西是准备玩命了,把家底都给搬过来了,真是难为他了,小风,赶紧帮忙,把药箱给搬进去。”他急忙冲着木风喊道。

    听到他的话,木风的眼神这才从女孩的脸上挪开,微微一红,就要帮忙。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却听到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不用搬药箱了,六脉尽断,只有一丝气机,但是我,也不敢随意下手,她太柔弱了,根本承受不了我那大换天丹的药力。”

    随着这个声音,鬼手从房子里走了出来,一脸的无奈,颓废。

    “噗通。”

    一声轻响,虎娃再次跪下了。

    “求你,救她,若是不能救她,就杀了她。”他说话的时候,闭着眼,泪水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鬼手再次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不要为难我师父吗,我师父说不行,那肯定就是活不了了,大换天丹都救不活,那肯定是没戏了。”这时候,女孩忽然在身边有些不满的说道。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仿若来自地狱的阴冷声音。

    “如果你再敢说她不行了,我发誓,我绝对杀了你。”

    听到这句话,在场所有的人都感觉到背上一阵森凉,木风几乎是习惯性的就护在了女孩的面前。

    “虎娃,你不要发疯啊,她是你未来的师娘。”他不自禁的喷出了一句话,顿时虎娃无语,而女孩则是满脸的通红。

    “你胡说什么呢,我才不是呢,我才不是,谁喜欢你这个大色鬼,让开,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杀我。”女孩不依的说道,只是脸上带着一丝喜意。

    就在这个时候,鬼手发话了。

    “青儿,别闹了。”

    他是过来人,怎么看不出来跪着的这个青年,对病房里的女孩是用至深。

    “我真的,是无能为力,抱歉。”他说着,就准备走,只是刚走了一步,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惊喜的看着天星子。“老不死,你想不想救你的徒弟。”

    天星子一愣,立马说道“你废话,当然想了,怎么,你有好办法了。”

    “有,只是这个办法,我也不敢说有用,只是试试而已。”他说道,目光变得凝重了起来,看着身旁的两个将军说道;“让你的人立马把这些穿白大褂的人全部撵出去,让他们在大门口等着,我随时呼唤。”

    两个将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立马就照办了。

    “来人,清场,把我们没任务的人全部给我调集过来,这个楼层,从现在起,s级警备状态。”

    随着这声命令,顿时,士兵们就快速的运动了起来,医生们在抱怨声中再次被带离了三楼,就连三楼的所有护士都被清理走了。

    很快,整个三楼只剩下了天星子,欧阳生,鬼手,鬼手徒弟,木风,虎娃。

    “你怎么不走。”鬼手看着光头皱眉说道。

    “他不用走,我的秘密,他都知道。”虎娃摆摆手说道。

    但是光头还是说道“我去楼道口看着,放心,有我在,无人能来。”

    他一脸自信的说道,转身就大步的往楼道口走去。

    “我去另一边。”欧阳生也说道,走向了另一边。

    看到他们走了,木风又在旁边检查了一边,清理了所有的摄像头和监听器,这才冲着鬼手点了点头。

    鬼手这才松了口气,看着虎娃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神秘的法子,就是用你的血,换她的血。”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就犹豫了。

    “当然,你有权利拒绝的,我们谁也不会逼你的。”天星子看着他说道。

    鬼手徒弟,那个青儿则是撇了撇嘴说道“真胆小。”

    虎娃却不为所动,在众人有些不理解的目光下,闭着眼睛狠狠吸了口气,留恋的看了看外面的窗户,脸上忽然笑了,又神经质一般的轻轻摇了摇头,然后从口袋里把自己的几张存折拿出来,然后又脱了鞋,从鞋垫里拿出两张存折,在木风一脸惊愕的目光下放在他的手上。

    “师兄,这些,麻烦帮我给了我爸妈,给他们说,他们儿子不孝,不能给他们养老了,还有,等我死了,帮我告诉师姐,我其实真的喜欢她。”

    他说完,就冲着鬼手大气的说道“来吧,我们去换血。”

    到了这一刻,鬼手才忽然明白了一些什么,冲着他大笑道“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在说遗,我只是要用你点血,又不是要你的命,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什么,我不用死的吗。”虎娃忽然一脸惊喜的叫了起来。

    只是他笑了,在场的却没人能笑出来,包括刚刚损他的小青。

    他们终于都知道虎娃为什么会犹豫了,因为他感觉换血的话自己会死,但是即便这样,他还是同意换血。

    他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他准备用自己的命去换柔月的命。

    “值得吗。”鬼手看着虎娃一脸凝重的问道。

    虎娃顿时就一脸着急的说道“你咋那么墨迹啊,要多少血,随便抽,是了,你抽了我的血我还能活多久。”

    他又问了个很白痴的问题。

    “我怀疑你有没有上过高中?”木风顿时白了他一眼问道。

    虎娃灿灿一笑,说道“上过,但是,学的东西大部分都还给老师了。”

    木风沉默,众人也沉默,碰上这个活宝,他们也无奈了。

    “放心吧,按照你身体里充盈的真气和脉搏来计算,无大灾大病,你最少能活一百三。”鬼手有些感动的说道。

    “真的啊,那就使劲抽吧,抽我一半的血,给我留六十五岁就好,剩下的给她了。”虎娃很大气的说道。

    “放心吧,孩子,用不了那么多血,抽了血,你一样能活一百三。”鬼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眶里带着一丝热泪,是感动的。

    好多年了,他还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一次。

    “那还说个屁啊,走吧,进门,抽血。”他说着,就拉开门先走了进去。

    鬼手一愣,然后转过身,冲着青儿喊道“给我拿仪器,还有大换天丹进来。”

    说完,他也走了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医院门口也不平静,一辆军车忽然开了过来,一个挂着两颗星,剩下的两个挂着一颗星,三个中年人从上面走了过来。

    “在干什么,你们都在干什么,这是医院,是公共场所,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要造反吗。”带头的中将一下车,就冲着围着医生的士兵吼道。

    “这些都是专家教授,都是我们国家的栋梁之才,你们这样对待他们,成何体统啊。”

    士兵们面面相觑,都看着自己的团长,团长则是看着不远处的将军。

    “哟,这不是刘副军长吗,你怎么有闲逸致到这里来了啊。”从医院出来的两个将军顿时就迎了上去。

    “天门生,我警告你,不要在我面前搞这一套,告诉我,这些士兵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洪涛,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还带着这么多的士兵,如果不是下面举报的话,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被成为刘副军长的人顿时就吼了起来。

    只是天门生根本不鸟他。

    “我说刘长久,你是不是今天早上吃了大蒜没有刷牙啊,嘴巴怎么这么臭啊,你不知道老子的兵受了重伤在医院里治疗啊,老子这是在做正常的防卫,这里又不是军区医院,万一有歹人前来打扰,我的兵出了问题,谁负责,你负责吗。”他更加大声的吼了回去。

    他身边的洪涛也跟着说道“再说了,我们家老爷子也在里面,我们也要保护老爷子的安全,保护老爷子,别说是用一个团的兵力,就算是用一个师,即便是一号首长在这里,也不会觉得我们这般做法有什么不妥吧。”

    被他们两个一顶,刘长久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知道他们说的都是事实。

    天京,一座装修古朴,但十分精致的四合院凉亭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正在品着茶,样子雍容华贵,像极了古代的皇帝。

    忽然,一个手下跑了过来,偷偷的在他耳边说了一些话,他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阴狠了起来。

    “怎么了,大少,发生什么事了。”他对面的一个青年看到他脸色变了,立马就问道。

    上官洪峰现在很郁闷,他好不容易听到柔月要死了的消息,还没来得及高兴,竟然又得到这个消息,听到手下问,他顿时就说道“一个坏消息,有人把天京医院给围了,在里面救人。”

    “柔月?”他对面的人立马就想到了什么,也皱眉问道。

    上官洪峰点了点头。

    “要不要我让人去做点手脚?”他对面的人立马就说道。

    “迟了。”上官洪峰摇摇头,说道“天门生派了一个团在门口守着。”

    “那又怎样。”对面的人立马说道“我叫我爸也派一个团过去。”

    “你爸已经在那里了,但是连门都进不去。”上官洪峰有些无奈的说道。

    听到这话,刘远立马就愣住了。

    “敢挡我爸,天门生有这么大胆子啊。”他奇怪的说道。

    “他们是不敢,但是,天星子那个老不死也在那里。”上官洪峰冷哼了一下说道,眼睛里带着一阵阴寒的光芒。“这么好的一次机会,以让那个女人死,竟然就这么错过了。”

    刘远顿时沉默了。

    他知道,天星子在的话,那个杀神肯定就在,即便杀神不在,只要天星子在,别说他爹只是一个中将,就算是来个上将也一样进不了门。

    “不过死不了也好,死不了我又有机会了。”上官洪峰怒了一会,又忽然笑了,说道“就看我亲爱的月儿有没有那么大的命了。”

    医院这边,鬼手已经完全愣住了。

    他根本就没想到,虎娃的血刚刚进入到柔月的身体里,没几分钟,她的经脉竟然就开始恢复了起来,然后更加不思议的事发生了,她身上的伤口竟然也开始以肉眼见的速度痊愈了起来。

    “我的天,这么神奇,咱家的大换天丹也没这么牛气啊。”青儿在身边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完全是不思议。

    三天后,一切都风平浪静了,病房里,柔月的经脉和呼吸都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却还没有醒来。

    “前辈,她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虎娃着急的看着鬼手问道。

    “我也不知道,能就在今天,能还要半月。”鬼手摇摇头,脸上却带着一丝无奈的笑容。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有些无奈。

    “我今天就要回去了。”他说着,脸上带着一丝焦急,最终咬咬牙,说道“等她醒来了,别告诉她我来过天京,我走了。”

    说着,他就快速的拉开门走了出去。

    他没有注意到,在他转过身的时候,柔月那一双漂亮的眼睛已经睁开了。

    “何苦呢。”鬼手叹了口气说道,他是个医生,早就看出来柔月已经醒了。

    回去的时候,虎娃一直很安静。

    因为时间不急,他们还是开车回去的,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早上出发,傍晚的时候,终于到了大龙县。

    回到县委的时候,正好碰到刘殿德从县委大院里出来。

    “呀,虎娃,你回来了啊,你没事吧。”看到虎娃,他立马就关切的问道“如果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再休息几天,反正这几天县委也没什么事。”

    他很大气,主要是因为他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这次虎娃去天京是做什么去了。

    有一个副省长的老岳父,他就好比是有了一双通天之眼一样。

    知道虎娃的背后有那么多的势力,他怎么能不费心讨好他啊。

    “我没事,没事,书记,我明天能正常上班了吗?”虎娃急忙摆手,看着刘殿德说道。

    虽然发生了这么多事,但是他知道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此刻,他只想安心的做自己的县委书记秘书。

    听到他的话,刘殿德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就说道“当然以,随时都以,我是担心你的身体。”

    “我没事,谢谢书记关心,那我明天就上班了啊。”听到自己的位子没丢,虎娃顿时就兴奋了起来,好像前几天发生的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忘了一样。

    告别了刘殿德,他直接就往自己的宿舍走去,他太累了,抽了那么多的血,又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他真的有些撑不住了。

    最关键的是,他的心累了。

    走的时候,他已经知道柔月已经醒来了,但是,他没有叫她,他自己到现在都想不通,为什么没有把她给叫醒来。

    趴在床上一觉睡到了天亮,第二天一大早,他早早的就跑到了县委,只是让他没想到的,今天还有一个人比他来的一样早,他刚刚进门,就碰到了和他有过鱼水之欢的副县长吴燕。

    “吴县长来的这么早啊。”他立马就冲她打招呼。

    看到他,吴燕显然也很惊讶。

    “你啥时候回来的啊,我怎么都不知道。”她问道,脸上带着一股幽怨的神色。“我前两天去书记那里,就一直没见你人,你到底出什么事了啊。”

    听到这话,看到她这眼神,虎娃立马就明白了,这女人肯定是又想自己下面的家伙了。

    顿时嘿嘿一笑,说道“那个,吴县长啊,你看要不我们到你办公室说吧,我有些累了。”

    “好,好啊。”吴燕立马就点头说道。

    到了她的办公室,关上门,虎娃二话不说直接就把她揽进了怀里。

    “你咋就那么急色啊,这几天都干啥去了,先把窗帘拉上。”吴燕顿时就冲他低声的说道。

    虎娃嘿嘿一笑,这才走过去把窗帘给拉上,又把门给反锁了,这才走过去再次把吴燕给抱在了怀里。

    “你不是说累吗,怎么还想干这事啊。”吴燕顿时就白了他一眼说道。

    “怎么,你担心我不行啊,我告诉你,我就是因为太累了才想干这事,这么给你说吧,干这事对我来说就好像是给汽车加油一样,懂了吗。”他嘿嘿笑着,说道“来,让我补充点能量。”

    前两天抽了太多的血,即便是睡了一晚上,他也感觉身上有些疲惫,看到吴燕这个白虎,当然是不能放过了,想要从她身上吸点凉气练练自己的皇帝气功。

    (看就到 )。.。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