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男轻女!

小说:情乱莲花村 作者:野村夫

这是一个古老偏僻的村庄,名莲花村。
时打工,村里青壮年人大多出去外地打工了,刘老达和王跛子两个人却留在了村里,剩下的都是些老人、留守女、孩子们,村长都没人当,刘老达没文化、粗人,也无意于村长这个虚职,最后由脚残疾的王跛子走马任了,同时王跛子还当校长。
至于那些留守女人,勤快的一般就在家养一猪,没事就出去打打猪草,不想干事的就天在村刘大家里搓麻将。正都是打发空虚寂寞!至于那些农田,村里女人倒是不会去种,毕竟要的体力。
外出打工的人们一般没事是不回来的,毕竟要赚钱养家,在外面混都不容易。只有一些小年轻偶尔想老婆了就会摸回家住两晚。
有些高了,屋内显得很燥,门边的树皮在烈的摧残下裂开了一条条大子,仿佛一张张饥、的。地的狗小黑里流着黏糊糊的哈喇子,不断地摇着尾巴给自己、的扇风降。
“怎么还没生啊?的!也不知道带不带钯?”刘老达在布鞋底子磕了磕手里的烟斗儿,皱着黑皮老脸在屋里来回的走。
刘老达已经有三个儿子了,这是第四胎,不过村子偏僻,计划生育什么的管的也不严,他曾经跟老婆张花花说,这辈子能生多少生多少,正村里人都去打工去了,大块大块的农田空着没人种,到时候自己的儿子们把这些被人抛弃的空田都给种,正刘老达就是这点志,没文化,很可怕。
一阵风吹进屋里,掀起了一层细细的尘土,却没带来一点点凉意。
“的,这天还要不要人活啊!风都是的”刘老达喷出里的烟雾,瘪瘪,一亮堂的大黄牙若隐若现,闪闪发光!
“生了!生了!”接生婆贵嫂一双小脚蹦跶跶的跑出来,满脸喜的说。
“生了个啥玩意儿?”刘老达一双雕满老茧的手一把捏住贵嫂的肩膀儿。额的汗一层一层的往外流。
“恭喜,刘老达,恭喜啊!你家填了个小千金!”
一听这话,刘老达原本神采奕奕的脸就像打过霜白菜一样,立马就阉了。
“糙!咋生了个千金呢?千金有个的用,干得了农活吗?的!”刘老达把双手扁在后, 一脸不满的走进内房。
走进内房后,见自己老婆张花花,张花花刚生完娃,额汗珠密布,脸苍白,一脸的虚弱。
老达耷拉着脸,也没慰问一句,往边直挺挺的一坐,把烟斗叼在里一,扭望了一眼张花花边的女婴。
“花花,这次怎么搞的啊,我是根据祖传下来的经验弄的,前几胎都是儿子,这胎咋就生了个女娃拉,哎……”刘老达低下,长长地叹了,满的烟臭味顿时间弥漫到屋里的角角落落。
“女孩怎么了,我就喜欢女孩,娃有啥好的,天调皮捣蛋,将来长大了和你一样,只知道干那事……白天种田,晚播种……有啥出息啊……”张花花向来和刘老达不和,但还是文艺的回了一句。
“哦、哦、嘿嘿!嘟嘟……”张花花不时的伸出手指逗了逗怀里的女儿,当个活宝。
“你看这样中啵?啥时间我们瞅个人家把这小女儿送出去,看谁家要不要,说不定还能竞个好价钱呢”刘老达摸着下巴的茬,一脸贼样的打着如意算盘。
“你是不是人啊,她可是你的亲生骨啊,她才刚出世呢?你都没打正经看她一眼就要卖出去?”张花花眼里满是怒火,咬着***儿,的前的一对大白兔急速的颤抖着。
“那你自己养着她,我可不认!”刘老达板着铁青铁青的脸!
“不认也得认!快给娃娶个名字!你看……依我的名字刘小花怎么样啊”张花花的喜悦之溢于言表,俏皮地说。
“不行!刘不要或刘失误!”刘老达使劲的甩了一下膀子,板着脸,着脚步就出去了。
刘老达搬个凳子往堂屋中间一坐,扣了扣脸黑黢黢的络腮,思索着。“咦,没出啥差错啊,咋就生了呢?”
“爹爹……爹……今天我们又玩尿尿比赛了,我又是第一名!”刘老达的二儿子刘二狗忽然跑进来,一下子趴在刘老达的膝盖。一下子打断了刘老达的思考。
“爹,他耍赖,他是踩在线尿的,不算数!”
“对,说好了,不能踩到线!”
刘老达的大儿子刘大狗和三儿子刘土狗也随后窜了进来,把刘老达团团围住。
“尿的远就算有本事,以后改规则,可以踩在线尿,只要后脚跟子不出线就行!”二儿子刘二狗是最讨刘老达喜欢的,刘老达说话都向着他!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