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7章 只穿了一条裤衩

小说:山村如此多娇 作者:小顽童


  秦俊鸟和潘桂芳看到拉煤的货车直奔他们这边驶过来,两个人怕臭水溅到身上,想要躲远点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从水坑里溅出来的脏水大部分都溅落在了潘桂芳的身上,把她的衣服和裤子全都打湿了,由于她的衣服和裤子颜色都比较浅,因而脏水溅到上边看起来非常显眼,就好像她刚跳进烂泥坑打了一个滚儿一样,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臭气。
  秦俊鸟还好些,只有少部分的脏水溅到了他的裤子上,由于的裤子颜色比较深,所以脏水溅到裤子上边不太显眼。
  司机看到脏水溅到了潘桂芳和秦俊鸟的身上,知道自己惹麻烦了,他急忙加大油门,拉煤的货车一溜烟跑远了。
  潘桂芳看到拉煤的货车不仅没停车,反而加速开走了,气得差点儿没背过气去,她跳起脚来大骂货车司机:“你没长眼睛啊,咋开的车,也不看着点儿,开这么快,急着去投胎呀,咋不把你这个睁眼瞎给撞死呢。”
  潘桂芳怒不可遏地咒骂着货车司机,拉煤的货车这时已经不见了踪影,她知道再骂下去也是白费力气,只好自认倒霉,咽下这口气了。
  潘桂芳低头看着一身的脏水,皱着眉头说:“今天可真倒霉,身上弄的臭烘烘的,真是臭死人了,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出来逛街了。”
  秦俊鸟说:“桂芳,你弄成这个样子,咱们也没法继续逛街了,我看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吧。”
  潘桂芳一脸无奈地说:“好吧,也只能这样了,我得把这身脏衣服换下来。”
  秦俊鸟在街边找了一家小旅店,他让老板开了一间房间,老板看到潘桂芳的身上弄的脏兮兮的,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情,他好奇地打量着两个人,直到两个人走进了房间里,他才把目光收了回来。
  两个人进到房间后,潘桂芳迫不及待地把身上的衣服和裤子脱了下来,她是个很爱干净的女人,实在忍受不了身上这股臭烘烘的味道。
  这时潘桂芳的身上只剩下胸罩和裤衩了,还好她只是外边的衣服湿了,贴身穿的胸罩和裤衩都没有湿。
  潘桂芳把脱下来的衣裤扔在了门口,说:“俊鸟,你去帮我打盆水来吧,我想把身上的臭味洗掉。”
  秦俊鸟点头说:“好,我这就去给你打水。”
  秦俊鸟拿着洗脸盆出了房间,去水房给潘桂芳打了一盆水来,他把水盆放到地上,说:“桂芳,你脱下来的衣服和裤子都不能穿了,我出去给你买一套新的吧。”
  潘桂芳点头说:“我刚才看到这家小旅店的旁边就有一家服装店,你帮我随便买一套便宜的衣服回来吧。”
  “那好,我去买衣服了。”秦俊鸟说完转身出了房间。
  小旅店的旁边确实有一家服装店,秦俊鸟进到服装店里给潘桂芳挑了一套价格适中的衣服,他没有买那种最便宜的衣服,虽然潘桂芳说让他买一套便宜点儿的衣服,可他觉得那些便宜的衣服样式都有些过时了,只有那些家庭条件贫困的女人才会买这些最便宜的衣服穿,潘桂芳现在可是他的女人,他可不想让潘桂芳穿的太寒酸了,那样也太对不住她了。
  秦俊鸟回到小旅店的房间里时,潘桂芳已经把身上的臭气洗掉了,她正蹲在地上洗被臭水弄脏的衣服。
  潘桂芳的身上围着一条白色的床单,她那光滑圆润的肩头和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都露在了外边,白花花的晃人眼睛。
  秦俊鸟把买来的衣服放在床上,说:“桂芳,这衣服和裤子都脏成这样了,八成是洗不干净了,我看你还是扔了吧。”
  潘桂芳站起身来,说:“这可不成,这衣服和裤子可都是新的,我还没穿过几次呢,就这么扔了,也太可惜了。”
  秦俊鸟笑了笑,说:“不就是一件衣服吗,也不是啥贵重的东西,有啥可惜的。”
  潘桂芳说:“这件衣服可是我最喜欢的,平时我都舍不得穿,只有出门的时候我才穿呢,咋能说扔就扔了呢,这衣服就是溅上了一些脏水,我好好地洗一洗,肯定能洗干净。”
  秦俊鸟说:“这衣服先放在水里泡着吧,你试试我给你买的这套衣服,看看合不合身。”
  潘桂芳拿过搭在床头的毛巾把手擦干了,然后走到床边坐下来,拿起秦俊鸟给她买的衣服看了看,说:“这衣服可不错,咱们村村长的儿媳妇就有一件,前几天我还见她穿来着呢,不过就是颜色跟这件衣服不一样。”
  秦俊鸟说:“你喜欢就好,快穿上试试吧。”
  潘桂芳说:“俊鸟,这件衣服肯定不便宜吧。”
  秦俊鸟说:“这衣服不值几个钱,算上裤子这一套才三百多块钱。”
  潘桂芳说:“三百块钱还不多,这三百块钱都够我们村里边一家三口人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秦俊鸟说:“桂芳,你就别管多少钱了,你穿上看看,到底合适不合适。”
  潘桂芳这时把围在身上的床单拿掉了,她胸前那两个傲人的肉峰顿时暴露在秦俊鸟的眼前,原来她刚才洗身子的时候嫌胸罩碍事就把胸罩脱掉了,现在她的身上只穿了一条裤衩。
  秦俊鸟看着她那丰满高耸的胸脯,浑身上下一阵燥热。
  潘桂芳这时拿起放在枕头上的胸罩围在两个肉峰上,然后把胸罩穿好,接着她把秦俊鸟给她买的衣服穿在身上。这套衣服穿在潘桂芳的身上非常合身,就好像是按照她的尺寸裁剪的一样,使她的身材看起来更加的前凸后翘,让人不免想入非非。
  “咋样,我穿这身衣服好看吗?”潘桂芳在秦俊鸟的面前转了个身,笑着问。
  秦俊鸟笑着说:“好看,比你刚才穿的那套衣服还好看。”
  “是吗?”潘桂芳将信将疑地走到了镜子前照了照,“这套衣服是挺合身的,不过我还是喜欢刚才被弄脏的那套衣服,都怪那个瞎眼司机,下次要是让我抓到他,我非一刀骟了他不可。”
  秦俊鸟说:“算了,你何必跟一个司机较劲呢,这气大伤身,为这么点儿小事儿生气不值得。”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