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初步搞定女副县长

小说:乡村活寡美人沟 作者:一窝驴

    第六十五章初步搞定女副县长

    虎娃顿时就凌乱了,睁大眼睛看着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玩味的一笑,伸出胳膊把她拉近了怀里,低头就霸道的吻了下去。

    遭遇了突然袭击,王茹一怔,然后的第一动作竟然不是推开虎娃,而是立刻回击了回去,两只手不安分的紧紧抱住了他,一只手顺着他的腰就摸了下去。

    很快,她的手就放到了虎娃的胯下,只是摸到了这里,她顿时就愣住了,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手抓住了一根坚硬的铁棍。

    “啊,这个,难道是你的那个。”她立马把脑袋挣开,惊讶的看着虎娃说道,手还放在他的那个位置上。

    “是啊,怎么,怕了吧。”虎娃嘿嘿笑着看着她说道。

    王茹一愣,往后退了一步,脸上闪过一丝慌张,这才说道“怕什么,不就是大一点吗,老娘我什么家伙没见过啊。”

    她就是在死犟嘴,这个时候,她的心里其实已经乱作一团了。

    “我的天呐,最少有一尺长啊,这样大的家伙,还不把人给捅死啊。”她心里想着,不过却也产生了一股很强烈的**,想要亲自试试这个大家伙。

    现在虎娃也算得上是场的高手了,怎么看不出她的想法,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好了,我们先回去吧,书记还在等着呢,我们的私事,晚上再说。”

    他说着,又往王茹的面前靠了一下,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我的家伙是会变大变小的喔。”

    说完,才哈哈一笑,转身就拉开了门,王茹急忙跟上。

    走到楼道口,虎娃就看到木风正摇着头的看着他,深深的叹了口气,脸上带着无奈地表。

    “你这是什么表啊。”虎娃顿时不满的看着他问道。

    “没什么,只是对某些人实在是有些无奈了而已。”木风又叹了口气,缓缓的往外走去。“一个又一个,三四五六七,都是好东西啊。”

    听到他调侃的话,虎娃不由就紧紧的捏了捏拳头,但还是放松了。

    “哼,我就是打不过你,如果我能打过你的话,我立马把你给放翻了。”虎娃心里狠狠的说道,然后就拔腿往大楼走去。

    他们到办公室的时候,刘殿德正在和一个中年女人说话,看到他来了,他顿时就冲着虎娃说道“呀,虎娃,你正好回来了,给你介绍下,这位呢,就是咱们主管教育的副县长吴燕。”

    “吴燕啊,这位就是我新招收的秘书,你别光看他长的俊俏了,就感觉他是个棉花包子,他的脑袋不一般,灵活的很,完全的一个智囊。”

    刘殿德夸了虎娃几句。

    不过虎娃知道,他这是在给自己脸上贴金,说自己找了一个好秘书。

    果然,听到他的话,中年女人原本平淡的眼睛就再次看向了虎娃,看着看着眼睛里就放出了一阵精光。

    虎娃听不出来,但是她是十分清楚,能让刘殿德这么表扬的人真是不多啊,特别是一个秘书,都能让他这么表扬,只能说明这个人的身份也不是很简单。

    心里这样想着,她立马就仔细的打量起了虎娃。

    “这个小青年长的的确是俊俏啊,个子高高,模样也挺好,放在刘殿德身边有点惜了,如果放在我身边的话,该多好啊。”

    她心里莫名的冒出这么一个想法,让她赶紧轻轻的摇了摇头。

    “哎呀,是吗,老刘你的运气真好啊。”她奉承了一句,只是眼睛过一会就瞄一眼虎娃,过一会就瞄一眼虎娃,好像对他十分感兴趣一样。

    虎娃当然也感觉到了她看自己的眼神。

    他不傻,能看出来那眼神里是什么意思,不由的也仔细打量起了这个副县长。

    这个女人,看上去有四十岁左右,皮肤有些黑,看上去很精干,身材不是很好,不过胸前的两座山峰却很傲然,屁股也很大,看的人眼花缭乱的,再有就是个子也比较低,只有一米五几的样子。

    这种女人,放在平时他是绝对看不上的,即便她是副县长,虎娃也没兴趣,虎娃之所以这么在意她,是因为她是主管教育的副县长,而他记得,林清丽一直就很想把自己的教育事业发扬光大,以后肯定是要用到人家的。

    “谢谢副县长,其实我也没书记说的那么好,要不是书记能看上我,让我来做这个秘书,我现在还在村里干我的生产队长呢。”虎娃立马说道。

    刘殿德给他长脸,他不能不把人家的脸当一回事。

    听到他的话,刘殿德顿时就浑身一阵舒坦,心里直夸虎娃会说话,不像是以前见到的大学生那样只有一身傲气却总是说一些屁话。

    “好了,饶过这个话题,我们说一些正经的事吧···”

    半个小时过去了,几个人终于说完话了。

    “好了,这个事就这样吧,是了,虎娃,你今天就先跟着吴县长去了解一下工作吧,我这有事的话我让小王叫你啊。”刘殿德看着虎娃说道,然后眼神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虎娃身旁的王茹。

    王茹顿时浑身一颤,看到他的眼神,她已经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她之所以能够做这个秘书的原因,她自己很清楚,对于刘殿德的习性,她十分的了解。

    听到这话,虎娃不由看了一眼吴燕,然后点了点头。

    “小刘啊,你是不是和咱们书记是亲戚啊,你别乱想,我只是好奇,我看你们都姓刘。”路上,吴燕不由就开始打探起了虎娃的底细。

    虎娃怎么不明白她的想法,眼神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坐在走廊椅子上看漫画书的木风,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是,我和刘书记之间不是亲戚,只是刘书记赏识我,这才把我放在他身边,让我有了进步的机会。”虎娃捕捉痕迹的拍了刘殿德一个马屁,按着吴燕笑道。

    听到他说不是亲戚,吴燕的心里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紧张了。

    刘殿德现在的况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随时都有能调到市里去,他已经在正处级的位子上呆了几年了,往上一步就是副厅级,最差也是个市局长,弄不好还会弄个副市长。

    这个时候,能到他身边当秘书的人,那就不能没有关系。

    一个县书记的秘书和一个副市长的秘书,那不是一回事,一步之差但却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那,你家是哪里的啊。”她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这个时候,两个人已经进入了吴燕的办公室。

    看到吴燕关住了门,虎娃立马就说道“吴县长,我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因为走了狗屎运,被书记给看上了,这才做了秘书,真的,我没有撒谎,我对天发誓。”

    吴燕顿时眼睛里就闪过一丝疑惑,但是也相信了他的话。

    没有继续再问了。

    她知道,她再问虎娃也什么都不会说的。

    “坐吧,随便坐,到我这就好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不用太拘束,这几天县里也没什么事,不是很忙,那边有报纸,你随便看。”她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坐下,然后看着虎娃笑着的说道。

    虎娃一愣,立马就说道“那个,书记不是让我跟着你了解一下工作,你还是给我点活让我干吧,我这个人闲不住,闲了就感觉浑身不舒服。”

    那本厚黑学他反复看了很多遍,知道在领导面前是绝对不能懒的。

    吴燕虽然不是他的直接上司,但是官职比他却要高太多了,想要收拾他简直就是一句话的事。

    听到他的话,吴燕顿时就笑了。

    “你呀,就是太认真了,放松点,没事,你真以为刘殿德在那边是在看书啊,你没看到他把那个王秘书给留下了啊,一看你就是什么都不懂。”

    她的话顿时就让虎娃愣住了,看着她脸上古怪的笑容,虎娃立马就明白了什么。

    “啊,那个,他们。”他愣了一下,才说道“我知道了,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我明白的。”

    只是知道了这个事,心里还是莫名的感觉到不舒服。

    “我倒是王茹那个女人怎么会那么那么开放,原来根本就是个**,看我晚上怎么收拾她。”他心里顿时恶狠狠的想到,甚至已经开始想晚上要怎么折磨王茹了。

    看到他这么懂事,吴燕也是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嗯,你说的对,在官场上,就是要学会不敢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这样才能走的远,爬的高,领导也才会喜欢,小刘啊,看来你很有觉悟啊。”

    她说着,看着虎娃的眼神里带着一丝赞赏。

    虎娃赶忙就打了个哈哈,说“副县长又廖赞了,即便是做人也一样的,知道的事多了,心要承担的压力自然也就大了。”

    “好,这句话说的真好。”吴燕立马就拍手称赞,然后她忽然用手扶住了脑袋,好像头疼了一样。

    看到她这个样子,虎娃立马就很着急的说道“吴县长,你怎么了,头疼吗,有药吗,在哪里,我去给你取。”

    “没事,我没事,就是这脑袋不能吹风,你去把窗户给我关上,把窗帘也给拉上,然后把电扇换个方向吹。”她立马看着虎娃摇着头说道。

    虎娃急忙照做。

    他刚刚做完这些,就听到吴燕再次冲着他喊道“是了,小刘啊,你会不会按摩啊,帮我把脑袋给按按吧,这脑袋进了风,吃什么药都不管用,就要按摩才行。”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但是因为对方是副县长,他也没敢多想。

    “会,会,平时我娘头疼就是我给他按的。”他立马说道,然后就绕道了桌子后面,站到她的背后,双手放在她的太阳穴给她轻轻的揉了起来。

    他这一动,吴燕脸上的表顿时就放松了下来。

    “小刘啊,你这手法很舒服啊,跟着谁学的啊。”她问道。

    “是跟着我村里的一个爷爷,他祖传的手法。”虎娃说道。

    “真的啊,那你帮我把脖子也给按摩一下吧,在椅子上坐的时间长了,脖子总是感觉不舒服。”她立马说道。

    虎娃一愣,但是还不敢乱想,立马就把手往她的脖子上挪了过去,触碰到了她光滑冰凉的皮肤,舒服的感觉顿时就让他下面变得坚硬了起来,心里暗暗叫苦,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只是轻轻的动弹着。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吴燕忽然伸出手在他的胳膊上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虎娃顿时浑身一颤,就听到她说道“你这皮肤真好啊,我经常下乡去村里,村里人有你这么好皮肤的人不多啊。”

    她说着,就把自己的脑袋往后靠了靠。

    椅子的靠背不是很高,她这么动作,正好把脑袋靠在虎娃的胸前,不由的,他再次浑身一颤,就想要躲开。

    “别动,让我靠一会,怎么,你想看着我头疼啊。”吴燕立马就说道。

    虎娃立刻明白了,这个女人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她是想要勾引自己。

    “我现在在县委里除了刘殿德和他那个秘书以外谁也不认识,如果能拉上一个副县长的话,我的地位就要稳固的多了。”

    他的心里立马就开始思索了起来。

    只是因为吴燕身份的缘故,他还是不敢太过大胆,只是慢慢的在她的肩膀上,裸露出来的脖颈上轻轻的抚摸着。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吴燕忽然说道“嗯,真舒服,小刘啊,你先把手拿开,我趴到那边的沙发上,你给我把背也按摩一下吧,你的这个手法真是舒服,按了几下我竟然感觉脑袋不疼了。”

    虎娃顿时一愣,立马把手拿开,心里再次快速的思索了起来。

    结果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他的判断是对的,这个女人真的是想要勾引他。

    他放开手,往后边退了几步,吴燕从椅子上站起来,先是伸了个懒腰,然后才冲着他一笑,从他身边缓缓的走过去,一对本来就很大的屁股扭起来看上去更加的诱人。

    虎娃不由就狠狠咽了口唾沫。

    “妈的,这不是诱惑虎哥犯错误啊。”他心里暗自骂道。

    这个时候,吴燕却已经趴在了沙发上,冲着虎娃喊道“还在愣着干啥啊,赶紧过来给我按摩一下背,哎哟,我这背啊,也疼了好几天了。”

    她说着,还轻轻的呻吟了两声。

    虎娃立马就走过去,因为沙发太窄,没地方坐,他直接就蹲在地上,两只手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揉了起来。

    “嗯哼,舒服,用力一点,嗯,就这样,用力一点,往下一点嘛,怕什么啊,用力一点。”

    听到这声音,虎娃感觉自己浑身都在颤抖。

    手不由就顺着她的脊椎往下慢慢滑了过去,只是到了脊椎根部,却再也不敢往下了,因为,再往下,就要摸到她的股沟上了。

    于是,他的手再次往上滑了过去。

    “继续往下,没事,怕什么,门窗都关着呢,谁也看不到,县里的几个科长都不在楼里,今天没人找我。”吴燕又说道。

    她这句话,简直就是在给虎娃壮胆,简直就是在给他说“你放心大胆的来吧,哪怕把我给睡了都行,反正没人知道。”

    虎娃顿时就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但还是谨慎了一些。

    “吴县长,不好吧,我的手再往下就摸到你屁股上去了。”他说这句话,感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的,眼睛不由就在她凸起的两只臀瓣上死死的盯着不放。

    听到他的话,吴燕顿时就笑了,背过手抓住他的手,说道“你怕个屁啊,我的屁股又不是老虎屁股,再说了,你是在按摩,又不是在做什么坏事,来吧,只要让我舒服了,怎么都行。”

    有她这句话,虎娃的心思放开了,立马变得大胆了起来。

    “那我按摩了啊。”他说着,然后两只手就慢慢的放在了她的两只巨大的臀瓣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眼睛则是一直看着她的脸色,看到她没有温怒,这才大胆了一些,用力了起来。

    吴燕顿时就扭着屁股说道“嗯哼,舒服,真舒服,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往下,往下,再往下。”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在虎娃的身上胡乱的摸着。

    虎娃立马就想躲开,但是想到这是一个机会,就没有躲开,任由她的手在自己身上乱摸。

    忽然,她的手放到了虎娃的胯下,碰到了那根大家伙,不由一愣,手抬起来在上面捏了好几下,捏的虎娃顿时舒服的狠狠喘了一口气。

    “这个,难道是你的家伙啊,不是吧,这么大。”她立马就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说道,倒是把虎娃下了一跳。

    “是啊。”他急忙说道,脸色有些潮红,低着头不敢看她。

    因为她身份的缘故,在她面前,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十分的拘束。

    “来,往我身边来一点,你放心,姐姐我不会让你吃亏的。”她拉着虎娃的胳膊说道。“我说,你能不能解开裤子让我看看你的家伙,说实话,姐姐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家伙呢,我只是好奇,绝对不欺负你。”

    她说着,两只眼睛里带着火热的光芒。

    虎娃顿时苦笑,却也有些期待,他知道自己今天能真的要玩一场办公室亲热了。

    “不好吧,我们男女授受不亲。”虎娃很纠结的说道,心里却已经笑开花了,他就是在等女人来勾引自己,那样的话,即便被人发现了,他也以占着道理。

    “屁,这里就我们两个人,鬼知道我们干了什么啊。”吴燕顿时就不屑的说道,然后伸手就把虎娃的皮带给解开,拉开他身前的拉锁,手伸了进去。

    虎娃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大家伙被一直冰凉的小手给抓住了,舒服的再次发出了一声喘息。

    “真美的家伙,你说,怎么就不让我早点碰上你呢。”

    看到虎娃的家伙,吴燕的眼睛都直了,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

    这世界就是这样的,男人有了钱权,就想找漂亮女人,女人有了钱权,就想找帅气男人。

    不同的是,男人想要找漂亮的和紧巴的,女人则是想要找帅气的和粗大的。

    看着她把抓着自己的大家伙不断的在自己脸上磨蹭着,虎娃是真想一把把她给推到,狠狠的捅上一番,但是理智却让他忍住了,他知道,如果吴燕的本意并不是这样的,自己鲁莽的那么做了的话,或许吴燕碍于面子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但是却肯定会记恨自己的,以后给他穿小鞋是肯定免不了的。

    只是就在他踟蹰的时候,吴燕做出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动作。

    她竟然张口把他的家伙含在了嘴里允吸了起来,嘴巴里还发出砸吧砸吧的声音。

    虎娃先是感觉到一阵舒服的刺激感,然后就再也不管不顾的抱着她的脑袋运动了起来。

    没一会,吴燕就先受不了了,喘着粗气做出快要作呕的样子松开了虎娃的家伙。

    “太大了,你的家伙。”她看着虎娃笑道“只是我喜欢。”

    她说着,就站了起来,贴着虎娃的身子,两只手却动手把自己的裤子给解开了,一把褪了下去。

    “陪我,就在这里,你放心,你让我舒服了,以后你在县委了有什么事,我一定会向者你说话的,我保证没人敢惹你。”

    她给虎娃许了一个诺。

    听到她的话,虎娃虽然知道她说话不一定能算数,但是也清楚,自己现在只有一条路走,那就是把她给睡了,要不然的话,她一定会无比的防备自己,给自己穿小鞋的。

    不过这也是他想要的。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让他十分兴奋的事,吴燕两腿间的神秘之处竟然也一根杂草都没有,也是个白虎。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的**会那么强了。

    一把就把她给推到在沙发上,把她的裤子给扒了下来,两只手顺着她皮肤就伸了上去,抓住了两座柔软挺拔的山峰,舒爽的感觉让虎娃简直浑身都在颤抖。

    “这是你自找的,等会不要求饶啊。”他嘿嘿笑着,立马就提枪上阵,进攻了起来。

    “啊,轻点,轻点,太大了,受不了。”

    “快点,快点,快不行了,快点,你是不是男人啊,快点啊,再快点。”

    “啊,不行了,不行了,慢点,慢点,我真不行了,不行了,真的快不行了。”

    ·····

    各种喘息声交杂在一起。

    只是声音都不是很大,吴燕虽然舒服,但脑袋却还保持着深度的清醒,知道不能让外面的人听到,都是压着嗓子在喘息。

    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两个半小时,终于,快要到三个小时的时候,虎娃终于才感觉到一阵十分舒爽的感觉从胯下传递到了全身,一股精华猛的喷涌而出。

    果然,和上次在王花草身上一样,又碰到了一股阴凉的气流,然后就是一阵非常舒服的感觉,他身上原本就快速运转的气功再次跑快了几分。

    而且他发现了一个事,吴燕身体里传出来的凉气比王花草身上的凉气要多的多,最少多出了五倍还多。

    他也想到了一个原因。

    那就是因为身份的缘故,虽然吴燕也很想找男人,但是却一直都没敢,直到碰到虎娃,她心里的**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就释放了出来。

    而她这些年积攒的阴气,都一股脑的给了虎娃,这才导致虎娃感觉到的冰凉感觉那么厉害。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吴燕悠悠的睁开了眼睛,一睁眼,就先赤身**的虎娃,先是一愣,然后就是一阵苦笑。

    “哎,没想到,我还是干了这种蠢事。”她无奈的说道。

    听到这话,虎娃不由一愣。

    “怎么了,看样子这女人好像和刚刚有些不一样啊。”他心里立马思索了起来。

    不过很快脸上就露出了惊讶的表,因为他想到了一种能,那就是,所有的女人只要在他身边,心底的**都会不自禁的被调动了起来。

    从李香草到刘美丽,再到孙玉,最后到现在身下躺着一脸苦涩的吴燕。

    “看来肯定是这样没错的了。”他看着一脸悔意的吴燕心里想到,只是他却不能让吴燕真的心生悔意,女人是很善变的动物,上一秒对你嬉皮笑脸,下一秒就有能因为不经意的事对你恨之入骨。

    他承受不起一个副县长的怒火。

    “姐姐,怎么了,还没舒服啊。”他立马就蹲下神子,用手在她身上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感觉到他的抚摸,吴燕本能的就想躲开,但是她却实在舍不得这种舒服的感觉,于是眉头一皱,也不说话,不过心里却已经开始接受眼前的现实了。

    “真是见了鬼了,平日里那么大的**都能忍住,今天怎么就忽然忍不住了啊。”

    看到她的脸色变得平和了,虎娃顿时也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到现在为止,吴燕才算是初步被自己搞定了。

    “我警告你,今天的事谁也不许告诉,不然的话,我一定让你在县里一分钟都呆不下去,听到了没。”

    穿好衣服,看着眼前的虎娃,吴燕的心里复杂极了。

    她是有家室的人了,做了这种事,总归还是感觉对不起自己丈夫,但是她丈夫根本伺候不了她,这也是个事实。

    “放心吧,姐姐,我又不是傻子,这事让人知道了,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啊。”虎娃立马就嘿嘿笑着说道。

    他是得了便宜卖乖,心里当然十分的舒坦。

    刚刚吸收了吴燕身体里的那股阴气,他现在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力气,就算是让他再和吴燕来上三个小时,他也感觉自己能坚持下来。

    “嗯,你能这么想最好了。”吴燕点头。“算了,不说这个事了,哎,这没想到,这么多年,我都忍下来了,今天却在你个坏小子身上坏了清白。”

    她说着,一脸的无奈。

    虎娃顿时就嘿嘿笑着低声说道“姐姐,你是白虎,本来**就大,家里的男人满足不了你,你在外面找男人本来也就很正常啊,谁规定只能男人在外面找女人,女人就不能在外面找人啊,现在社会都开放了,男女平等。”

    听到他的鼓动,吴燕虽然想要呵斥一句“胡说八道,败坏教化。”

    毕竟她主管的是教育,本身就比较刻板一点。

    但是出奇的,她却没有这么喊出来,因为她感觉虎娃说的也十分有道理。

    “是啊,现在都是新社会了,为什么只能男人找女人,不能女人找男人,大家都有需求,凭什么啊。”她心里也开始为自己打抱不平,心里也想到自己男人在外面寻花问柳的几件事,顿时就感觉自己和虎娃发生的事其实没什么。

    就在她还在纠结的时候,虎娃又加了一把火,说道“再说了,姐姐,你想啊,我来你办公室是为了跟着你学习,门窗都关着,谁知道我们在里面干什么啊,这世界,没有被人抓住的事,就以当做没有发生。”

    顿时,吴燕心里最后的疙瘩也完全消失了。

    “是啊,我担心什么啊,又没人会知道。”

    她想道,就看着虎娃冷哼了一下说道“就你嘴巴甜,我告诉你,今天就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千万不要打我的主意,不然的话,我绝对饶不了你。”

    只是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底气却不是很足,做了这么多年女人,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舒服,食髓知味,怎么能说放就放的下来啊。

    “好,姐姐,我听你的,以后绝对不和你在办公室里干那事了,我们去其他地方,办公室太不舒服了。”虎娃顿时腆着笑脸有些无耻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虽然感觉他很没羞没耻,但是吴燕的心里却一点怒气都没有。

    “好了,好了,你赶紧出去吧,不要在这边呆了,让我一个人好好安静一会,刘殿德那个老家伙肯定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的,早就完事了。”

    她冲着虎娃不耐烦的说道,然后拿出一本书翻了起来,只是明显的心不在焉。

    虎娃知道自己现在待在这里已经没什么用了,顿时就一眼不发,笑了笑拉开门走了出去。

    走在楼道上,他感觉自己是浑身清爽,十分舒服。

    木风一眼就看到他了,顿时就愣住了。

    “你,你tm的简直是有辱师门啊。”他顿时就压低声音看着他吼道。

    虎娃顿时一愣,有些郁闷的说道“你是神仙啊,我就纳闷了,怎么不管我干点什么你都能知道啊。”

    “屁话,你干那事以后身上的真气就会波动,看你那张臭脸就能看出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副县长也是个白虎吧。”他声音更低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简直是惊骇了。

    “我艹,这你都知道,你告诉我,师傅是不是交给你算命的法门了,你也教教我呗,官场不好混啊,我会算命的话,就能提前算出凶险,逢凶化吉,这样你也能减轻不少负担啊。”

    他看着木风一脸渴求的问道。

    “算个屁,稍微懂点武功的人都能看出来,你进去那个办公室的时候和走出那个办公室的时候,走路的步子都是不一样的,出来时候明显步子要结实的多,而且几乎没有声音,这是练了多年气功才会有的样子,你丫个不要脸的,这才多就啊,气功修为都快赶上师兄我了,md。”

    木风愤愤的骂了一句。

    虎娃还想说什么,就听到王茹在门口喊他。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啊,还偷偷摸摸的,这么长时间了,你都做什么去了,赶紧帮我去资料室拿下资料。”她冲着虎娃喊道,对于木风,她虽然不认识,但是却看到过刘殿德看着他的时候那恭敬的目光,知道他不是个普通人,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

    “嘿,先不说了,师兄,我去干活了。”虎娃顿时冲着木风喊道,就准备走,却被他拉住了。

    “停,你刚刚叫我什么,你刚刚叫我师兄了,哈哈,我太高兴了,你竟然叫我师兄了。”他一脸兴奋的看着虎娃说道。

    虎娃一愣,顿时摇摇头,说道“没有吧,我怎么会叫那么老土的称呼,真是的,你该不是想要我叫你师兄想的都产生幻觉了吧,你放心,在师傅面前我绝对会叫你师兄的。”

    他说着,嘿嘿一笑,立马就挣脱了木风的手往王茹身边走去。

    “呼,差点晚节不保,我怎么会嘴残叫那个家伙一句师兄啊,真是的。”他心里低吼着。

    “你就是叫我师兄了,哈哈,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都听见了,我终于也是师兄了。”木风却不管他,很高兴的喊道。

    他的声音太大,顿时就把楼道里其他科室的人给吵到了。

    “你个疯子,在这里大喊大叫什么啊,不知道这里是政府办公场所啊。”一个女人从房间里伸出头看着他骂道。

    他正想要呵斥几句,就看到刘殿德急匆匆的从房子里跑了出来,冲着女人就喊道“你不想活了,该干啥干啥去,再敢对领导不敬,立马卷铺盖卷滚蛋。”

    看到他发火了,女人顿时一愣,急忙以伸出头快一百倍的速度把脑袋给抽了回去。

    然后,楼道里就再也没任何不满的声音了,只留下刘殿德对着木风问候的声音。

    县委里并没有多少活要做,虎娃几乎是这边跑跑,那边跑跑,调戏调戏王茹,逗逗吴燕,就把这一天给过了。

    眼看就到了下班的时候,忽然,楼道里传来了一阵噪杂的脚步声。

    无聊之极的虎娃立马就从办公室跑了出去,只是刚出去,看到楼道里的人,他就愣住了,急忙就想溜回去,却听到一个欣喜的声音。

    “爸,就是他,就是他救了我,真想不到,他真的会是在这里上班啊。”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知道,自己的担心全部都是多余的了。

    这几个人,忽然就是那天他救了的花月还有孙巧,还有两个中年人,两个中年妇女,以及两个五大三粗一看就是保镖的汉子。

    知道她们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他立马就冲着几个人迎了上去。

    “你好,请问几位是来办事还是找人啊,我是县书记秘书刘虎娃。”他看着花月身边穿着一身黑西服,脖子上挂着一根粗粗的金项链,手上十根指头就戴了六个金戒指,身材微微发福的男人说道。

    他能够肯定,这个人绝对就是花月的父亲,同顺煤矿集团的老总,花满楼。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刘殿德也听到声音从办公室走了出来,看到眼前人,立马就笑着迎了上去。

    “哎呀,花老弟,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啊,来了也不打个电话,走走走,到我办公室坐着说话,站这里想什么啊。”他热的说道,显然,这个花满楼和他的关系很不错。

    听到他的话,花满楼却轻轻的摇摇头,说道“先不急,刘老哥,我今天来,主要是为了你这个秘书来的,前些时间小女不是离家出走了一段时间吗,那是被人被绑架了,后来就是被你这个秘书给救了的,我这不,刚刚下了飞机,就被小女给拖着来你这里来找他来了。”

    他笑着说道,看着虎娃的眼睛里全是感激。

    “哎呀,我刚开始只是听小女说他是在你这里工作,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是你的秘书,看来我要记你一个人啊。”

    听到他的话,刘殿德顿时就一脸惊讶的看向虎娃。

    “这,月儿真是你救的啊。”他问道。

    虎娃一听他叫花月月儿,就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一般,立马就点点头说道“嗯,我去吃夜市,正好碰到她们求救,就把她们给救了。”

    他简单的说道,主要是不想把光头给扯出来。

    “好,好,好。”刘殿德一连说出了三个好,见他心里的开心。“恭喜你,虎娃,你又当英雄了。”——

    推荐凤凰网超级实力作者的精品完本作品《乡野美色》《春色迷爱上女房东

    (看就到 )。.。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