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死因

小说:情乱莲花村 作者:野村夫

  叮铃铃……

  刺耳的下课铃声终于响了起来,陆云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了起来,砰的一声把门重重地关上锁死本内容为乡村艳妇05章节文字内容。

  安全第一,这要被同班的同学发现他没去上课,躲在刘寡妇屋里yy,这书他也不用继续读下去了。

  和以往一样,晚自习后,小卖部里很快人满为患,好像刘寡妇卖的东西不要钱似的。

  夏天就是好啊。

  陆云一边感叹一边透过门缝,在女生身上不停滴扫着。

  这不是初三一班的张婷婷吗,这小妮子穿这么少,难不成想勾引个相好的……

  嘿,那谁,你叫啥,你蹭胸的时候能悠着点不,没看人家小妹妹刚刚发育,胸前那两团丰盈,还没长成,要被你蹭成了飞机场,你赔得起么?

  哎呀,张婷婷,你个小浪货,被吃豆腐了还笑得那么高兴,我擦……早知道这样,哥一早把你给办了。

  靠,李楚,你他y的平时人模狗样的,咋这会竟然伸手抓着咱班长的小屁屁不放……

  陆云在里屋看的这叫一个郁闷,恨不得马上窜出去大过一番手瘾,不过想到一会就可以真枪实弹的来上一回,蠢蠢欲动的念头,立时压了下去。

  闹哄哄的忙了半个小时,一帮学生这才散去,陆云兴奋滴刚要打开门,冷不防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小卖部里:秀莲啊,忙完了,给我拿包烟。

  陆云听到这声音,全身冷不丁一哆嗦,心里暗骂:你这该死的老家伙来干嘛了,难不成是和小爷抢女人来了?本内容为乡村艳妇05章节文字内容!

  哎呀,是王校长啊,咋这时候来了?刘寡妇故意提高了嗓门,眼睛有意无意地瞟了瞟里屋。

  没烟了,给我拿包烟。

  还是要一根筋?

  啊,这烟抽着带劲。王校长笑了笑,压低了声音,就像你一样,抽上了就再也忘不了了。

  陆云扒着门缝,恰巧看见王校长一脸猥琐的盯着刘寡妇看个不停。

  你可是大校长,我这残花败柳哪能入得你的法眼?刘寡妇走进柜台,拿出一包烟递了过去。

  王校长接烟时,顺带着抓住了刘寡妇白皙的小手,急道:秀莲,我这几天都憋疯了,今晚上是不是让我来一回?

  陆云一听,暗叫糟糕,你y的和刘婶来一回,那我咋办?心里一急,扒着门缝的手一个打滑,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什么声音?王校长转过身来,一脸戒备的望着里屋。

  刘寡妇急忙道:可能是耗子吧,这年头耗子多的能吃猫,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王校长点了点头,揉捏着刘寡妇的小手,色色的道:秀莲你还没回答我,今晚能让我爽一把不?

  今晚不行,我例假来了,过几天吧。刘寡妇搪塞道。

  王校长一听就急了,叫道:你前几天不是刚来了吗,咋又来了?

  还不是被你们这些臭男人弄的,这大姨妈说来就来,都没个准时准点了。我不管,过些时候你要带我去县城检查一下,别是被你染上了什么疾病。刘寡妇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那行,我就再忍几天,等你让我爽了,我马上就带你去医院检查。王校长郁闷的叹了口气,我隔俩月就体检一次,没发现有病啊,不会是你和别的男人瞎搞,搞出毛病来了吧。

  呸!你个老东西,拿我当什么了,母狗吗?刘寡妇等着一双凤眼,怒骂道,学校里的女老师,几乎都被你干了个遍,你也不怕老天爷报应,打雷劈死你个老色鬼。

  得,秀莲,我怕了你还不行吗。我错了,我向你陪理。王校长躬身的时候,伸手在刘寡妇胸前捏了一把,嘿嘿笑道,学校里那些女教师,要有你一半的功夫我就烧高香了,我先走了,你好好养身子本内容为乡村艳妇05章节文字内容。

  王校长前脚刚走,刘寡妇就跑出柜台,把房门给关上了。快不走到里屋门前,低声道:小云,那老东西已经走了,你把门打开吧。

  陆云打开门,往床上一躺,面无表情的道:刘婶,你真和校长有一腿啊。

  咋了?刘寡妇笑道,你还吃醋了,你不是还和你三婶那老不知羞的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陆云脑袋一懵,三婶到底把他们之间的事告诉了多少人?

  我怎么会吃醋,要吃也只会吃刘婶的乃。陆云避开话头,猥琐的笑着看向刘寡妇胸前那两团丰盈的突起。

  刘寡妇笑骂道:小色鬼,这么小就会调戏女人,长大了必定是个害人精。边说边向陆云走去。

  婶,你还真别说,不是有句古话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陆云迫不急待的起身抱住刘寡妇,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瞬间把陆云冲的火高涨。

  你轻点……

  陆云憋了这么久,哪管得了那么多,右手隔着衣服揉着那两团丰盈,吃吃笑道:秀莲,你这东西可比我三婶的要大多了啊,揉起来就跟和面蒸馒头似的

  小鬼头,秀莲也是你叫的吗?唉吆,告诉你轻点了,又没人跟你抢,你使那么大劲干嘛,捏坏了你以以后吃啥……

  我早就想叫你秀莲了,你也给我摸一下呗。陆云把刘寡妇顶在墙上,右手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用力的揉搓着

  摸什么摸,还不是一样的玩意,个个都跟霜打的茄子似的,中看不中用。刘寡妇哼哼着,挑衅似的狠狠捏了一把。

  这……这么大?刘寡妇的手放在陆云裤裆上,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你……你才多大,这东西竟然不村里的成年人的都大?

  秀莲。陆云在她白花花的脖子上轻咬着,笑道,你也不看看,咱们村那村名‘成太监村’,就凭这名字村里的男人那玩意也大不到哪去。他们那是土炮,我这可是进口的k47啊,不是一个档次。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