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惩罚,母女花(下)

小说:乡村活寡美人沟 作者:一窝驴

    第四十章惩罚,母女花(下)

    冲着刘老虎打了个眼色,他直接带着王晓梦找了附近的一家还算不错的酒店开了一间商务套间,里面有一个客厅,两个卧室,还有一个书房,装修的也很是豪华。

    他感到失望的是,从他出门到上了出租车,他都没再看到孙玉的身影。

    让虎娃完全没有想到的是,王晓梦竟然穿着一身学生服,而且,后面还写着亮眼的“大龙一中”,这让虎娃在开房的时候吃了那个前台大妈不少的白眼。

    王晓梦也是一脸的通红。

    “哎哟,我这肚子又疼开了,你一个人先坐,我去上个厕所。”虎娃刚进房门就感觉自己肚子真的疼开了,直接往洗手间走去,王晓梦本能的搀扶着他。

    “我扶着你吧。”她说道。

    “扶着我上厕所啊。”虎娃打趣了她一句,她立马听出来了他话里的意思,脸色一红,放开了虎娃,自己一个人坐在后面的沙发上,捻着衣服角发呆。

    虎娃进了洗手间,刚刚舒服了,就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忽然,他知道为什么不对劲了,因为这个玻璃洗手间竟然是能看到外面的,顿时,他以为这是透明的,就急忙提起裤子往外面走去。

    只是出去了,顺着围墙看过去,却看不到里面,不由一愣,又跑了进去,然后又跑了出来。

    终于,他得到了一个结论,这个洗手间的玻璃墙是单面透视的,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

    得到这个结论,他立马就兴奋了起来。

    “小梦,你过来,给你看个好玩的。”他冲着王晓梦喊道。

    王晓梦本来还在纠结,听到他的话,顿时就心不在焉的走了过来。

    “你看这个玻璃。”虎娃兴奋的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一样,拉着她看着这个神奇的玻璃。

    “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这也不是什么太稀奇的事啊,只用在外面加上一层超过了人眼辨别度的膜就好了。”让虎娃感到无趣的是,王晓梦并没有太吃惊,反而很淡然的把原理给说出来了。

    虎娃顿时无语。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啊,还有,你到底多大了,怎么穿着大龙一中的校服。”他立马看着小梦,心里的疑问都问了出来。

    听到他这话,小梦顿时就笑了。

    “我说是我还在读高三,你信吗。”她看着虎娃说道。

    “我没理由不信。”虎娃苦笑。“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你多大了。”

    的确,如果小梦只有十六七岁的话,他还真的下不了手。

    他虽然好色,但是也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未成年的,绝对不能碰。

    “放心吧,我成年了,今年正好十八岁了。”小梦怎么能不知道他的想法,不过她却没有说实话,她今年只是虚岁十八,十七周岁而已,她并不想因为年龄打乱自己的计划。

    在皇朝卡拉ok里,她还见过好几个比自己都小一两岁的女孩在,所以对自己的年龄,她并不是非常在意。

    别人能做的,她也能,这是她一直信奉的准则,不管是任何事。

    听到她说自己十八了,虎娃立马就松了一口气。

    “这就好,差点吓死虎哥了。”他说道。“那,现在,我们怎么,是睡觉呢,还是。”

    他嘿嘿笑着,上前就把小梦抱进了怀里,让她的身子紧紧贴着自己。

    小梦顿时身子再次颤抖了一下,却没有挣扎,说道“你不是想要惩罚那个女人吗,我现在给她打电话好不好。”

    她说着,眼神里无比的平静祥和,好像一点都不怕接下来发生的事。

    “好啊。”想到一个和小梦长的一样漂亮,却要成熟的多的多的女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不由的就兴奋的浑身都在颤抖。

    小梦没有胡说,她拿着客房的电话打电话告诉她妈她在酒店了以后,不到十分钟,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按照原计划,虎娃直接进了那个只能看到外面的卫生间。

    这个单面玻璃相当的清晰,外面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门开了,他立马就看到一个打扮时髦,竟然还穿着超短牛仔裙,上身穿着白色衬衫的性感女人走了进来,女人看上去顶多就二十多岁,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

    看到小梦,她立马就想伸手去打她,却被她给阻止了。

    “那个人呢,在哪里啊。”女人盯着小梦吼道。

    小梦却是一把把她身后的门给关上,然后理都不理她的往沙发边上走。

    这个时候,虎娃知道自己要上场了,他之所以躲在这里,其实大多只是为了看看小梦究竟对自己隐瞒了多少事,现在看来,她说的那些事很能的确是真的。

    “咳咳,这位女士,请问你是在找我吗。”虎娃走出来,冲着女人喊道。

    只是不一样的是,他此刻只穿着一条四角内裤,上身完全**,风吹日晒加上每天干的都是粗活,让他的胸前长了六块大大的腹肌,加上高挑的个子,帅气的脸庞,他自认为自己现在对一般女人的吸引力是非常的大。

    特别是,看到眼前的一对脸型几乎相同的母女花,他下身的软蛇也不受束缚的变成了擎天柱,小头竟然从内裤裤腰上顶了出来。

    “你是,你,流氓。”女人刚看到虎娃,就看到了他那个正探头探脑的小头,顿时就脸色一红,说道。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虎娃就一个箭步上去把她给抱在了怀里,低头就朝着她的嘴巴吻了过去。

    女人挣扎了一下,只是虎娃什么人,一只手在她的胸前狠狠一抓,另一只手顺过她的身后,从她的裙子后面伸了进去,直接就伸入到了她两个臀瓣之间,迅雷不及掩耳的就把一根手指送进了她已经湿润的泥沟里。

    对付这种早就已经和青涩无关的熟妇,最简单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暴力攻击。

    “嗯,嗯···”

    她的嘴巴被虎娃狠狠的允吸着,却也不自觉的发出了一阵阵的喘息。

    看到他这么霸道的动作,王晓梦原本心里准备的一系列计划顿时就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心里产生了一阵阵的愧疚,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

    的确,引自己母亲来让别人欺负,这怎么都说不过去。

    “我干嘛要管她,她都不管我们的死活,被人欺负了也是活该。”她心里这么想道,但是却还是说服不了自己,只是她也知道,她根本就阻止不了虎娃。

    顿时,她就想拿起电话报警,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不思议的一幕。

    她妈竟然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虎娃,而且主动的攻击了起来。

    顿时,她的动作就缓了下来,感觉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瘫软的坐在沙发上,就那么直白的看着他们两个在自己面前上演春宫大戏。

    现场直播,无比爽快,却也无比的让人绝望。

    “贱人。”她心里无力的说道“婊子。”

    她知道,自己即便现在报警了也没什么用,最多只会让自己也被抓走,毁了名誉还不落好。

    女人的年龄毕竟是大了,皮肤远远不如王晓梦那般的细腻。

    不过对虎娃来说,更加吸引他的不是这个,而是正在看“直播”的王晓梦。

    虽然他知道自己不能玩母女花,但是现在好歹已经搞定了一个,距离革命成功就已经为时不远了。

    他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骚,和陈咏梅一样,经不起一点挑逗,三下两除二,他就已经攻破了所有的防线,开始了最后的进攻。

    巫山,**,喘息声。

    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女人瘫软的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好在地上有地毯,还挺软,她也不感觉到难受,只是感觉自己浑身都舒服的无法说。

    虎娃也已经冲刺到了最后阶段,抱着她硕大的屁股就再次冲刺了起来。

    很快,就攀上了快的巅峰,女人则是再次丢了身子。

    “不行了,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女人低声的喘息着。

    虎娃嘿嘿一笑,一把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扔到了商务间的一个卧室里。

    然后把门给关上,就赤着身子走到了王晓梦身边,把一脸呆滞的她一把抱了起来。

    “不要,不要碰我,不要,求你,不要碰我。”她看着虎娃求饶的喊道“你已经碰了她,为什么还要碰我,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丝毫的礼义廉耻吗。”

    她教训着虎娃。

    “我当然有,不过,我有的是自己的评判准则,刚刚,我只是在捧场做戏,而现在,我是付出了真感。”他说着,一双眼睛含脉脉的看着王晓梦,顿时就让她的心理防线土崩瓦解,再也不挣扎。

    抱着她到了其中的一个卧室里,关上门,躺在床上,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虎娃此刻的脸上充满了柔。

    “傻瓜,放心吧,我不会欺负你的,我发现,我好像真的爱上你了,我发誓,我刚刚真的只是在给你报仇,没其他的想法。”他说着,一脸认真的看着王晓梦。

    顿时她就愣住了。

    她发现自己完全抵抗不了虎娃的这种攻击,在各种各样的虚假和谎中,她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了。

    “对不起,我现在脑袋很乱,我不想谈感。”王晓梦摇着头说道。

    “那我们就谈点其他的,比如,你父亲的病。”虎娃温细语的说道,好像真的是十分关心王晓梦父亲的病。

    只是听到他的这句话,王晓梦顿时就蔫了。

    她这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做什么,她心中的那个计划,现在已经以说是完全失败了,那个女人的无耻和无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以为她还有感,却忘了一个人能背叛你第一次,就能毫不犹豫的背叛你第二次。

    “好啊,不谈感,那咱们就谈钱吧,你别忘了,是你自己答应要当我的人的。”虎娃在心中想道。

    他刚刚说的那些所谓温细语的话,不过都是在提醒怀里女人她正在面对的现实而已。

    不过对这个怀里的女人,他的心里的确是产生了一丝怜惜,一丝不舍。

    (看就到 )。.。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